[西安e报:1482期]资助派出所

@ 一月 12,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3年1月12日。在2010年的今天,海地首都太子港附近发生规模里氏7.0强烈地震,世界卫生组织确认,此次海地地震已造成22.25万人死亡,19.6万人受伤。下面进入今天的西安时间——

[1]强拆实录

1月11日下午,“@悟道花”向【西安e报(微博版)】投稿,帮她的朋友“@不是德芙”曝光了一起强拆,她介绍:1月10日22点30分左右,新城区杨家村新兴村村民老刘家的房子被十多位“执法人员”强行拆除,家里所有的物品全被掩埋在废墟中。据房主回忆,“执法人员”先强行进入其家中,对房主强行捆绑,粗暴带出后实施强拆。目前,拆迁方不承认是他们干的,房内住户没有受伤。

封老人嘴的胶带还挂在脖子上
封老人嘴的胶带还挂在脖子上(图:华商报)

当晚便有媒体跟进此事,据华商报报道,2012年8月初,60岁的老刘和他80岁的老母亲便接到拆迁的通知,老刘母亲一套占地八十多平方米的三层小楼也在拆迁之列。在2012年12月1日,老刘的母亲在还未签协议的情况下,遭遇了第一次强拆。当时的小楼被拆掉了一半,仅剩一间10平米的小屋。于是,老刘和拆迁的就杠上了,与他三弟轮流在被断了电的小屋值班。

在值班期间,没有任何人来找他们谈拆迁协议。结果1月10日18点就“出事”了。老刘回忆到“四五名青年男子突然破门而入,二话不说将我按倒在地,从我身上拿走了手机,紧跟着就用胶带将我的嘴贴上,还缠住了手脚。其中一人拿羊角镐在我面前比划着,我根本反抗不了”。接着,老刘被塞进一辆轿车后备箱里,扔在北辰大道附近河滩边的小广场上。等老刘爬上河堤,回到已成废墟的小屋,已是凌晨,还是附近一企业的门卫发现,深夜10点多有轰隆隆拆房屋的声音。

大家都知道了,于是新城区委区政府很重视,召集了区城改办、公安新城分局、所在街道办事处等单位,进一步核实情况,提出四点措施,要求将涉案人员抓捕归案,依法严惩。所以,别期望它们拿你的地还能跟你谈价钱,你只能庆幸自己没有进入“死亡名额”(889期之91230期之本周经济)和“血房地图”(673期之一)之内。

[2]情杀案

1月12日晚,“@李家欢欢”听说沙井村一男的25岁一刀捅进了23岁女友的心脏,一刀致命,原因是竟然是吵架闹分手。随后,“@陕西都市快报”证实了此消息,小伙在刺死女友半小时后致电都市快报,请求记者陪同他自首。网友“@木子李江湖菜欢欢李”补充说:“事发地点是井上村。记者采访的时候是快17:00,具体事发时间不明。”记者“@胡镜子”表示,今天采访此事,刚开始有点不敢相信,一路上心怀忐忑,见到小伙后,他身上的血迹,让我不敢相信。和女友仅仅相识一个多月,今天犯下如此大错,令人惋惜。

事情就是这样,接下来探讨点业务。“@陕西都市快报”在发布这则消息时,只有小伙刺死女友以及向节目求助的部分,在其后的补充之内,也没有对事发时间、地点的描述。1月10日,“@华商网”在曝光子长县政务大厅内公务人员看电视剧一事时,也存在无时间、无地点、内容不严谨的问题。在这一点上,【西安e报(微博版)】的“业余”编辑们要比其他本地帐号做得好,本地帐号们都比只发过两条微博的“@陕西省卫生厅”做得好。

[3]资助派出所

匿名人士向【西安e报(微博版)】讲述了一个“资助”明德门派出所的真实故事:去年12月,我和别人发生冲突被关进了明德门派出所,并交了5000元押金。本以为剩下的2000块会退给我,但1月8日,我去处理问题、收回押金时,对方却说『快过年了,资助一下派出所』,理由是关我一天是200元的费用,10天刚好2000元。1月12日,事情有了新进展,匿名投稿人反馈:“派出所根据这条微博的信息找到了我,已经给我把那1500元钱退了。”

一位经常在微博版里充当“反派角色”的网友“@花暖袭人”这次搬出了《治安管理处罚法》中,对殴打他人要进行罚款的条款。法制意识很好,但规定中对多次殴打他人的罚款上限仅为1000元,当然,他也可以说剩下的是派出所“住宿费”。但显然,明德门派出所是没有走行政处罚程序的,在市民们对西安警方的一片失望中(相关微博:),只好给倒行逆施的他扣一顶五毛大帽了。

[4]行为艺术

两起行为艺术
行为艺术(上图:@子衿812,下图:@风明之羽)

1月12日的西安上演了两场行为艺术,分别是含光路业主维权以及长安南路农民工讨薪(357期之8366期之11094期之71417期之5)。含光路的业主们控诉“长安壹品”无实测面积,无政府备案强行交房。相比之下,长安南路的行为艺术的诉求很清晰,但原因不明。“@胡彬Ervin”向我们介绍了作为开发商的难处:“他们不是不给工钱,只是想先确保工程的进度款,毕竟时间对开发商来说才是最值钱的。”只希望,堵了长安路这么大的代价,可以像今上故乡那起大型行为艺术一样(1481期之8),换来实在的解决办法。

[5]浐灞之殇

世园会让浐灞生态区声名远播,然而,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浐灞生态区目前正面临着债务、土地、支柱产业及定位等问题,一个未获证实的消息称,该区各项债务有近百亿之多。中国经营报的文章从以下三点给出佐证:1、西安浐灞河发展有限公司“举债募集”背后的信用等级不高,导致发行人需负担不菲费用。2、浐灞生态区机关内数百名各级领导,以及由杨六齐(西安浐灞生态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兼任法人代表的西安浐灞河发展有限公司,都面对着薪水减半发放乃至连续数月拖欠工资的窘局。3、一家代理了西安浐灞部分广告业务投放的当地媒介公关人士透露,管委会下属财政局的领导干部类似于耍赖,只是一个劲儿的说没钱,等啥时候有钱啥时候还。其实在【西安e报(微博版)】内搜索“世园会”,也可以发现不少佐证。

文章分析,浐灞生态区相比于其他开发区,无论是政治资源还是土地资源都处于弱势地位,坊间传没有哪位西安的高层领导愿意接盘。不过,西安市政界曾长期热议排位第五、主管金融的副市长黄海清(467期之本周人物),或兼任西安浐灞生态区党工委书记。

[6]匿名检举

1月11日,一位匿名投稿人报料说:“现就职于陕西省公安厅纪检委的米育中警官(警号00068)在职办案期间,曾被赠予黑色奥迪A6一辆,据了解,米警官在杨凌任职期间接受贿赂金额可达500万以上,为不法分子办理走私车上牌业务数量惊人。”12日,此匿名人士补充:“在米育中的背后,藏着一个巨大的贩卖走私汽车、伪造车牌照的产业链。咸阳、西安、陕北不少人都会被牵连进去,我现在有充分的证据、并掌握了实情。各位网友和市民如果有心,可以搜一下『米育中』这三个字,你也能发现不少信息。”此匿名人士声称还有更多一手资料,正在权衡。所以,我们先立此存照,看事情如何发展。

[7]北大街的大屏幕

北大街的大型电子屏幕

2012年12月21日,“@猪爷”数了数钟楼附近的LED广告屏,他说:“邮局门口一个,北大街民生两个,开元一个,南大街口一个,德发长楼上一个,金花还有一个,靠近钟楼的这都至少有7个屏了,而且一个比一个亮。且不说光污染,这对驾驶员的安全行驶就是一个严重隐患,不知道相关部门审批的时候认真调研过吗?”

“猪爷”神机妙算,1月10日上午,这块500平米的大屏幕果然被城管执法局拆除了,阳光报记者“@我是一棵西安的橘子树”还介绍,大屏幕运营公司的工作人员称,他们大屏幕前期花了好几个月,投资了1000多万才建成的。在建设期间,也曾“打点”城管部门的相关人员,而相关负责人也“口头答应此事”可以进行,没想到建成了却又让拆除。该公司在全国2有60多块大屏,都没有发生西安这样的事情。

嗯,这次还真怪不得城管,在户外放置大屏是需要办手续的。即使你在天安门上有大屏,在西安没手续也得拆,不然就是你们“打点”的不够。

[8]补衣党

切糕党(1444期之11446期之51454期之本周民生)的淫威还未散去,“@朱俸微”1月12日又在钟楼遭遇了“补衣党”,他说:“18:10左右走到钟楼时,拉链把衣服挂坏了。就去找织女补衣服,可织女开口就问我要150块,天地良心,衣服还不值150块呢!本来挺平静的我一下火就上来了。这些织女完全是在抢钱。后来我心一横说,一口价10块,爱补不补。最后以20块成交。哼,织女一点也不可爱。”

[9]护城河上有蓝天

护城河上图:@terry_郭拍摄于2008年;下图:@棋子沟拍摄于1月12日

最后,我们来欣赏一组对比图吧,由于拍摄环境和参数的不同,两张照片的对比不能说明太多问题,但最近西安的空气和环境确实很差(1452期之3),时不时就来个雾霾天气,环保局的压力一定也很大,希望明年开春能有所好转吧。

[10]自由女神像

1月6日,世界“迷你版”著名建筑齐亮相西安北大街,其中还有一尊自由女神像,这看起来像是把上海“世界之窗”搬到了西安的感觉。(via.酷6网友“andreacorr”)

[西安e报:1482期]资助派出所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第21期]陕西方言西安话
[西安e报:386期]集中整治能治啥?
[西安e报:751期]党的新闻发言人
[西安e报:1116期]专业无用


2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482期]资助派出所”旁边

  1. 9格格 说:

    测试一下地下铁路。

  2. 影子 说:

    我的地下铁路没快过,还不如Goagent。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