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安吃面

@ 一月 13, 2013

原文首发于《北方网》,感谢作者“王世虎”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动听的西安话》。】

在我看来,西安的面食,那是一绝。不仅花样繁多,而且色香味俱佳。无论是在繁华的街市,还是偏僻的小巷,处处可见面馆的身影。岐山哨子面、油泼辣子面、鸡汤面、西红柿鸡蛋面、牛肉面、烩面等等。任何一种面,只要你看上一眼,就会流“哈喇子”,就想要一吃为快。而西安人对面食的热爱也是不言而喻的,只要到了吃饭的时间,随便哪一家面馆,里面都是人满为患。不少店家只能在外边加上几张桌子才能缓解一下人满之“患”。我想,在全国可能没有几座城市的人像西安市民这般钟爱面食吧!

多数西安面馆的面积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来面馆吃饭的人可谓是“包罗万象”,有学生、工人、农民、教师、白领,甚至不少人是开着车从城东到城西、或者从城南到城北。在面馆里,没有身份、级别之分,大老板、打工仔、清洁工、送水员、高级白领,大伙挤在一间屋里,甚至坐在同一张桌上,大伙是平等的,统称为“面客”。

一进面馆,店老板立即就笑容满面地迎上来,手上是一小碗清淡的面汤——润润嗓子、热乎热乎,接着便是一系列亲切地提问:“啥面?”“宽还是细?”“大还是小?”“汤还是干?”“辣子?”这种独特的问话方式,绝对是西安面馆特有的。

三两分钟、或者五六分钟之后,面端上来了。瞬间,小小的面馆里,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吸溜”声——有大有小,在“吸溜”声中还掺杂着你一言我一语的“口片闲传”,而口片闲的内容,也是丰富多彩——从日常小事到国际新闻,从小孩上学到物价上涨。在欢快、嘈杂声中,吃饱了,也感觉到了些许的放松和舒坦。

面食

可千万不要小看了这一碗面,其实,通过一碗面,往往能蕴含、折射出不少东西,其中包括一个地域人的个性、脾气等等。

西安面馆的面“量”足。有个南方朋友来西安游玩,我请他到面馆吃面。因为看其身材瘦小,便自作主张替他要了份小碗的面,哪知朋友一听不乐意了,叫道:“大碗大碗,我都饿坏了!”我说大碗你能吃完吗?他眼睛一瞪:“你可别小瞧人,我在家都吃两碗米饭的。”过了一会儿,面端上来了,朋友一看那足可以在他家当盆使的“海碗”,当即被吓住了,愣了半天才蹦出一句话:“西安人民真实在啊!”我笑了:“是啊,西安人民热情好客,绝不让一个客人空着肚子回去。”从大碗的面联想到现实中的西安人,的确是非常实在和豁达。

而且,做面是一件很费力的手工活。面馆的面,不少都是手工制作的,和好面,用擀杖擀匀,然后再用刀切。擀面和切面都是很讲究技巧的活,面要擀得均匀透彻,而且还必须切得整齐细致,否则面一下锅就会煮得半生不熟。所以,除了技巧,做面还考验着人的耐心。据我观察,无论生意多好,你都很难在西安的面馆里看见不合格的“次品”。人多的时候,面难免会供不应求,但老板情愿让“面客”等、甚至“挨骂”,也决不会“滥竽充数”。这恐怕和西安人的品性有很大关系,我认识的西安人,做事大都很认真,而且不急不躁,他们崇尚“慢工出细活”的理念,要做就做最好,“欲速则不达”。

在西安生活短短几年的时间,我这个从小吃惯了米饭的南方人渐渐也养成了吃面的习惯。哪天要是没吃面,总觉得像是没吃饭,总觉得生活中少了点什么。劳累了一天,去面馆要上一大碗香喷喷的手工面,调上辣子、拌着蒜和醋,真是“嫽扎咧”!

其实,去西安面馆吃面,也不光是单纯为了吃面,还渴望去感受一种地域风俗、食文化,甚至更多的东西。

《在西安吃面》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菠菜面:1300年前的皇家风味
豆角卤面
陕北荞面
能让人上瘾的兰州拉面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