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理想主义的书生

@ 一月 15, 2013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技术与人性的博弈》】

先从我自己说起吧,因为换了行政管理类的工作,到岗没一个月,被同事笑评为:书生气十足。我听了很感兴趣,也很好奇这书生二字从何而来。似乎自我工作以来,这两个字就无时无刻地陪伴着我,QQ的好友印象里有,曾经的同事也这样说。后来我把这事儿简单写了几句话扔到我常去的论坛里,让大家看看这是正面评价还是负面评价。

大致扫了一眼,有人这么安慰道:“楼主,这么说你的人也无非是装逼狂,没文化罢了。” 还有人好心告诫道:“楼主请小心这帮贱逼,马上就要给你使绊子了!”还有人给我出谋划策:“恩,绝对的好事。以后吃拿坑拐绝对没人怀疑到楼主头上。”剩下的,都认为这是负面的评价,说这是一种委婉的批评,你和世俗大众尿不到一个壶里,还有人引用一句话:“百无一用是书生”。

是啊,百无一用是书生。似乎在天朝,书生形象永远都是穷苦寒酸,在透着冷风的破庙里面扒拉着破书,半夜还有被掳走,作为36D女鬼泄欲工具的可能。关于这样的场景,我唯一喜欢的就是最后一句话,什么破庙读书跟我没半毛钱关系。如果我是书生的话,那只女鬼你好请速速在本博客下留下你的QQ号。

那么大家信服的是什么呢?不是知识,而是权力。这种权力或天然所得,或投机所得,或暴力所得。权力的颜色是黑的,里面裹藏着的是模糊不清的表情。笑脸和愤怒纠缠在一起,仿若一张人脸。书生的功能,无非是让那宽大如广场一般冰冷的殿堂里飘荡起几丝暖风罢了。

南周事件普通人的抗议
南方周末事件中普通人的抗议

但我不认为今日被形容为书生是一件坏事,现在的书生,他们手中握着的书卷上,已经不是陈腐不堪的知识,胸中描绘的,也不再是自命清高不近世俗的孤傲。也许有些人还愿意委身于权力之下做小猫状趴伏。但我看到越来越多的书生们,身体力行地践行着一些信念和良知,他们走过的脚印里面,有历史的声音在回响。

你们知道我在说哪些人。

我是断然没有资格和上述这些人们共享荣耀的。也许现在的看客对这些人投射的目光与我截然相反,充满着嘲弄讥讽,挑眉斜眼笑道:“看,这些傻叉,人家让你改文章你就改呗。文字嘛,几斤几两值几个钱?犯得着以饭碗作为代价去争取吗?”但是知道吗?中国这么大,它的一点点的进步,就是靠着这些人不断地推动,他们不单单是在争自己的权益,也是在争你们的权益。

也许以前书生被人当花瓶、当工具、当玩偶,悲剧、闹剧,清宫剧,不厌其烦地一次次上演。传统文化的顽冥固执像一块坚硬冰冷的礁石,生命的生生不息,新陈代谢像那不断拍打在礁头的浪潮,无数次的洗刷、冲击,礁石的颜色总会淡却,形状总会改变。总有一天,人们会开始珍视那些捍卫正义、良知、知识的人们。

这是我所相信的东西,如果你说这是信念,我同意。

那些理想主义的书生 二维码相关阅读
洪水来前努力向高处爬
应该知道和做到的事
读《京华烟云》:彼时的中国
怎么玩游戏?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