浆水面

@ 一月 19, 2013

原文首发于《冬去春来》,感谢作者“wangxinmin”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端老碗咥糊汤面》】

如果说糊汤面热火可口,宜于冬季食用的话,那么,浆水面则下火爽口,宜于盛夏食用。在农村三夏大忙季节,烈日炎炎似火烧,心中也火烧火燎的,回到家先喝一碗浆水,火气浇灭七八成,再吃一碗浆水面,暑气全消,心中舒坦。在城市,温室效应导致全球气温不断上升,升学、就业、看病、买房诸种压力,令人浮躁烦闷,那么吃一碗浆水面,各种压力大大缓解,浆水就成了降压水,浆水面也成了降压面。

浆水面看似简单,但做法却很讲究,首先选材。要选优质芹菜,以小芹菜为最优,洗净放入开水绰一下,然后放入面汤之中,盖上盖子,放置一礼拜到十天,夏天就是一礼拜,其他季节则需要十天左右,淡淡的酸味飘出为好。

其次加工。将炮制好的芹菜捞出,切成一公分长短的芹菜节,然后将老豆腐也切成一公分长两毫米宽的豆腐节在油锅里用文火烙黄抄出,再用文火炒些葱花、蒜苗、大蒜和辣角,最后将芹菜节和豆腐节一并放入锅中并加水用武火烧煎即可食用。也可将芹菜捞出,单独将浆水烧熟,放少许炒熟的葱花、蒜苗,热喝凉饮均可,不是饮料胜似饮料,绝对消暑解渴,降温降压。

再次是下面。以韭叶面为优,别的面条甚至面片也可以,视个人喜好而定。面熟后汇入浆水,或捞到碗里浇上浆水皆可,调上盐和油泼辣椒就可以大快朵颐了。切记不可调醋,一旦调醋,涩口而不是爽口,浆水味道就变成醋味了。同样是酸味,但浆水酸香爽口,别有一种淡淡的酸香滋味在心头。

浆水面味在于淡,淡方是食物本味,正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平平淡淡才是真。人们追求食不厌精,大肉大鱼固然脍炙人口,但毕竟不是家常便饭可口爽口,吃一顿两顿可以,但连续吃几天恐怕没有几人受得了。而浆水面不仅夏季吃了下火爽口,而且冬季吃了也可暖身,可谓一年四季百吃不厌,芹菜降血脂血压,浆水是肠胃的清道夫。所谓浆水致癌纯属谣传,不可相信。

浆水面

贾平凹曾经说浆水面是“下里巴人”饭,不吃者绝不吃,喜吃着死要吃,他本人即嗜吃浆水面,而且要吃原汁原味的。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夏天,他深入我这个“民”间——西安仪表厂104坊的牛毛毡寒舍,老岳母知道她这个乡党爱吃浆水面,就做了一顿优质浆水面,除了浆水,还烙了薄薄的鸡蛋皮,切成指甲盖大的方形放入浆水中,而平凹却以为不正宗,由此可见他的贫民意识和草根口味,这也许是他的作品始终保持民间立场富有民族风味的缘故吧。

实不相瞒,我家有高血压遗传史,我的外婆、母亲以及妹妹均患上高血压,而我目前有幸尚未遗传,或者说不是无遗传,而是被人为的扼制住了。究其原因,思来想去,固有多种原因,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恐怕与我爱喝浆水、爱吃浆水面有关。如此现身说法绝无为浆水面馆广告之目的,只是为大众健康推荐一种有益身心的饮食而已。

《浆水面》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菠菜面:1300年前的皇家风味
豆角卤面
陕北荞面
在西安吃面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