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

@ 一月 20, 2013

原文首发于《夜晚的骑士》,感谢作者“曹石”的原创分享,@曹石为西安本土乐队黑撒主唱,曾撰文《朋友的艺术品位》。】

新年之前仓促的完成了搬家,把一房子的家当封存在大舅家,只带了少许生活必需品搬回了父母身边。从2004年夏天算起,已有8年半独居在外,之间搬过两次家,每次都像人生的一场噩梦。

2004年租下绿港花园那套两居室时,我除了一台电脑外,没有任何家当。面对空荡荡的90平米,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添置了床、沙发、茶几、电视、大衣柜、书架、电脑桌、冰箱、空调等一系列家具家电,开始正式过上潇洒的单身生活。2007年房东要收回房子结婚,我不得不打包所有玩意,搬到了一墙之隔的南窑头小区,房间面积缩水,但也够住。但好景不长,一年后新房东——一个半老徐娘——提出了疯涨房价的主张,完全超过了我所能接受的范畴,而且在我提出搬走时,只给了两天的周转时间。于是我再次彻夜收拾行李,并快速找到了新的住处,很快的搬到了新家:付村花园。在这个南三环以外鸟不生蛋的地方,一住就是4年半。

也许是自己真的厌倦了每次交房租时的不爽感,也可能是面对房东每次提出涨房租时内心的抵触,要么是拥有一大房子的物件让我迫切的想要暂时逃离,都使得这次搬离变得决绝和坚定。在收拾的过程中,对满屋的物品不断的产生“扔或不扔”的选择题,这些矛盾让搬家的过程变得纠结和痛苦。最终我还是狠心扔掉了很多双鞋子、几件衣服、一些书籍,还有那张睡了八年的大双人床。人生漫长,欲望无尽,人难免会不停的购买更多的物质,如果舍不得过滤以往的拥有,那无用品在家里就会无穷尽的积蓄——道理我都懂,偏生自己是个恋旧的家伙,看见什么都能勾起回忆,生怕丢掉之后连带脑子里的记忆一起会遗失。所以像我这种人,很难活的洒脱自在,想抓在手里的太多,最终只能累脑累心。

搬家

轻装上路是我一直向往的人生状态,随时可以丢下已有的一切直赴新鲜,但现在还达不到这境界。其实静心算算,真正值得自己收藏一生,去往哪里都无法舍弃的物品也未见得有多少,无非就是些从小到大的创作手稿,几封信件,若干照片,最多再加一块硬盘而已。在这个信息化时代,资源和商品来得太容易和便捷,反而没什么值得珍惜了。我这患得患失的毛病可得改改,从这搬家事件后更明确自我的需求,无论是兜里的银子还是房间的面积,都留给值得的东西。

我一直不羡慕别人家里堆积成山的物品,总觉那些都是牵绊人生的桎梏,让人寸步难离。人拥有的物质越多,就离自己的内心越远。坐拥江山的人最怕的是失去江山,只有行者方能心无旁骛的去欣赏江山。来去无牵挂才是最牛逼的境界,我得抓紧完成内心的自我修炼,早日升华啊!

《搬家》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一座渐失灵魂的城市
二府庄的记忆
租房的日子
东八里的梦想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