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春运返乡记

@ 一月 21, 2013

【感谢“@众里寻事”的原创投稿。】

春运俗称春节运动会,每到此时神州大地五湖四海的中华儿女人人踊跃参与,各各积极掏钱挤进这个大盛世。春运是最大的周期性运输高峰,创造了多项世界之最。在40天左右的时间里,有30多亿人次的人口流动,占世界上人口的1/2。而春运产生的主要原因,则是经济发展不均匀和运力不够。

说说众多运动员中的我吧:本人年芳28,不能用待字闺中,纯爷们一枚。在人生中已经历的1/7,4年中每年往返于杭州西安3到4次,往返里程加起来绕地球1/N。看到网上的朋友对春运的吐槽,哥的内心产生强烈的共鸣,于是乎哥也说说本人的历次春运。

2010至2011春运

当时还没有传说中的网上订票。哥身处浙江一个地级市,距离最近火车站30公里(动车站一般远离市区,不是哥住的偏僻),经历了各种买票的辛苦。首先决定好返回日期,也预期到火车票的紧俏,于是兵分二路,一路市区内代售点,一路火车站。去代售点的兄弟早上4点多就去(8点开始售票),可还是有更早的人冒着严寒提前到来,结果可想而知,等轮到他时已经无票。

哥是早上5点和司机直杀火车站(7点火车站售票大厅开门),火车站的售票厅是玻璃门,中间一扇大门,两扇小门在旁边。哥到达之后,使出各种技巧,苦逼的生生挤进中门的靠前的位置,心想着哥运气不差,售票厅内有8个窗口,等开门之后也能抢到好位置吧。在哥身边的大哥大姐都是附近的工厂的农民工(浙江的小工厂多,小乡镇的工业区已经远超过西安周边某县工业区的规模),都是摸黑过来的。听说有的是凌晨走过来,有的已经排了3天了,有的说是已经3年没回家,今年一定要回去,各种艰辛各种苦难,但每人心中都有一个回家的心,在寒冷中温暖着自己。

排队买火车票

话说到7点开门,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一位年轻貌美的妹子(约19岁左右工作人员),朦胧睡眼从售票厅内开门,不开中门,坑哥的是开偏门,于是哥是拿出当年足球校队时期的劲冲向偏门,得益于身强力壮杀出重围,在3号窗口排到了第三个位置。而那些和我在中门一起等候的大哥大姐不干了,进去后没有抢到好位置,就抓住小姑娘的衣领质问为啥不开中门,当时小姑娘是花容失色,大哥大姐是怒火中烧,也都能理解,排了一天的辛苦又要白费,回家希望又要渺茫,情绪是激动的。

最后车站站长出来问了情况,把大哥大姐的身份证要去,保证开售后订到票。哥在这边正憧憬着车票的时候,发现情况不对了,8个售票窗口中的4个中的前排都被本地村民霸占,用小板凳放在第一排,上面坐个小孩,是打牌的打牌,联系转手业务的人忙着问排在后面的人,要不要帮忙买票(费用加200)。哥心想着我也排在前面肯定能买上票。结果开始售票的时候这帮子黄牛,在站警的面前公然拿着别人的身份证买票,一个人最少买3个人的票,眼睁睁看着时间流逝,轮到到哥买票时,时间已经过了20分钟,杭州至西安硬卧票已经卖完。哥是瞬间感受了公平正义,默默的祝福了一句“湿他辈”,消失在人群中。

也算是机缘巧合,下午3点发售上海的票,有个哥们执着的就在代售点等待,这时候浙江境内的票已经发售完毕,代售点几乎没人排队,3点开始买到了3张L666的车票,by the way,临客L666次上的新疆籍乘务妹子不错。

2011至2012春运

这时候已经有网上售票了,3个人3台电脑买了2天杭州至西安的票均已失败告终,登陆不进去,进去卡死,付款等死,各种死法。于是第3天转攻上海至西安的票,幸运的秒杀到z92直达车。杭州当年只有4趟车回西安,而上海至西安车次较多。

今年春运。这时候上海增加了一趟回西安的动车,杭州增加了z86直达车,但是每年的春运人数增长速度远大于车次的增加,加之咱陕西表哥事故(e报1344期),交通部对长途卧铺车整治,原来路远的客流也增加到火车上。这里要说说题外话,长途卧铺车虽然只有中国有,但是这样满足了我们底层人民的需要,欧洲几十个国家长途距离也就1000多公里,且机票便宜,自然没有长途大巴的市场。我国幅员辽阔,火车不是每个地方都能达到的,二线三线城市覆盖不到, 加之火车票又不好买,于是卧铺车就有了很大的市场。长途卧铺车的事故不是卧铺车本身安全问题存在,而是管理的问题,车速快、运输公司管理费多,逼着司机赶路途,疲劳驾驶,GPS定位限速器都用上了还是出问题,这就不是技术的问题。

火车票

说说今年网上订票吧,今年铁道部的几亿成本造出的网站有了些许进步,首先都能登录进去,能买票是运气问题,能登录进去了人们的怨气就少了(高明),设置了排队机制,但永远都是排队人数已超过票数。

于是乎,今年在第一天秒杀硬卧失败后,决定直接订软卧,成功订票。也是因为是2月3号是订票高峰的开始,票相对好订,日后几天果然软卧和硬座都秒不到。

说说题外话,网上订票之我见。虽然哥成功订票,但是也掩盖不住哥对铁道部的鄙视。网上订票推出之后,方便了不少年轻人,但是让不会上网的大哥大姐 、没有有网银的社会人士和年龄大对网络不了解的人们情何以堪。网上和电话预售期20天,代售点预售18天,火车站售票厅的预售期10天。看似方便了,实质票款都到了铁道部结算中心,冷落了各代售点的利益,减轻了售票大厅的压力,打击了部分黄牛。在这种机制下,铁道部兴,代售点亡,但是最终可怜的漂泊的打工人们,虽说有农民工团体票,但是凑够6人和有单位介绍的条件限制,种种不方便。一种制度如果不是维护弱势群体的制度,最终维护不了每一个人,一个社会对弱势群体的冷漠,最终每个人都会变成弱势群体。

火车票

展示下哥的票,在这里要吐槽的是,在异地的火车站售票厅取票要加收5元手续费,地市火车站不属于铁道部管理吗,又不是代售点。

《[西安e报:1490期]》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农民工的行李
回家过年
候车室
“妈,我回来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