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文革狂潮(十六):工总司横空出世

@ 一月 22, 2013

本文系作者整理当年日记所成,首发于《田玉振的博客》,感谢作者“田玉振”的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注:本文仅代表作者立场,不代表INXIAN同意此看法。】

为什么说“工总司”是假猴王?从它的成立时间、人员、斗争目标和口号就可看出来。工总司成立时正是从白色恐怖里冲出来的老造反派们响应党中央的号召从走资派手中夺权,走资派基本被揪出或靠边站的时期。人员大部分是即将崩溃的西安最大的保守派组织“工农总部”或过去受蒙蔽而保走资派的人。斗争目标直指“统指”“红卫兵革命造反司令部”“工矿联”“农总会”等老造反派。口号是“坚决支持交大师生的革命行动”、“工人要说话工人要掌权”等。

“工总司”全名“西安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他们要造的是老造反派的反,要把老造反派夺的权再夺回来或平分秋色。成立前,他们大造舆论“工矿联”是空架子,是“统指”的傀儡,成立后立即把斗争矛头指向老造反派组织。更露骨的是,他们口口声声支持“西交大”,对和“西交大”风雨同舟过的老造反派毫不手软,大打出手,制造了一起又一起血案。

因为西安大部分大专院校不支持李世英“三句半”的观点,感到孤立的老大哥“西交大”便竭力扶持支持自己观点的“工总司”及相继成立的“农总司”“机总司”等所谓新造反派组织,和他们一起与曾经的亲密战友对着干,争权夺利。党中央一再做工作都采用阳奉阴违的态度,置之度外。

以“统指”为首的老造反派没有识破他们的花招,对党中央的意图不理解,没有把主要精力用在“大联合、大夺权”,尽快成立“三结合”的革命委员会上,而是一味“反右倾”批判李世英的“三句半”,被他们牵着鼻子走,采取以争对争,以暴制暴的方法,使西安乃至陕西全省的局势越来越乱,武斗不断升级。当时,党中央领导是如何做西安地区造反派之间分歧的工作呢?

2月5日,陈毅接见西交大及西安医学院部分师生时的谈话中说:

马上就要搞春耕,抓生产,没有饭吃怎么办?起码西北局、省、市委活动起来,你们内部问题并不重要。你们有什么表示,可以使指挥部(即“统指”)一方满意?截止目前为止,他们对你们是不满意的。今天下午我同他们见个面,晚上两家见了面,不要吵起来,吵起来,我们就不好办啰!

把李世英的问题摆得比夺权还高,摆得比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还高,这个不对。

我的意见,大方向是一致的,团结起来,抓革命,促生产,观点不一致,互相讨论,作些自我批评,不要认为自己百分之百正确。

西安的解放军要支持左派,但有两个左派,不能站到你们这方压对方,也不能帮助他们压你们。

不能在左派内部纠缠,那搞不出什么名堂来,你打我打是没有结果的。自己伤了自己。

李世英可能讲了错话,可以在内部自我批评。指挥部作法不好,他们作自我批评。你们不要去指责他们,不要互相攻击,文化革命中革命左派有分歧就非要对方投降,一讲就是“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敌人不投降,就叫他灭亡”。根本不是这回事,自己做自我批评就行了。掌了权,天天都会犯错误。

2月10日,陈毅接见西安大专院校统一指挥部、西安地区红卫兵革命造反司令部代表时的谈话:

造反派成立统一组织,辨别谁是造反派,防止你也去夺权,他也去夺权,防止“保”字派打起“造反”旗号,扰乱你们的阵营。

关于你们西安提出的三条要求,你们考虑交大同学能否接受,我看不大可能。你们若不善于大联合,将来掌权后会给自己造成混乱,你们得考虑后果。

中央要我解决西安问题,我总不能公公正正,不偏不倚。总之是为了大联合、大夺权。不要掌握权之后,为自己造成麻烦。

你们造反派有两派,斗争这么长的时间,其他任何地方也没有。如果你们的问题很好地解决了,这标志着你们已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这是毛主席、林副主席非常关心的。在解决造反派内部的分歧上,你们给全国树立个典型(),但这不是和稀泥。

你们创造新形势,改变和防止你去接管他也去接管的混乱局面。几个主要造反组织联合起来,抓革命,促生产。你打你的,我打我的这是万不得已的办法,交大内部的事由他们去处理,革命群众自己会解决。

2月11日,周恩来接见西安地区八个单位赴京代表时的讲话摘要:

西安的群众基础好,内部斗争很激烈,你们政治上不仅占优势,人数上也占优势,组织上也占优势。现在夺权斗争落后了。有共性也有个性,各有各的特点,不过后来居上嘛!你们不要泄气。

看你们争来争去,在这些小事上争,争鸡毛蒜皮的事情,抓了芝麻,丢了西瓜。

你们的问题靠自己解决,革命靠自己,教育靠自己,解放靠自己,夺权也要靠自己。你们现在在街上互相斗,我是不同意的。你们一定要把自己的队伍真正的而不是假的锻炼成无产阶级革命左派才有力量,才能推动省、市委领导同志出来亮相,推动军区左派出来支持你们,不然你们你争我抢,他们不好表态。不管怎么样,三结合总能实现,问题全在于你们自己。

2月14日,周恩来接见西安地区红卫兵造反司令部和西安地区大专院校革命造反统一指挥部的代表时批评道:“西安提出‘打、砸、抢’的口号是错误的”。他又苦口婆心地给双方代表做思想工作,要求大家“求同存异,牢牢掌握斗争大方向,团结联合起来,尽快成立革命委员会”。同时,对解决西安地区造反派内部的分歧提出两点意见:

  1. 在未解决问题以前,停止辩论,停止一切攻击,宣传车不要上街。
  2. 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借口冲击国防工厂。

各位代表(包括西交大在内)向周总理提出“四条保证”,一定听周总理的话,按周总理的指示办事。

2月15日晚上,我刚躺下没多一会儿,学校广播里突然通知召开全校紧急会议,校文革会要布置紧急工作。原来,我们造反派今天在西安市体育场召开批斗刘兰涛大会。西交大不但不参加,反说我们召开这个会是“大阴谋”,明天要上街宣传揭露我们,扬言要先搞垮西工大、西军电等院校,再搞垮红卫兵革命造反司令部、大专院校统一指挥部、工矿企业联合会和农民文革总会。校文革会动员全校师生立即行动,到大街上贴大标语和大字报,宣传周总理的指示精神和西安造反派代表向周总理的“四条保证”,戳穿西交大的“阴谋”。同学们听完后,个个忿忿不平,很快行动起来,集合队伍浩浩荡荡开到到市里去了。

田玉振与同学合影
后排左起王人武、刘瑞池、田玉振,前排左起陈美绍、谷成义

开完会,我没有去市里,又睡了几个钟头就到吃饭时间了。我赶快起床到食堂吃饭,饭后拿起材料乘公交车赶到红旗机械厂,然后和黄炳球、陈美绍一起乘10点多的班车,晚饭前赶到三原县148厂。

上次来148厂,因为对工厂的情况不熟,缩手缩脚,对工厂一些人违反党中央“十六条”决定的行为也不敢说,什么也没干就走了。这次来,我们准备大干一场。我们3人已经商量好先组成一个战斗队,起名“永红战斗队”,再办一个“永红报”报栏为宣传阵地,宣传全国和西安的文化革命情况,宣传毛泽东思想、党中央的有关讲话和指示,宣传我们的观点和看法,为本厂的文化大革命作贡献。

第二天,我们到厂革委会与李向荣主任座谈,把这次来意、打算和对本厂文化革命的看法和她谈了谈。李主任代表厂革委会表示热烈欢迎和支持。我们来时,带来一些大标语“向工人阶级学习,向工人阶级致敬!”“牢牢掌握斗争大方向!”“要文斗不要武斗!”“抓革命促生产!”等,落款是“西工大永红战斗队”。目的就是让工人们知道我们来了。下午,我们就把这些大标语贴了出去。

第三天上午,我们3人协商分工,我和黄炳球办“永红报”栏,陈美绍写、贴大字报。我们的《永红报》一贴出去,许多工人就围上来看。看样子,他们这里太偏僻,厂革委会也没有很好宣传,许多文化革命的情况都不知道,对我们写的内容很感兴趣。这让我们很高兴,信心和劲头更大了。

但自从我们来后,13车间的工人对我的态度和上次大不一样,一个个很冷淡,有的人好像故意回避我,不敢和我接近说心里话。我猜他们一定是回西安听到或看到一些谣传,不了解真实情况,认为我们西工大“糟得很”。要改变这种局面不是一件容易事,必须做好宣传工作,我们准备把西安的夺权情况,和西交大的分歧、争斗原因,特别是周总理的两点指示精神在《永红报》上好好宣传宣传。

下午,我正在车间干活,一个工人找我。原来,他是看了我们的《永红报》后慕名来找我的。他叫万吉祥,是五局三公司一处一队战斗队的负责人,想让我跟他谈谈西安的文化革命情况。我当然很乐意,我们走出车间,找了个向阳背风的墙根坐下。他先告诉了我他听到的谣传,接着,我说了事实真相,我们一直谈到天快黑。最后,他诚恳地约我晚上去给他们的战斗队谈谈。他们的战斗队原来是支持我们西工大的,一些工人从西安回来后,把看到和听到的谣传一散布,便怀疑西工大错了,不敢再支持了。他主动邀我去给战斗队的工人解释,这可是个难得的宣传机会,我爽快地答应了。

晚上,我来到三公司一处一队临时住的大房间。战斗队的工人都在这里,其他战斗队的工人听说后也来了不少。他们让我和万吉祥坐在中间的一张床上。我又把下午和万吉祥谈的内容说了一遍,还解释和回答了一些工人提出的其它问题。他们都非常客气、亲热,临走时,万吉祥把我送出好远,又站着谈了好久才恋恋不舍地分别。

2月19日,学校革委会突然通知我们回校,说是中央的指示。我们感到非常遗憾。当时为了制造舆论,当天晚上我和黄炳球写了很多大标语准备第二天贴出去。谁知,第二天刚把大标语贴好后,准备联系汽车下午回校时,我们同宿舍的谷成义来了。

谷成义告诉我们,2月18日西交大一手扶植的“革命工人造反总司令部”在西安市体育场召开成立大会。体育场东方红广播站人员大部分是我们“统指”的,他们反对西交大搞分裂活动,不让他们使用广播器材。西交大人火了,和一帮工人硬冲进去砸毁抢占了广播站,还砸毁了文艺兵团的宣传车,抢走了西安公路学院“红旗临委会”的宣传车。会后,他们又到大街上游行示威,高呼“坚决支持西交大的革命行动!”“誓作西交大革命师生的坚强后盾!”“工人要说话!工人要掌权!”“坚决反对打、砸、抢”…

他们的游行队伍经过东大街时,几个公安局的刑警从他们队伍中抓出一个反革命分子张小林。这家伙也戴着“工总司”的袖章,正在跟着高呼“工人要说话工人要掌权”的口号时被拉了出来。西交大“向阳战斗队”的学生跑过来指责警察道:“你们为啥不等游行完再抓,现在抓不是成心破坏工人游行吗!”警察质问他:“让反革命分子参加游行?你们问一问工人们答应不答应。”游行的工人个个面面相觑,这几个学生脸红脖子粗支支吾吾不敢再说什么,眼巴巴地看着警察把张小林带走了。

第二天,“统指”“工矿联”“农总会”等革命造反派也在市体育场召开“彻底粉碎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新反扑,为成立西安革命委员会而奋斗动员大会”,参加大会的有44万人,在高呼“反右倾、反投降、反分裂”的激昂口号声中结束。会后,我们也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西交大没有来参加。

谷成义说完情况,我们商量了一下,准备走之前再出一期《永红报》,把我们的观点摆明,再提出一些问题,让工人同志们自己思考和选择到底应该支持谁。当晚,为了书写报刊文章,我们一直奋战到后半夜。第二天,我们的第二期也是最后一期《永红报》一贴出来,许多工人就围过来观看,互相议论。

西安文革狂潮系列(一)返校见闻(二)陕西日报社前静坐(三)市儿童剧院的武斗(四)省委门前静坐绝食(五)造反派与保守派之争(六)赴京学习搞革命(七)北京见闻(八)见到毛主席(九)郑州见闻(十)从郑州到西安(十一)西安红色恐怖队(十二)大串连到许昌(十三)家乡许昌见闻(十四)西安造反派的分裂(十五)夺权分化造反派

西安文革狂潮(十六) 二维码相关阅读
关于西安红卫兵组织的口述记忆
我为什么要研究文革
2011年与文革有关的十件事
王冷之死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