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乾陵(下)

@ 一月 24, 2013

原文首发于《五哥带你去旅行》,感谢作者“陈武涛”的分享,曾撰文《西安人,您别装了!》,并参加我的西安梦想对话(126)。上篇回顾《游乾陵(上)》、《游乾陵(中)》】

唐三彩是李唐王朝的经典,也是中国古代艺术的经典之一,是乾陵三宝之一。唐三彩的种类丰富多彩,一般可以分为动物、生活用具和人物三大类,而其中尤以动物居多。或许因为时代背景的原因,三彩动物中又以马居多,骆驼次之。在以马为主要交通运输工具的唐朝人们对马有着特殊的感情,骆驼则很可能是因为中外交流的加大其在长途跋涉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人物上则和壁画、线刻画一样以宫廷仕女为主。

镇墓兽俗称辟邪。这尊镇墓兽出土于懿德太子墓,是一个非禽非兽的奇特造型。这样的怪异形象不是工匠们的随意制作,而是刻意创造。他们集取各种动物身体的某些部位,附着在一个组合的、独创的、奇异形体上衔接起来,其造型奇特,狰狞恐怖,令人畏惧,用以驱魔辟邪、镇墓的陪葬品。形象也给人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艺术感染力。镇墓兽其实是古代人们想象的神人之一。古代人认为这样面目狰狞的怪兽一定能够吓住前来滋扰的侵害亡灵的妖魔鬼怪。镇墓兽的第二个作用就是保护墓主能够升天成仙以及让墓主在阴室里继续人间的荣华富贵。

镇墓兽
章怀太子墓的镇墓兽(via:tenoraa)

两尊天王俑出土于章怀太子墓通身使用绿、黄、赭三色彩釉。头戴兜鍪,面部涂白,身着铠甲,脚蹬长靴,形象逼真。这两尊天王俑的形象也叫人赞叹不已。他们圆睁双目,脚踩鬼怪,一眼慑人的光芒,发达的肌肉一身威武的正义感,似乎在警示盗墓者,若敢侵入,后果就和这鬼怪一般。天王俑的身份出自佛教,佛法自从传入中国逐渐被汉化,汉化后的佛家不断的在中国人意念中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姿态,这对天王俑出现在墓门口守灵就是一个很好的佐证。天王俑和镇墓兽一样都有着保护主人的职责,然则天王俑的佛教身份注定天王俑还有护卫佛法的职责。这对天王俑脚下各踩一夜叉,两个鬼怪都在做垂死挣扎。我想这么做肯定是为了警告来犯妖怪:天王在此,胆敢来犯,下过如同夜叉。

文官俑头戴三梁进德冠。武官俑冠上饰有一只展翅欲飞的小鸟,此鸟叫鹖鸡,勇健好斗不惧生死。三梁进德冠是太宗李世民亲自创制的文官帽之一,通常作为一种荣誉赐予臣子,一般而言皇帝七梁,王五梁,三品以上的臣子三梁。这个文官俑为三梁,可见其身份之尊贵。武官俑官帽上的那鹖鸡有李唐武官大将不惧生死,智勇双全之意。高1.2米的官俑是唐三彩中的极品,曾多次在海内外展出。

女立俑就像乾陵壁画中的仕女图一样展现的多为宫廷女怨。不过这些女俑依旧梳着各种各样时髦的发型,画着淡妆惊艳的面妆,穿着各式服饰。虽然这些亭亭玉立的女佣多半目光呆滞,表情呆板,但是整体上依旧能够感到她们的面妆和装束的和谐统一。

骑马狩猎俑表现的是两个装束奇特表情温和的胡人各骑一匹骏马站立在长方形底座上。两匹骏马肌肉丰硕,双目注视前方,一副整装待发的神态。马上的胡人更应该关注,他们的神态通过工匠之手表现得出神至极,无微不至的表达了狩猎时狩猎人的各种神态。单从面部和装束无法判断这两个胡人来自何方,但不管来自何方他们都是李唐王朝对外交流的产物。

乾陵博物馆设有一个胡俑展厅。这个展厅主要表现了唐王朝时期对外经济文化的交流,其中收集了大量的出土于乾陵墓区的胡俑、骆驼、马等。胡俑展以丝绸之路为起点,胡俑展可反映丝路与民族融合对唐代经济、文化、宗教形成及发展的积极作用。胡俑最大限度的展示唐代文化的开放性、国际性、包容性,并证明了唐长安城为国际大都市的这样一事实。

当然除了石刻、壁画、线刻画以及唐三彩外,乾陵还有一些弥足珍贵的其他物件,例如玉器、金器、铜器等琳琅满目。

铜铺首也叫门钹,是安装在大院门两门扇扉口沿上下中心部位上的物件,起拉手和门铃的作用,同时兼备装饰大门之用。乾陵出土有一对青铜器材料压制成的虎头浮雕式表层鎏金门钹。铜门钹虎眉翻卷、双目圆睁、虎牙外露,口叼一对11.5厘米的门环,表情十分凶猛,因此,这对门钹还有看护家园的意思。

乾陵出土了一把使用鎏金工艺做成的门锁。在等级森严的古代,像这样高档次的门锁使用者只能是皇室贵族和高管大臣,其他人是不能使用的。锁是生活的必需品,我国也是最早发明和使用锁的国家之一。六七千年前发明了木锁,西周出现了青铜锁,东汉出现了金锁,到了唐朝制锁工艺相当发达,明清时期是锁的繁荣时期,上世纪五十年代历经了七千多年历史的古锁才推出了历史的舞台。

乾陵还收藏有一对树叶形的金饰品。这一对金饰品是用在马身上来装饰马匹的,经过装饰的马匹称之为仗马。在古代,马就像汽车一样除了承担打仗、运输、代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仪仗作用。用作仪仗的马称之为仗马,当朝廷有了重大节日或者重要的外事接待活动仗马和大象等动物一起站在指定位置,作为气氛的烘托。因此,仗马和其他马匹不一样之处就是需要用华丽的饰品装饰,以起到显威风,壮国威的作用。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没有镜子的年代里人们用盆接水来梳妆打扮,到了商初,人们开始铸铜为镜,就这样一直延续到清朝铜镜才逐渐被水银玻璃镜替代。章怀太子墓出土了直径24.5厘米厚1.5厘米重约4.26千克的铜镜。镜的背面刻有“鉴若止水,光如电耀。仙客来磨,灵妃往照。鸾翔凤舞,龙腾麟跃。写态征神,凝兹巧笑”三十二个精致楷书。据说这是章怀太子生前使用的镜子。

中国人对玉可以说是情有独钟,古代人有随身佩玉的习惯,死后有用玉陪葬的习惯。在永泰公主墓里出土了玉璜、鱼佩、蝙蝠形大玉佩、蝙蝠形小玉佩,碉楼螭纹玉佩,专家考证这些均为羊脂玉,系六朝传世之物。在中国人眼里玉本身就是一件无价之宝,和田羊脂玉因其温润如羊脂,水嫩无比是玉中极品。这几样都是乾陵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彩绘驼姿态劲健,驼头高昂,胡俑大刀浓眉、鼓目,阔嘴上翘八字胡须,典型的西域胡人形象。唐朝外邦来到长安城,有的入朝为官,有的学习中国文化就是现在说的留学,有的则做交易买卖。这也显示了唐朝时君主海纳百川的清明政治。

乾陵出土的这一组彩绘骑马乐俑各自骑在马背上,或者舞蹈,或者演奏乐器,是静中有动,动中有静,做工细微,工艺精湛,变化多彩,形象传神的表现出了乐俑其人在表演时如痴如醉的态度。

猪、羊、牛、犬,这些都是人类驯化较早的动物,且和人类关系密切。唐朝人和现代人一样饲养着六畜,吃着肉食,又因为马和牛一个代步一个耕田,所以羊、猪、鸡、狗就成了被食用者,特别是猪、狗食用最多。这些文物的出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唐文化的多样性。

彩绘陶俑陪葬是我国古代陪葬制度中较为常见的一种,秦始皇兵马俑其实就是一组无比巨大的彩绘陶俑群,汉阳陵中的彩绘陶俑更是让人称绝,不仅表达唐朝时彩绘工艺的发达,也从另一个侧面向大家展示着李唐王朝盛世的政治制度、生活习俗、文化娱乐等各个方面。

后记:唐十八陵

沧桑的关中平原是见证中国历史兴衰的一面镜子。这里不仅是秦王朝统一六国的根基,更是造就李唐盛世的源泉。沧海桑田几多变化,千百年后,拂去历史的尘埃我通过另一种方式重新回到李唐盛世,重新见证了李唐王朝是如何为我们增长民族骄傲和民族自信的,也从另一个角度看见了李唐带给世人的惊艳。

故人已去,陵园犹在。在盛行厚葬的古时,帝王陵园就是帝王在世时的一面镜子,这面镜子不单单指墓碑上简单的几行墓志铭,更多的来自帝王陵园的建筑、陪葬品、雄伟英姿。因此,透过帝王陵园不难发觉王朝的兴衰更迭。西起乾县、礼泉,途经泾阳、三原、富平,东至蒲城,六县150公里的范围内分布着十八座唐朝帝王陵园。唐自高祖李渊到到哀帝李柷前后共二十一位皇帝,除却最后的昭宗李晔和哀帝李柷分别葬于河南偃师、山东菏泽外,其余十九帝全部归葬于这十八座陵园,俗称“唐十八陵”,也有人称为“关中十八陵”。唐十八陵有着统一的规格,葬制严密,自太宗李世民起又盛行依山为陵,使皇家陵园的气势显得更加雄伟壮阔,因此就雄壮的墓群来说也是让世人震惊的。有人说:这十八座帝王陵是李唐王朝兴衰的最好见证,而乾陵则是盛唐王朝最好的见证。

合葬高宗李治与女皇则天的乾陵拥有“历代诸陵之冠”的美称。乾陵闻名天下,大家耳熟能详的原因大抵是其为中国唯一一位女皇武则天的陵园和中国乃至世界历史上唯一一座皇帝夫妻合葬墓吧。其实不然,兴建于唐朝最兴盛的时期的乾陵是迄今为止我国古代诸陵中保护最为完整的一座皇家陵园,也是唯一一座没有被盗的唐朝皇家陵园。其结构仿唐长安城格局而建,陵园分为皇城、宫城、外廓城,还用永泰公主墓、章怀太子墓等十七座王公贵族陪葬墓以示平民区,乾陵博物馆设在永泰公主墓区。乾陵在展现唐朝盛世上不遗余力,57年的修建历程就是最好的明证。因此,当我们迈进乾陵的时候切记:这是对唐文化的一次深刻体验与感受,也是对这一段辉煌历史的瞻仰和膜拜。

游乾陵(下) 二维码相关阅读
三石纪唐
访汉长安遗址
消失的周陵
雨中游泰陵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