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辕拉煤苦中有乐

@ 一月 24, 2013

原文首发于2012年12月4日《西安日报》,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糊辣汤改良传》。】

屈指算来,我住上有暖气的房子不过20年,拥有接通了管道天然气的住宅则只有12年。在这以前,冬季取暖、一年四季做饭用的燃料先是煤球、蜂窝煤,后来是罐装液化气,每个月都必须去煤店(或液化气站)购买、拉运。辛苦啊,但那个时候,好像家家都是如此。

1980年,在单位分的一间斗室里蜗居了10年之后,我们在和平门里的一座四层楼的三楼上,有了一小套两居室的简易住房。之所以冠以“简易”之谓,是因为一梯五户,共用一个厕所和一处水池(好像有三个水龙头),这就使得这座住宅楼,依然保留着大杂院的某些色彩,不像如今的公寓楼,一梯两户,就是同层邻居,共同使用的设施也只有楼梯和电梯,结果常常就是所谓的“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了。

和平门里的那座简易楼上,情况完全相反,同层的邻居天天都能够见面,一家人烧肉炖鸡,左邻右舍皆可以闻到香气,至于谁家有点儿需要别人帮忙的事儿,不用招呼,自然会有人搭手。印象深刻的,是搬进这座楼以后的第一次买煤。煤店不远,就在和平路路东的一条小巷子里。岳钰教授画作《你装煤球我驾辕》中描绘的情景,我在买煤时当然也经历过,只不过住到和平门里以后,车上的煤球已经被蜂窝煤替代了。

驾辕拉煤
国画作者:西北大学 岳钰教授

买煤的流程大体是这样的:来到煤店以后,须向工作人员呈上购货本和人民币,然后,拿着缴款凭证到煤库(其实就是简易大棚)提货,就是把蜂窝煤一块一块搬放到平板车上,下来则是“驾辕拉煤”,打道回府了。

第一次在和平路煤店买煤,回家的路上我想,过去住平房,拉煤到家以后,把蜂窝煤从平板车上转移到家里,相对还算容易;如今住三楼了,搬煤上楼,够呛!万万没想到的是,“驾辕拉煤”至楼下,同层邻居家的小孩子和我的一双小儿女,早已秣兵历马,等候多时了。用簸箕端,拿脸盆装,不大工夫,满满一车蜂窝煤,就在我家那个狭小的厨房里被码放得整整齐齐。

以此为嚆矢,后来的六年多里,只要是学校不上课的日子,三楼任何一家住户的买煤,都会成为孩子们的一次欢乐聚会。

一晃三十年过去了。如今,我住在有“双气”的宽敞房屋里,在没有了“驾辕拉煤”辛苦的同时,也失去了“搬煤上楼”的快乐。人在得到某种新的美好的同时,常常不得不失去一些旧的美好,好像历来就是如此。

驾辕拉煤苦中有乐 二维码相关阅读
煤饼和蜂窝煤
加重“红旗”誉满神州
风箱的记忆
老来玩太极


1个 群众围观在“驾辕拉煤苦中有乐”旁边

  1. kfyan 说:

    生活虽好了,但生活确失去了以前的光彩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