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画记之小仙

@ 一月 25, 2013

原文首发于《我们在此地》,感谢作者“vangoghsmood”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游园惊梦>唱词之美》】

傅生在案前端详着这幅长卷,初夏天气,空气中有圆润的雨滴声,好像是一颗颗密集打开的透明水的针尖,细小黑暗深沉神秘,这细小中又有无限的空隙,有一声叠一声的破裂,又张开,又闭合,如此不断。通过下垂的弯曲柳叶,隐约从远处送来不知是谁的脚步声。这园子很大,遍种桃柳,桃媚柳夭,精怪们总是藏在柳叶间,这点傅生应是有所耳闻。几个友人闲谈间,遇见这家的公子,青衣翩翩,相谈甚宴,彼此珍重。不几日,傅生便被这人请来家里作画,要一幅行乐长卷,画室安排在临湖的一处阔屋,不置门窗,只用竹帘隔开,夏日卷帘,软雾飘摇,目光随空阔的湖水流去,倒也好看。

今做第一卷,二娘三娘在太湖山前,品茶观画,两位姑娘在桌子后面摇着纨扇逗谑取乐,一婢在案角站立,送茶展画。一婢在旁煎茶。一顽童拿着母亲的团扇扑起芍药花丛中的蝴蝶。太湖石山后面一径游廊,通往湖边。后面是桃柳低垂,幽深密集高耸的竹子将外面的世界隔个严严实实。

第一幅笔墨尤湿,生倒退几步看看还可添缀些什么,疲倦间抬头,见一蓝衣黑裙女子身影,从太湖石旁逸出来,在游廊上一闪,又隐入石头后面了。这女子身量细瘦,形态飘逸,黑发如云,好不茂盛,大襟短袄,蓝色提花,黑及脚面的素缎长裙,胸前坠一晶莹的银锁。傅生呆了一下,遂想起这家公子邀来作画时,曾说过,府中凡女子,孩童,俱要在画上才可。并有一册,细细写明,但这名年轻妖艳女子,似并未提起。

向晚,公子携茶来访,在帘下观白日所作,大称道。生嚅嗫良久,还是开口问道,府上可有如此的年轻女子。公子捻须轻轻一笑说道,是当日忘了将舍妹写下,只因她多年前已经出嫁,却守寡,人俱知道她是在婆家,实则她早就被悄悄接回家中居住,此事不好讲明。

生便心生怜悯,暗为之可惜,其实并非因她的身世,而是为她从游廊间出现,那一霎的勾魂摄魄。生便大胆问道,能否将她画上,公子听罢只是低头,饮尽了杯中茶。生不好再问。

读画记

府中大娘最是排场,所到之处,必然仆婢成群,罗衣彩绣,明铛宝珠,她每至夏夜便喜到湖畔观看莲花,流萤飞舞,冬雪晨露,松尖上的水珠。并教授几个婢女,采摘新鲜莲子,和着柏木碾成细末,做成莲花香,松子香。因湖中沿湖水面最阔处,便是大片的莲花,岸上太湖石山遍是矮松树。大娘的画是最重心,公子嘱咐要多用些心。

如此细处着墨,日日延俄,又得公子特准,可以随意在花园中各处走动,傅生也是使尽平生之力,之爱,呕尽心血,来做这第二卷,又日日在园中潜行,一半为了画稿,一半为了再见见那游廊中的女子。如此时日已经过了盛夏,转眼近了初秋。生在枯灯前坐,思索着如何把那日出现的蓝衣女子,绘入画中,黄昏,正坦着薄衫口咬朱笔,躺在檐下,却见屋顶上有个鼠尾般的黑团扫过,带着瓦间的碎响,一个软趴趴的东西,落入怀中。生急惊奇一看,心肝一颤,却是一只暗墨绿的女子绣鞋,脚面绣着三朵斜斜的兰花。生抬头四顾,见那蓝衣女子从廊前闪身而过。

生即起身,向她背影尾随而去,她过了堆垒的石山,穿过悉悉索索的柳林,便不见了。生揣着鞋子回去,坐下,心下有些酸。

公子已经着人来看过几次,但见这早该完成的第三稿是怎么也完不成了,生倒也勤力去看湖边的亭子,要做完第三卷,这便大圆满,可以交了画稿,领了银子回了家。但这最后一幅,却是难画。这临湖有一极好的亭子可以远眺,水面空阔,尽处遍已经不属于府产。这亭后是当日老爷最爱的柳林。

深秋,第三卷这亭子、柳、湖、山具已齐全,眼看着就要交稿,生却渐生郁闷,每日不知如何消遣,自从在亭子角捡得一只碎了角的酒壶,就更是欲罢不能。终于,公子等不及,再不完稿,中秋时这画就不能做为献礼送给二老了。他亲携酒来问,生便大胆将心意吐露,这画非不能完成,而是有桩心事,便是你那妹子,那日廊中偶见,心念难忘…

公子倒也通达,道你既有此心意,便归于你,画稿完成后,当好生照看。三日后将小船驶来,嘱咐停当,遍教出府。

生携女子回家,两人对坐,却见这小姐面白微胖,着罗衣,满头翠翘,极富贵,眼神却是枯槁,并非当日游廊间的那蓝衣女子。蹊跷处,便拿出那鞋子,讲起那日廊下的蓝衣女子。

这小姐听罢,叹了口气,说道,府中却是有这么一个人的,当年父亲不知在哪里遇见,极其宝爱,掇了来,养在临湖的柳居,她来了不几日,便跌下湖死了。她生前总爱穿蓝缎子大袄,黑素缎子裙,与我年龄相仿,却极爱喝酒,形骸放浪,合府中大娘二娘们俱不容她,她的名字叫做小仙。这鞋子便是她当年所穿过的,奇怪的是怎么会在你这里。

生听罢纳罕,道,那我可做错了一桩事了。说罢怔怔坐了一夜,天明便出了门。

再拜见公子,说画还缺一笔,索出画来,回去湖边,再细细添上,蓝衣,黑裙,深墨绿的鞋子,小银锁,茂盛的长发,歪堕的酒壶。

如此不眠不歇,画了七日,终于画完,把画撇到一边,怀揣着那鞋子,投了湖了。

等到众人发现,已经很迟,再无回生的可能,此事传到小姐那里,她倒仰头哈哈笑了几声,说,我是不如你的了。

待第二次接她回府的仆从来至傅生家里,却见一地瓦砾。

原来那夜仆人走后,这小姐便烧了大屋,人与骨俱化做一堆灰烬了。

读画记之小仙 二维码相关阅读
古琴
最是春心寂寞时
幸福的秘密
桃花源妇女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