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495期]精简了900多人

@ 一月 25,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3年1月25日。2003年的今天,台湾和大陆实现“节日包机”,这就是所谓的“三通”的开始。

[1]精简了900多人

也许是为了迎接中纪委中组部换届风气督导组的到来,2013年陕西两会在新会风的路上一路向西,首先有“八不搞”(1494期之2),随后人大政协的新闻发布会总算合并在了一起,其次还有“五精简”:会期压缩、开支压缩,精简人员、文件、接待之类的。西部网通过去年和今年参会人数的对比,计算出精简人员一共有900多只,其中比例最高的是省人大列席人员驻会人数,为55.81%…

人民网此次展现出了高级自黑的天赋,在它的陕西两会的通稿《陕西两会省级领导让出套间给工作人员休息》中,点题的一段话是这么写的:

大会秘书处省级领导主动让出套间,每个套间加床给4个工作人员,省级领导住单间,工作人员睡架子床、睡地铺、睡会议室;人大机关上会服务的多数同志吃住在人大,不上会。

委屈领导们了,让出套间,就不能在大套间里光着身子欢快地撒野了,真是巨大的牺牲呀。也难怪以前得开辟分会场,完全是因为一个宾馆连领导都住不下,以前每次两会的工作人员都是小龙女的传人吧,都能栓根绳睡在半空中,最大化减少占地面积~

[2]顶风花钱

有胆子敢惹人民网的也就只有老区了。据人民网报道,1月22日延安市宝塔区召开人代会,196名代表、178位政协委员入住的是延安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枣园宾馆。该酒店最便宜的客房价为每天1778元,延安宝塔区这次人代会,共在该酒店订了170多套房间。人民网记者还计算出仅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每顿饭花费都在56100元。

延安宝塔区在人民网记者求证时,避而不谈人代会的花费,只表示在枣园宾馆开是因为以前开会的延安宾馆在装修。这个解释随后不攻自破,他们被发现2012年5月、6月分别在枣园宾馆开过政府会议。1月25日下午,宝塔区人大通过新华网正面回应质疑,依然坚持延安宾馆装修枣园宾馆是替补的说法,并称房价按政府采购价进行,标准间每天260元,未安排套间。

用政府的喉舌去回应党的喉舌的质疑,这份回复很有政治智慧,而每天260元的说法更是打在七寸上。习总南巡尽管被一致称赞轻车从简,但从未有真正的明细账单出现,后来无论是中央号召转会风,还是省上要求勤俭节约,都只是口号,没有一样有数字标准,不能像公务车一样有一个量化的数字卡在那里,质疑起来就尤其困难,比如这个每天260元的标间,在领导们看来这个标间很简陋了,但对屌丝们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3]领导爱书法

领导们退休后,只要能拿起毛笔,就喜欢去书协当个领导,所以陕西省书协的领导高达62人(1493期之4),其他地方也一样,山东省书协副主席有16人,河南省副主席有17人。原因有二:

  1. 似乎能继续吃上财政饭。中国广播网称,据中国书法家协会的工作人员说各省书协的领导工资是当地财政负担的。不过陕西书协秘书长王改民的说法正好相反,他告诉新华网记者,陕西省书协“吃财政”的只有驻会秘书长和一名省文联派驻干部共两人。
  2. 作品市价一定能大涨。以前的书法送不出去,若一旦当上省书协副主席,四尺作品就能卖5000元,当上书协主席作品能涨到两三万

真是领导万事不离利益啊。其实省书协也挺不容易的,王改民说目前会员有3600多人,每年以几百人的速度增长。《陕西省书协第四届主席团成员组成情况说明》又说,主席团成员兼顾陕西不同地域,既有省直部门和系统的同志,也有来自关中、陕北、陕南市级书协的同志。翻译成大白话就是,退休领导太多了,一个民间组织谁都得罪不起。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三表叔对此事还是应该担点儿责任的,新君除了足球暂时还没有表现出其他的爱好,抹了把汗,幸好国足一直烂泥扶不上墙。

[4]不是只有110和119才能打得通

西安的一些政府部门也挺烂泥扶不上墙的。新华网发现西安一些政府部门的电话形同摆设,出入境管理处咨询电话87275934和物价局举报电话12358永远打不通,市司法局、市粮食局时通时不通。当然也有好的,市人社局、卫生局、教育局就一直畅通无阻。

这个调查让人惊奇地是有些部门的电话居然能打通,不可思议,还以为就只有110和119能打得通呢。西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梁忠民认为一些政府部门电话打不通一是因为信息技术水平落后,二来一些部门咨询电话无制度保障。这都是给面子的话,大爷们当领导当惯了,怎么会自动转换角色为起服务业人员呢。

[5]小角色有大背景

地税厅
图虽小,倒也能看清只有一人

恰好有条投稿可以证明。有匿名人士投稿称1月24日下午14点,去西一路的地税厅办事,上班时间却只有一位女工作人员,问要找的人在不,这位公务员说不知道,问几点能来,说不知道,可能下午来,你等吧。投稿人干等了半个小时,还是没人来。

让人干等和一问三不知都快成政府工作人员的标配了。有意思的是,这条投稿很不起眼,这位投稿人的遭遇在我们收到的投诉中也不算最差的,甚至都没有引起网友太多的注意,转发+评论总共不到80个,偏偏这条微博被强行删除,不得不让人猜测这位女公务员的背景到底有多强大。

[6]8人以上

不过公务员们背景再大,马失前蹄的也挺多。据《新京报》计算,神木房姐假户口这事(1487期之81488期之11493期之7)迄今为止已经扯出了8名以上公职人员,其中神木4个(1494期之1),山西4个,因为龚仙霞这个假身份是从山西临县落户的,北京当事民警也被停职和关禁闭。而此时此刻,房姐已然销声匿迹,没有媒体能联系上她。

另据新华网报道最高检要插手这事了,已经挂牌督办,要求京晋陕检察机关立即介入调查,依法查处假户口背后可能存在的失职渎职犯罪。@肇事熊认为最高检的定义下的太早了,因为“失职渎职,还是利益输送,这两个名词的差别大了”。

[7]都是辛苦钱

屌丝还在纠结要不要丢下面子为了钱去摆摊,尤其是看了《阳光报》关于底层工作收入的调查。那些底层工作确实挣得不少,手机贴膜一个月能挣7500元;烤面筋淡季一个月5400元,夏天手机高达16200元;煎饼摊每月最少200套煎饼,一套4元成本一块五,上万也是很容易的;最不济的是擦鞋师傅,一个月也有2700元。

调查
大秦网的搞笑调查,有几个人会马上行动呢

实际上这些工作都挺高风险的,必须要对城管严防死守,随时准备逃跑。而且这些工作是没有社保的,虽说社保都是庞氏骗局,但没有社保、医保这些东西,失业了就只能坐吃山空,生病了也只能自己出所有的钱,为了养老年轻时得拼命挣钱,都是辛苦钱。

[8]草堂新项目

以前都说农民挣得都是辛苦钱,其实农民只要有地基本就饿不死(不要拿大跃进等天灾人祸时期来比),只是不会富裕,当地被征收,农民就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屏障,成了真正的完完全全的无产阶级。户县为失地农民办了今年首期创业就业培训班,想把他们转化为工人阶级或其他阶级。

这些农民来自户县草堂地区,那里准备搞一个“水境草堂·草堂新城”项目,规划总面积约2.9万亩,集现代农业、大学园区、高新技术产业、观光旅游和休闲度假为一体。大秦网友“地主”对此非常反对,他说:

户县草堂地区的土地自古到今都是米粮川,在唐代这个地区所产的大米属于给朝廷上恭的,因为这一区域的土壤属性及水质生产出来的大米劲道光亮,蒸出来的米饭入口绵软清香非常好吃。尤其这一区域水质特别好含有丰富的人体所需的各种矿物质,不管是直接饮用还是养鱼种粮都是非常环保的。现在将这一区域的美好良田规划成城市工商用地很可惜。

建议对优质好的产粮土地在规划使用时要慎之又慎,否则会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对河滩地,如太平河滩、涝河滩、渭河滩一些无法耕种的土地提倡大量的改良利用,就像浐灞那样,是废弃的地变为聚宝盆,充分利用改造这些地提高他们的价值,形成良好的用地氛围,盘活土地逐步走向良性循环。

多好的建议,没人听。

[9]烧错人了

这条不拉仇恨了,讲个很搞的事。1月4日早上,富平县殡葬管理所举行的一场遗体告别仪式上,尸体即将推进火化间时,死者女儿上前为父亲整理衣物,突然发现遗体不是自己的父亲。经过核查,发现两具遗体弄反了,其父遗体已在前一天被张冠李戴火化并下葬了。1月24日富平县民政局对殡葬管理所领导予以罚款,两名火化工停职反省。

生活就是这么二,死者女儿发现遗体不是父亲,这事说起来真有一种电影开头的感觉。这叫什么呢,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10]春运小候鸟

2013年“春节运动会”马上要启动了,各地的回乡大军早就挤爆了火车站。在西安火车站里,@西安小玩子v看到许多小朋友也随着父母踏上返程之路,这些“小候鸟”们成为春运客流中的一道独特风景。

[西安e报:1495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第34期]寒星点点,温情片片
[西安e报:399期]胡爷爷,您来啦!
[西安e报:764期]他们说…
[西安e报:1129期]他们这样过节


1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495期]精简了900多人”旁边

  1. 猴王 说:

    大王来也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