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票浏览器该不该禁?

@ 一月 29, 2013

原文首发于《瞬雨.铂刻》,感谢作者“瞬雨”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MSN变身是正确的抉择》】

又到一年一度春运时,火车票、机票都成为抢手货,尤其是火车票。互联网上从去年开始出现抢票版的浏览器,有人拍手称快、跃跃欲试,有人严辞批评。现在,在多家互联网企业都推出自己的抢票版浏览器之后,传统中窗口与黄牛的抢票大战衍生到了互联网上,并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面对这样的挑战,先是铁道部表态,随即工信部下达通知,“要求360、搜狗、金山、傲游等浏览器停用抢票插件”。

该不该禁止?我觉得必须要从正反两方面来看。

在这个通知之前,就有很多有识之士频繁地在微博上呼吁“请给农民工留张归乡的票”。确实,作为缺少教育投资和文化生存能力的弱势群体,农民工不仅遭遇着低薪欠薪的双重压力,连回乡车票这样最基本的需求也在抢票浏览器这样的技术压迫下被蚕食殆尽。抢票版浏览器带给农民工和其他传统购票者的,实际上是一种歧视、一种欺压、一种掠夺。对大部分农民工而言,他们缺乏上网的条件,也玩不转这样那样的软件、插件、浏览器,更没有机会去学习什么“攻略”。当抢票软件“20秒订光车票”的时候,他们也许还苦苦守候在售票大厅的门外。城市化带给人们的,原本应当是所谓“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理想。但抢票版浏览器起到的作用,恰恰是给越来越大的差距雪上加霜,让一个原本还有些许公平的购票环境彻底崩溃。

所谓的抢票插件,技术上并不复杂,简单说就是利用12306网站在技术上的不足和弱点,乘虚而入,抢占先机。打个比方,就像在火车票购票窗口,很多人在排队,人挨人人挤人,要想插队看起来并不太容易。这个时候,有人通过技术手段,制造出身形大小仅正常人百分之一的“排队机器人”,一下子插进了队伍的最前列。或者更像是你已经排到了队伍的最前列,就在你开口报站的一瞬间,十个声音抢在了你的前面,空穴来风一般;又或者在你递钱的一霎那,十只捏着钱的手伸到了你的前面。窗口上卖票的是售票员,也许尚且能够分清机器人和人的区别,饱受诟病的12306系统可就没这智商了。

抢票插件(或浏览器、软件)的始作俑者,我清楚地记得是360。这是一个擅长利用人性弱点进行“创新”的企业,一键更新、一键优化、一键清理…消费者都是懒惰的,谁轻松谁就能打动他们的心,苹果就是利用这种“懒惰心理”赢得消费者尊重的。然而任何一种工具都是双刃剑,包括创新,关键要看创新者的动机。隐藏在360软件这些“一键”背后的恰恰是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它可以把自身的软件包伪装成微软的系统升级包,可以用恐吓的手段将竞争对手的用户骗入自己的阵营…

火车票

利用非正常的技术手段,甚至黑客手段入侵正常的商业应用领域,由此来抢占先机,360是有前科的。以反垄断反劫持面目出现的360,其创立者本身就是一个劫持者和垄断者。周鸿祎被媒体称为“流氓软件之父”,作为流氓软件业鼻祖的3721就是悄悄潜入用户系统的一个“贼”,而其后继者360实际上是站在用户窗外“贼喊捉贼”。正是看到在面对火车票买票难题的时候,人们大多有捷径插队和谋求特权的私心,360才推出了抢票浏览器这样的“创新作品”。我在第一眼看到抢票插件和抢票版浏览器的时候,不是赞赏360的创新能力,而是感叹这个企业的底线究竟会存在于哪次作恶之后,抑或永远没有尽头。遗憾的是,我没有看到其他的互联网厂商谴责这种“创新”,而是迫于竞争的压力,纷纷效尤,直到招来今天的官方禁令。

另外一方面,透过抢票浏览器,暴露出的依然是铁路系统迫切的改革必要。低效、不作为和乱作为,在几乎所有行业都逐渐迈进市场化的大环境下,“逃避市场”业已成为困扰铁路系统的顽疾。如果相信市场,就不应该对10元为农民工代买火车票的夫妇采取刑拘这样的极端手段,反而应该鼓励有偿代购;如果相信市场,就不应该用几亿的巨资打造一个全国人民唾骂的12306系统,而是应当将这样的工程向有充分数据经验和技术实施能力的知名互联网企业公开招标(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那样的话十个360也无能为力);如果相信市场,就不应该死守整齐划一和大一统的定价传统,而是放手让市场去调节票价。

就像北京的出租车择客和拒载问题一样,始终妄想通过行政命令、管理禁令来调节因饱和而失控的市场,那只会是南辕北辙。只要铁路系统的市场化改革不能实现,禁掉了浏览器上的抢票插件,还有手机上的“12306助手”、“火车票达人”一类的APP。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禁得完吗?

抢票浏览器该不该禁? 二维码相关阅读
春运火车票不应涨价
屌丝春运返乡记
给黄牛党的辩护词
山寨并非中国式创新


1个 群众围观在“抢票浏览器该不该禁?”旁边

  1. TIT!! 说:

    这个文章弱爆了,浏览器和抢票没关系,主要是那个插件。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