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人生]辞职不是分手

@ 二月 22, 2013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那时的春晚》】

2012年我换了好几家公司,每次都是我自己先开口,说一些“不合适”啊之类冠冕堂皇的话。我觉得这样的话提出来,比我主动要去跟某个女生中断恋爱关系还要费劲点儿。一般来说,在主动甩了别人的情境中,我是这么处理的。先是将联系的频率逐渐降下来,让她产生一定的疑虑,然后很快在深夜里,将一篇声泪俱下的文章发到她的邮箱,说自己情非得已,搞得自己可怜兮兮像是刀架在脖子上做出的决定。女娃当然楚楚可怜,爱恨相互转换,估计多半到最后就是恨吧。当然,现在看来这些都是挺无耻的做法。明明自己是杀人者,却要扮成受害者的嘴脸,说白了就是不愿意承担应有的责任。不过看官也别摆着一副正义人士的架子对我口诛笔伐,哪个男生之前没做过这样的事?呃…我是说内心有愧的前提下。

但是辞职这种事,肯定不可能这么干。那儿还欠着我的薪水,所以这些事情必须当面说清楚。我清楚地记得每一次决意离开公司的时刻,我惴惴不安地用半边屁股坐在椅子上,看着老总的侧脸,看着他的喉结上下滚动,唾沫星子乱飞地描述着公司的未来。然后我就变得很焦虑,放在桌子上的手握成拳头又松开,反复几次,总觉得不是切入话题的时机,如果猛的说出自己的打算,肯定让会他的世界顿时从炎炎夏日变成白雪皑皑。然而最后还是要说出来的。和他在一个小房子,像是密谋的叛党一样,头碰头小声嘀咕上半个钟头,出来的时候老总一脸肃穆,我拿着单子穿梭各个部门之间要签字的笑容也意味深长…

辞职漫画
辞职漫画(via:内涵吧)

那天看了和菜头关于职场上的文章,特别赞同里面所说的:管理者,已经不能用旧有的模式来鞭策属下了。这帮自小听着“塞拉囧”“耗油跟”成长起来的人,在未进入社会之前都是老师家长眼中的顽劣之辈,现在一个个的人模人样的,穿着笔挺西装进出CBD的各栋大楼。而那些在我印象中依偎在老师身边的好学生,现在似乎都销声匿迹了。这条阵线拉得很长,有些人童年的偶像还是《闪闪的红星》里的潘冬子,有些人已经是樱木宫城三井,有些人是路飞乔巴。把这三类人关一办公室,让潘冬子指挥樱木花道和路飞? 这不扯呢么?

工作这么些年,越发觉得打造一个公司,就是在打造一副性能优良,无所不能的机器。从远看,它如章鱼一般向外张牙舞爪,走近瞧,里面的零件数不胜数,细节繁琐复杂。我以前自诩为个人主义者,觉得不能把个人的价值附着于企业之上。现在却因为一些机缘巧合,开始观察研究一个庞大的组织,如何像人一样汲取营养,不断成长。同时更觉得,打造一个企业,将会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事,当然这要建筑在自己的感官更敏锐,能力更完善的基础上。

所以就越发明白企业文化的重要性。2012年的开头,我莫名其妙地当上某公司品牌运营部的部长,其实我压根不明白品牌运营的内涵在哪里,和企业文化又有啥关系,成天倒是穿的人模狗样的坐办公室里,坐着能旋转滚动的椅子,在方寸大小的办公室享受在几张办公桌间来回滑动的乐趣,跟同事探讨怎么做品牌。那个时候的讨论,倒是让我想起了大学时为一个辩题准备资料时的探索。虽然不是在说企业文化,却让我在思想上开始有了一个转变:即企业品牌及自身文化,真的占据着雷打不动绝对重要的位置。能够让所有人认同它,热爱它,这样的本事非常了不起。

作为我来说,我不喜欢那种将人往死里用的企业。我之前的公司,老总基本晚上九点十点才从公司出来,有一次我们向政府报资料,搞到凌晨一两点,打了个车回家睡觉,早上七八点继续来公司上班。你说员工这么做,图的是什么? 每天乘坐沙丁鱼人肉味儿罐头来回上下班,就为了那么点儿工资?

现在的每一天,都发生着很多对接。年长者,身居高位,却需要了解尊重和平等。年幼者,职位低下,更需要明白服从和纪律。有些成功了,是现实与理想有机的结合,但更多的时候,是一拍两散的结局。

我相信公司乃至个人,不是处在螺旋式良性循环的上升空间,就是恶性循环的下降轨道。根本不存在静止水平移动这一说。不得不承认,很多公司劣币逐良币的现象尤为严重。呃…说到这里,这个结论跟我之前提到的离职没半毛钱关系。

我不是啥良币。

辞职那些事 二维码相关阅读
什么时候跳槽
跳槽记
从李开复看离职潜规则
我的办公室(10则):职场那些事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