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文革狂潮(二十一):从陕西闹到河南

@ 二月 22, 2013

本文系作者整理当年日记所成,首发于《田玉振的博客》,感谢作者“田玉振”的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注:本文仅代表作者立场,不代表INXIAN同意此看法。】

4月14日晚上,校文革会给我们传达黄司令员、胡军长接见我校和西军电代表的情况。接见我们的军队首长除黄司令员、胡军长外还有省军区袁政委、支左委员会的负责人和红旗杂志社的一位记者。我方代表24人,其中我校14人,西军电10人。我们反映的问题很多,主要有:

  1. 西安“农总会”负责人田杏云在北京受到王副司令员威吓的问题。
  2. 西安“红恐队”死灰复燃和北京“联动”的问题。
  3. 省军区某负责人对我校和西军电负责人训话的问题。
  4. 关于放走在《陕西日报》社门前书写反动口号人的问题和接管《陕西日报》社的问题。
  5. 我校保皇派干将王应魁升官的问题。
  6. 关于省军区发布的《通告》问题。
  7. 省军区某负责人到西安工业学院和某工厂讲演的问题。
  8. 关于打击西安市七中造反派组织“火种战斗队”问题。
  9. 省军区给西安“农总司”的信件和支持“机总司”的问题。
  10. 关于2月5日省军区副政委肖潮之死的问题。

驻军领导非常重视这些问题,黄司令员和胡军长亲自记录,并初步表态如下:

  1. 大联合要以我们的“统指”“工矿联”“农总会”等五大革命造反组织为核心,团结交大。
  2. “工企联”是一个斗争历史悠久的革命造反组织。
  3. 对“工总司”要调查,暂不表态。
  4. 省军区孙喜岱的某些讲话是错误的。
  5. 对“红恐队”要反击。
  6. 坚决反对某些人借革命造反派犯一些错误之机,趁机攻其一点不及其余,企图把革命造反组织搞垮的做法…

同学们听完传达报告后,都感到驻军是支持我们革命造反派的,心里非常高兴。4月23日,毛主席在《陕西驻军负责同志虚心听取群众意见改进工作》的上报材料中的几段批语连同材料一起批复给林彪和周恩来如下:

林彪、恩来同志:

建议将此件印发军委扩大会各同志。军队这样做是很正确的,希望全军都采取此种做法。

不要怕批评,全军在这种批评过程中,将会正确地认识世界,并改造世界。

开展谈心活动,这个方法很好。

上报材料和毛主席的批注如下:

《4月20日陕西驻军负责同志虚心听取群众意见改进工作》

陕西军区司令员黄经耀、政委袁克服、驻陕部队首长胡炜等负责同志,四月中旬以来,连续召集西工大和西大革命派,交大文革总会代表座谈,听取他们对支左问题的意见和批评。

座谈中,同学们批评了部队在前段支左工作中,旗帜不鲜明,调查研究不够,没有支持真正的革命造反派,有的还支持保守派组织,压制革命派。批评部队没有把训练内容和西安地区文化大革命联系起来,而是“采取压制的与世隔绝的方法”,搞“关门军训”,所以训练过程中几次出现贴军队大字报高潮,说部队“在学校执行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等等。(不要怕批评,全军在这种批评过程中,将会正确地认识世界,并改造世界。──毛主席注

黄经耀、胡炜等同志欢迎和感谢同学们对部队的诚恳、善意、坦率的批评。随后黄经耀和胡炜等同志,因势利导转入讨论如何紧紧地掌握斗争的大方向,做好促进造反派大联合的准备工作。李世英同学(交通大学学生领袖,曾经被打成反革命,并几乎被迫死亡,后被救活者。──毛主席注

对军区支左提出了八条意见如下:

  1. 军区支左必须旗帜鲜明,态度明朗。
  2. 对新成立的群众组织,要进行调查研究,区别对待。
  3. 对保守派组织要在承认错误和斗争大方向一致的基础上,主动争取团结。
  4. 部队要帮助工总司整顿,进行调查清理,为大联合扫清障碍;切实做好各大组织头头的工作。
  5. 抓好活思想。
  6. 相信大多数干部和群众。(这是最基本的一条。──毛主席注
  7. 在做好各院校工作的基础上,采取互相串连的方法,广泛开展谈心活动,加强相互间了解,增强团结,促进两大造反派之间的大联合。(开展谈心活动,这个方法很好。──毛主席注
  8. 没有记录

黄经耀、胡炜同志认为,李世英同学提出的意见是对的,表示支持。并决定四月二十一日召集西工大、西电、冶院和交大四大院校的负责人,就如何紧紧地掌握斗争的大方向、促进造反派大联合,作进一步协商和讨论。

陕西省驻军在以后的支左工作中,虚心听取两派的意见,不断改进工作方法,耐心细致地做两派的思想工作,尽力化解双方的矛盾,促进双方的大联合。

之后,尽管双方的分歧和对立情绪并没有完全消除,但西安的局势暂时趋于稳定。但是,河南的情况就不一样了。4月15日,我收到初中同学马运立的来信,告诉我家乡的文化革命情况非常糟。我们南河店公社的干部竟然带领各大队的群众冲击南召四中,逼迫四中的造反派组织“文革会”和“红教联”解散、交出公章,甚至把几个学生头头拉出来斗争游街,殴打学生。这是什么行为?

他的来信使我认识到,河南的革命造反派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当时,我实在为河南和南召的文化大革命担忧,便利用午觉时间,一气给马运立写了8页回信,并把《解放军报》社论“紧紧掌握斗争大方向”剪下来寄给他,争取能使他转过弯来,起码不要参与打击革命造反派的行为。

文革

南召一中甲班在西安的同学合影,前排左起王玉申(已故)、璩金生、谷玉海;

后排左起李丰有(已故)、尹笃春、田玉振、毛振宇

第二天,我和高中同学璩金生一起到西交大、西安公路学院、西安石油学院串联。李丰有、谷玉海、王玉申、尹笃春、毛振宇我们7个高中时的同学一起商量,立即写一个“声援书”寄给南召一中,坚决支持他们的“联委”和“造委”。“声援书”明确指出,河南军区抛出的所谓声明是一株不折不扣的大毒草,是资本主义反革命复辟逆流的宣言书和信号弹。“联委”是南召一中第一个从白色恐怖中杀出来的革命造反派组织,为南召县的文化大革命立下了不朽功勋,谁否认他,就是否认南召的文化大革命。

4月23日,我收到马运立的回信和南召一中语文老师王永华的来信。从他们的来信中看出,河南的斗争形势越来越严峻。他俩虽然没有站到革命造反派一边,但思想是倾向于革命造反派的。马运立的进步很大,认识提高了许多。我继续回信做他们的思想工作,使他们吸取经验教训,早日站到革命造反派一边。关于河南当时的文化大革命形势,有一份北京地质学院东方红公社赴豫战斗队给毛主席的一封汇报信如下:

毛主席啊!河南人民想念您!

——侧记河南的白色恐怖

目前,自上而下的反革命复辟逆流正在河南泛滥!河南告急!

毛主席啊!毛主席!处在白色恐怖中的河南人民想念你!顽强奋斗的二·七公社的战友们想念你!河南五千万人民眼望着北京,盼望着听到您老人家的声音!

“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八个月的战斗中,郑大革联的战友们,河南革命造反派的工人、农民同志们,高举造反有理的大旗,敢打、敢拼、敢革命、敢造反!他们向省市委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发起了猛烈的攻势,为河南的文化大革命建立了不朽的功勋。怎能忘记啊!二月七日这一天,就在“二·七”大罢工的圣地——郑州,红旗漫卷,锣鼓喧天,无产阶级革命派实现了大联合,“二七公社”诞生了!然而,革命正在蓬勃发展,革命派的大联合正在进一步形成的时候,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凭着他们反革命的嗅觉,感觉到朝不保夕,马上就要彻底完蛋了,于是,便以十倍的仇恨,百倍的疯狂,拼死同革命派进行斗争,一时,黑云滚滚,妖雾弥漫,白色恐怖再一次笼罩着河南,一场大厮杀又要开始了!

风云突变!几天时间内,郑州市各革命造反派组织,均被保皇派砸了一遍!

3月5日晚,郑大革联门口,一辆吉普车嘎然而止,从中跳出4个人,对郑大革联下达通牒:“明天我们要开大会,不许你们捣乱,如果破坏会场,由你们负完全责任!”

3月6日上午,我们在郑大革联与党言川交谈。党言川,他中等个子,蓬松的头发,戴着眼镜,摸着长头发对我们说:“过去,我们有些作法不对,今后应尽力与军区搞好关系,然后搞革命的‘三结合’,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手中夺权!”正在这时,门外人声嘈杂,郑大红卫兵战斗师把郑大革联包围了!保皇师的广播车疯狂地叫骂:“郑大革联是非法组织!要坚决取缔郑大革联!”…

保皇师的干将在外大叫大嚷,并强行冲入搜查,情况万分紧急。在匆忙之间,党言川写了封简信,并把郑大革联的印信交给我们,托我们带出。说时迟那时快,保皇师一窝蜂似地破门而入就要绑架党言川。“把我们的情况带给中央!”党言川仅来得及说出这么一句心里话,就被绑架走了!

“别了!同志!别了,亲爱的战友!暂时的分别并没有什么!地质东方红的战士坚决地支持你们!坚决与郑大革联并肩战斗!”我们充满必胜的信心,背起书包,带着郑大革联战友们的委托,大步向门口走去。要出门时,保皇小丑们瞪大眼睛疯狂地吼道:“一律不许走!”好一幅看门狗似的耀武扬威!“告诉你们,你们没有权利戒严我们!”这,就是我们的回答。保皇派毕竟是保皇派,在我们的凛然正气面前,他们不得已而退后一步,让我们登记一下。向老保登记是对地质东方红的污蔑!“要写,你自己写去!”于是,我们昂然地跨出了革联的大门。

我们刚走出不久,保皇师们由于没有搜到革联的印信,便望眼欲穿地死命盯着我们的书包。他们派出大批侦探盯梢、跟踪,甚至要强行搜查!一场激烈的斗争开始了!

在一大群保皇卫士们的“保护”之下,我们来到郑大门口,门口岗哨林立,戒备森严,仅留一个门洞供钻来钻去,两侧还立着几十位打手。大门不让走,我们走旁门!这下可忙坏了保皇师,几十个人往返“护送”。可怜的保皇师,动手抢吧,又不敢,放我门走吧,心不甘!只得甘当我们的“随从”,在郑大周游了5个小时!

为了不辜负战友们的委托,为了带出郑大革联的印信,我们决定打开书包让校门栅栏外边的广大群众看一看。我们打开书包,在众目睽睽之下,保皇小丑们不敢细看,只得允许我们出去。我们胜利了!我们雄赳赳地跨出了郑大的大门!

这是一件小事,它比起河南革命造反派的斗争业绩,只不过是沧海一粟,本不值得一提。但是,我们写出来,是给那些保皇小丑们一记响亮的耳光!你们跳吧!骂吧!跟踪吧!盯梢吧!就在你们几百人的重围之中,我们4名地质东方红战士通过你们的层层搜查,终于带出了革联的印信,这不是对你们绝大的讽刺吗?

我们写出来,是让郑大革联的战友们看到,这是我们对自己战友的支持!顽强战斗,胜利一定是我们的!

我们写出来,是让“二七公社”的工人、农民同志们看到,地质东方红的战士水远和你们团结在一起!战斗在一起!胜利在一起!

革命的战友们,同志们,在那白色恐怖笼罩的郑州,河南省无产阶级革命派的战友并没有屈服。为了誓死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为了誓死捍卫伟大的毛泽东思想,他们没有被吓倒,没有被征服,正在浴血战斗!

3月6日,郑大附中红旗等“二七公社”的小将们,冲破郑大的围墙,冲入郑大,冲入党言川被囚的楼房,向党言川告别!他们把心爱的语录牌和毛主席像送给党言川!是他们,在楼下给党言川扔馒头,让党言川“不吃保皇派的馍!”是他们,在房上写下了巨大的标语:“二七”公社必胜!然而,战斗师却对这些红小将恨之入骨,对他们连推带打,使他们的鲜血洒在郑大的土地上!

3月6日,郑州,黑沉沉的夜!

消息传来,党言川被打,凌晨4点,失踪!粮院革命造反派被砸!河医东方红被砸!…多少人彻夜未眠!多少人对着最最敬爱的领袖毛主席的像片,热泪夺眶而出!

3月7日,各厂革命造反派的广播均被管制,并强迫命令他们解散加入保皇组织!革命造反派的工人,有的在睡梦中被抓去;有的,在车床边被抓走;…种种莫须有的罪名,种种借口…

“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河南五千万人民是怎样地盼望啊,盼望听到毛主席的声音!

我们忘不了,在郑大被围的那天,一个衣服被撕烂的同学,不顾战斗师的监视,拉着我们说:“你们回到北京,千万别忘了把我们的情况向中央汇报!”我们忘不了,我们临走前,国棉一厂的革命工人保护着我们,送我们到车坫,帮我们甩开盯梢的小丑,直到深夜4点。而强烈的革命责任感,使他们凌晨六点半钟还要赶回车间,为国家创造新的财富!我们忘不了,国棉一厂的一位老工人颤巍巍地捧起毛主席像,含着眼泪说:“毛主席啊毛主席!我们日夜想念你啊!”我们忘不了,一位工人同志含着眼泪说:“让我参加他们的组织(指保守组织),杀头我也不干!”

当我们提笔写到这里,心头压不住满腔的愤恨,现在,河南革命派的战友,我们共同浴血奋战的同志,第二次被打成反革命,被逮捕,遭毒打,受迫害!而那些保来保去,一保到底的保皇干将却死灰复燃,成为当然的“左派”,甚嚣尘上,耀武扬威,毒打郑大革联的战友,是可忍,孰不可忍!

何XX,这个在河南十余年的老混蛋,当初和吴芝圃一起打击迫害潘复生同志,今天又妄图搞垮刘建勋同志。正是这个败类,开动造谣机器,蒙蔽广大人民,残酷镇压革命派,实行反革命复辟。其用心何其毒也!

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仅派一时的猖狂,丝毫不表明他们的强大,却充分说明,他们的末日就要到来了!胜利一定属于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五千万河南人民!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必将在中原大地高高飘扬!

迎头痛击资本主义复辟逆流!

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胜利万岁!

北京地质学院东方红公社赴豫战斗队

1967年4月12日

文革

河南“二七公社”袖标

4月20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送刘建勋参加北京市革命委员会“三结合”的消息。“二七公社”派欢欣鼓舞,而“河造总”和“十大总部”却在军区支持下,一方面由“省委造总”出面主持,连续组织省委部长以上的干部召开批斗刘建勋、文敏生、纪登奎大会。运动初期已经靠边站的赵文甫、杨尉屏也应邀参加大会。另一方面,他们派人到北京揪刘建勋,给中央施加压力。

西安文革狂潮系列(一)返校见闻(二)陕西日报社前静坐(三)市儿童剧院的武斗(四)省委门前静坐绝食(五)造反派与保守派之争(六)赴京学习搞革命(七)北京见闻(八)见到毛主席(十六)工总司横空出世(十七)疯狂的派性争斗(十八)造反派闭门思过(十九)思想斗争白热化(二十)军队支左现偏差

西安文革狂潮(二十一):从陕西闹到河南 二维码相关阅读
关于西安红卫兵组织的口述记忆
我为什么要研究文革
2011年与文革有关的十件事
王冷之死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