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山坡上的野合

@ 二月 23, 2013

原文首发于《双子@男人坊》,感谢作者“孙海洋”的分享,曾分享《为什么我不能享受医保?》】

我的家乡在陈忠实《白鹿原》小说里描写的山村,这里也是鲸鱼沟风景区中鲸鱼的尾巴地域。经常在外面的城市生活,我过年回家总喜欢一个人跑到村外山坡上游玩。

一个人游游荡荡在围绕着山村的坡上,为的是寻找童年遗失在山坡上的记忆,小时候山村四周坡上都是参天大树特别茂盛,树林中有各种飞禽走兽,甚至还有梅花鹿,和村子平齐的除了庄稼地就是望不到边的芦苇,那才应该是纯天然生态湿地公园的地域特色,芦苇丛里野菜丛生养育了父老乡亲,那时的生活虽然清贫却不失纯朴。

下午5点多,偏西下滑的太阳依旧把桔色光芒洒在大地上,早春的风中夹杂着狗吠鸡鸣人声广播里的戏曲声公路上的车声,在向山坡上漫游的我身边与枯草私语,如今的山村坡头只有砍伐过后才显挺拨的小树,倒也稠密还是早春略显单薄,我喜欢被夕阳的余辉笼罩着,喜欢踩在枯叶铺盖的小路上的感觉,喜欢信天游一样穿梭在一个坡头与另一个坡头之间,喜欢登上坡顶随便眺望四周,那极具乡土气息的田园风光,这样的时候我忽然觉得作一个农村人真好,可以倾听真正的天籁之音,喜鹊也成为了最好的歌唱家。

我悠然自得的游玩在山坡树林中,不时有野鸡惊飞于荒草丛中,在一个沟道的附近我忽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分明是男女调情的声音,在风中忽远忽近,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我在想,是怎样的男女在夕阳西下,东风绵软的山坡丛林深处享受温情?

强烈的好奇心让我莫名其妙有了偷窥的欲望,我大气不敢出,轻手轻脚顺着呻吟声方向靠近,终于爬在坡顶看见半坡有一处极小的平台,地上铺了塑料纸,上面铺的是男人的羽绒长大衣,两个中年男女在鬼混,上衣都没脱,男人压在女人身上,白花花健壮丰满的臀部用力挺动,女的助情的呻吟声让男人肆无忌惮,双手伸进女人上衣里抚摸乳房,嘴巴在女人脸上乱哄,腰部用力抽动,在野外山坡荒草丛中尽情享受性欲激情。

这绝对不是夫妇,农村里的夫妇还没有到这样子的野地性欲燃烧爱情,男的要冲刺要高潮了,下意识的抬头,躲在坡顶看性爱直播的我早也被引诱的性情勃动,猛看到男人面容一个激灵,欲火一下子缩减到虚无。男人竟然是本村铁牛,老婆去年与铁牛离婚和别的男人跑了,据村里人说铁牛性欲太强老婆受不了才跑的,铁牛在城里干建筑工,还没找到新老婆。也不知道哪个村的女人,怎么回事和铁牛来到野外寻欢还如此受用,我听说过铁牛把从城里出苦力赚的钱用来和女人泄欲的事情,那些有家女人贪恋铁牛的财物和床上功夫,与铁牛玩的是中国式山村野汉激情。

风知趣的停止吹拂,我心跳急速观望着半坡荒草丛中铁牛耸动的屁股,铁牛喘息着挣扎着,最后死了一样压在羽绒棉袄上的女人身上,只有身体还在大幅度起伏,深呼吸缓解高潮过后的疲惫。我特别想等待时机看看这个女人是谁,又害怕被发现我偶然的偷窥他们的山坡激情,那将多么尴尬如何面对这样的事情,毕竟铁牛是同村兄弟,况且我也不想别人茶余饭后说他的风流韵事,却非要牵涉到是我传播流言的误会中。

我悄悄的从另一个坡头下去,走上迈进小村的路,不觉暮色沉沉,不经意抬头看见雾蒙蒙的天空,有大半个月亮泛着冰凉的表情,它好像对我说一切尘世事都是过眼云烟,就让一切随风。

《野山坡上的野合》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别问我是否满足
出租车司机和小姐
市井百态:情
富人区与贫民窟


2个 群众围观在“野山坡上的野合”旁边

  1. 小古 说:

    马屁拍错地方了,哈哈!

  2. 芹菜炒肉 说:

    无界终于又能翻墙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