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麻将的道理

@ 二月 24, 2013

原文节选于《杨莹的博客》,感谢作者“杨莹”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探望中条山抗战的陕西老兵》。】

过年回到家里,见到父母姊妹,厅堂里唠唠家常,打打麻将,一边聊着天接着电话,一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搓着麻将,有时,接一张打掉一张,顾不上留意上家,顾不上观察下家,更谈不上盘算整局,好在都是自家人,彼此不在意输赢,人常说,娇惯的娃没本事,有时和家人打麻将是练不出牌技的。不过,我也只在过年时会对麻将产生一点小兴趣。

很多人都打过麻将,因为很多人喜欢打麻将,但也有人谈不上喜欢不喜欢,也有人一生未摸过麻将,就像有人喜欢喝酒或喜欢吸烟,天天都离不开酒或烟,但也有人仅仅在高兴时抿上一两口,高兴时抽上几口,完全没有什么瘾,我对麻将就这样,有时,碰到三缺一,我也会玩几把,但怎么都不上瘾的。有时亲友喊我去打麻将,我唯唯诺诺之后终也未去,后来便也没人叫我了。

这熟悉的洗牌声,倒是在脑间闪过一些与麻将有关的记忆。这熟悉的洗牌声,我曾在走过长长的街巷时听到过,在杭州等一些休闲城市里也听到过,麻将,这种滑溜溜的被人们玩弄于股掌的消磨时间的小玩意儿,噼啪砌方城的声响早已与退休后的休闲生活搅合在一起。

我在走访朋友时,每听到这熟悉的洗牌声,便知朋友今天是无心与我闲聊了,自己来得不是时候,这个时间里的朋友,没一个不追求个“赢”字的。

记得那日我闲来无事,闷得慌,出门到附近走走,不自觉拐进了一家麻将馆,感觉那里能让人很快安静下来,排谴喧嚣,一时心情大畅。一打问,有一百元一锅,有五十元一锅,馆主人每锅提十元或二十元。也许,只有我一人不为胡牌只为满足一点好奇心仅为体验而来,一出手便知没一点技术含量。在外面打牌,可不像在家里打,貌似不显山不露水的,暗中的竞争那叫激烈,稍一三心二意便无暇思考此庄打法,注定胡不了,其他三人早在心里盘算着你,不是想赢你,就是想踢走你。

刚一开始打,就来了一位在座皆称她“骚婆娘”和“妖精”的,她站在一旁,立即显出与另外三家的熟络来,四人拉起家常,东家长李家短,视我为局外人,她似帮非帮、似打扰非打扰地,声音很大,她们聊得越来越激烈,不知不觉分散了我的注意力,我一慌乱连连打错,把自己需要的牌竟也打掉了,最后乱打一通,这样,那“骚婆娘”就有意无意地帮了她们的忙,她们竟轮番胡牌,于是我纳闷起来,这才发现,她们原本是平日常在一起打麻将的牌友,彼此熟悉每个人的牌路,甚至一个手势、一个眼神,所有语气都十分熟悉,不常打牌的我哪有她们那份轻松,手忙脚乱自顾不暇,难以应对,有时,好像她们早就知道我手里拿着谁要胡时的那张牌似的,正说着她们其中就有人胡了,而我还闹不清是谁胡了,胡的是哪一张牌。所以,我输是情理之中的事。一锅打完,他人皆有赢,唯我全输,输得彻底。好在我本就是一个玩的心态,也无什么瘾,输赢对我都是一种体验的过程,于是,我绝对不会玩第二锅,不会在那里消磨太久,潇洒地离开。

 麻将

其实,人生便若一个大的牌场,因地而异、因人而异,各地有各自的打法,各人有各人不同的打法,等着胡牌的人各揣一种心态。善良的人是一种做法,不善之人是一种做法,他们绝不会欺上瞒下,他们会老老实实,是一就是一,不会把一说成二,看淡了去,反倒活出了自己。不是所有的人都持这种洒脱的态度。

打麻将,要打就好好打,不想打干脆就别打。我感觉,很多时候是靠运气的,牌运好时,怎么打都会胡,不胡都不由你;牌运不好时,手里一把烂牌码不整齐,再会打牌的人也胡不了,好不容易等到要的那张牌时,却有人抢先胡了,你急也无用。这就是人生。

生活中不乏混日子的人,有人一边上班一边想着某件没做完的家务,结果只能失掉工作。也有人在婚姻中也是如此“打法”,那也注定会输掉婚姻,亲情一样需要经营,懒而不上心,自己的生活会是一把乱牌,自己的人生最终会像麻将一样输掉。

打麻将,其实也是麻醉自己的一种办法。对于麻将,有人只是没缘由地喜爱,输了一切也要玩牌,就像没钱的小孩盯着游戏机,他就好那一口;有人为的是胡牌挣点钱,只可一时为之,不可以此为生,一世而为。不得已的人,就那么打了一辈子麻将。

对“赢”字,我有这样的一种理解,“赢”是“亡”字当头,首先暗示着:死亡意味着所有的赢都要有所付出;下左是个“月”字,即时间,然后是“贝”字,代表着货币,另外,要想赢,就需要有好的口才,需要付出时间,当你赢了,富有了,便需要一颗平凡的心。其实,人生,怎样的赢才算赢呢?每一件事情上让自己都要赢才是赢吗?并非如此吧,打麻将总是有输有赢的,长长的一生的生活在不也不如么。所以,不管是赢还是输,都该有一个平常的心态。有人到了外乡,歪打正着地打出了一手好牌,由此发了家打出一片新天地也说不来,这其中也存在一个“运气”或“机遇”以及“心态”问题。人生是由输赢链接起来的,所有的赢都是暂时的,所有的输也都是暂时的。一个人不可能回回都胡,不可能回回都不胡,一次不胡那是不可能的。人生就是这么回事。

回过头来客观地看,麻将不过是围棋一样的一种玩具。如此看来,打麻将,真可打出一个人的人生态度来。人生就是在和自己、和别人、甚至在和机器人下着一盘又一盘的棋。

所以,一个人赢了不必得意,因为你只是赢了一时,你总会有输的时候;那么,一个人输了也太别沮丧,也许接下来就该是你自己赢了。

在那个过程里,我似乎感觉到人生的很多道理,竟在打麻将的过程里。

《打麻将的道理》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岳母是个老牌迷
雀界八荣八耻
道北的传奇
没有一点努力会浪费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