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壶中日月长

@ 四月 2, 2013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中西婚礼俱是礼物》】

豆瓣网的咖啡小组有人提问:新手买哪种咖啡壶比较好?向来在网上默默潜水,看到这个问题却忍不住开了腔:“我陆续用过法式压壶、漏斗加滤纸、美式电滴滤壶、高压蒸汽咖啡壶,诚心诚意地建议,别跟我似的交前头那些学费了,直接买个高压蒸汽的吧…”

发出去回头一看才想起来,曾经用过的咖啡壶里,其实我还写漏了一款。

我人生第一个咖啡壶是读小学时家里用的,那款咖啡壶外观就像是一个迷你版的烧水壶,滤网安在壶口,把咖啡粉放进滤网加水在蜂窝煤炉子上煮开,壶盖”噗噗“地冒出热气,然后就会频频有邻居打探:你们家煮什么呢这么香?咖啡喝完了,香味还在走廊里经久不去。

咖啡

然而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咖啡并不是可以轻易买到的的东西,都是亲朋好友送一包来,才能喝一段时间。其余日子里,那把小咖啡壶就只有在厨房角落默默蒙尘的份儿。尽管后来“滴滴香浓,意犹未尽”的广告词举国传诵,但速溶咖啡之外的咖啡原料和用具,直到近十来年才开始在本市有售。一开始用号称懒人咖啡的滤纸,还专门为此找了一把细口水壶,咖啡粉填进滤纸漏斗,滚开的水从细口水壶里绕着圈浇下去,眼看着咖啡粉冒着小泡蒸腾出香气,咖啡同时一滴滴落入漏斗下的杯子里,过程十分有趣。但稍一失手水浇得太快,咖啡的味道就淡了。

法式压壶是最容易买到也最容易用的,星巴克里供顾客取阅的小册子如此建议:“请使用新鲜的清水,加热至恰低于沸点的温度,取下过滤网,倒入研磨好的咖啡粉,热水加至八分满,并充分搅拌,把过滤网压至液面下一厘米处,让所有的咖啡粉浸在水中,静置四分钟后,再将滤网压到底,即可享用完美的咖啡。”然而这便宜的咖啡壶却是一款嫌贫爱富的壶,一定要用最新鲜味道最柔和的咖啡豆,咖啡才会好喝。每次换新品豆子,至少要试过三五杯才能摸索出最佳浸泡时间。最后干脆固定买蓝山——当然是店家拼配的所谓蓝山。真正的牙买加蓝山,还只有用来仰望励志的份儿。

后来父亲买了美式电滴滤壶,插上电倒满水填好咖啡粉,过一会儿就噗噗冒出蒸汽和香味,每每令人怀想当年蜂窝煤炉子上的小小咖啡壶。

Espresso盛行后,在咖啡馆里喝过几次,开始动心想买高压蒸汽壶,却犹豫不决了好久。家里已经有电滴滤壶了,高压蒸汽壶价格不菲,家用款的也动辄四位数。花这么多钱买回来,万一咖啡口味没多大提高,准确地说,应该是没有相当于价格的提高…

直到某日遇到点不顺心的事,郁闷良久后忽然拍案而起:不能像电影里的小马上演枫林阁大战出尽一口恶气,给自己买个好点的咖啡壶总不难吧。立刻出门杀入百货大楼到早已逡巡多次的柜台前拍出信用卡。回家磨豆填粉照着说明书一通操作,数十秒后,咖啡带着金黄的泡沫滴进杯子,蒸汽喷口打出绵密雪白的牛奶泡沫,第一口喝下,我立刻后悔了——怎么没早点下决心买呢?

咖啡壶里还有两大品种——塞风壶和摩卡壶是我从来没有用过的,至今也没有尝试的兴趣。手头这个,我已经足够满意。高压蒸汽壶的好处是能给咖啡豆加分,普通豆子也能做出醇香柔和的咖啡来。而且质量稳定,几乎不存在操作失误的可能性。这种波澜不惊的安全感,正是此时此刻最被需要的感觉,无论是咖啡,还是其他。

咖啡壶中日月长 二维码相关阅读
皮影的前世今生
给自己煮一杯奶茶
我爱洗手间
离幸福最近的地方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