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城南引驾回

@ 四月 3, 2013

原文首发于《家住未央的空间》,感谢作者的分享!作者曾分享:《慈禧在西安》】

引驾回的名字来源于唐朝。据说以前叫谷口镇,乾宁二年,大臣王行喻,李茂贞要劫持皇帝。当时皇帝是昭宗李晔,发现不对,就领文武百官滑了点。出启夏门,直接朝南就到了这个地方。圣驾隐于此镇大约有一年的光景才回到了长安,从那以后就有了引驾回这个名字,皇帝圣驾隐于此的故事也就流传到了今天。

引驾回镇是一个大镇,明清时引驾回镇就是咸宁县八大镇之首。逢集过会长安咸宁蓝田三县人聚集于此,时为西安以东第一繁华所在。清家时咸宁县丞衙门就在这里,人称咸宁分县衙门。到了民国,合并了咸宁长安两县。虽然没有了分县衙门,但繁华依旧,民国时号称长安第一大镇。解放了什么都讲究简单化,简化了文字,繁体字变了简化字,简化了就是方便。引驾回的名字太长,就简化成了引镇,简化了的引镇就没有以前繁华了。

少陵原在西安东南,坐北朝南面向秦岭。西边就是著名的樊川胜景,韦曲,杜曲,西安人说话:“长安韦杜,离天尺五”的地方。东边半原之上的古镇就是引镇了,站在引镇的上的少陵原畔望去,南边秦岭叠翠,仿佛就在眼前,山上的人家清清楚楚,春天的绿色让人耳目一新。对面就是白鹿原了,虽是土原,不论原上原畔到处都是庄稼,没有一点浪费的地方。五月的天气原上都是抽了穗的小麦,绿油油让人喜欢。脚下的产河向北流去,川道里多是稻田鱼池。秧苗还没有下地,辛劳的农夫已经把地整的和镜子一样了。我是北方人,没有见过见过江南的鱼米之乡。恍惚之中已不知自己是在那里,我梦中到过的江南鱼米之乡好象就是这个样子。我没有学过风水什么的术术。但我想这背靠古原,一边是山一边是川,脚下绿水环绕,对面日出东方的地方就应该是好风水了。

镇不大,岁月的磨练早已没有了长安第一大镇繁华。街道上的小店大多经营的是一些我们看来已经有点过时的服装什么的。只有你走到了小镇的深处,偶尔看到这家门前的一个石狮子那家门前的一个栓马石,才可以感到这里曾经的历史和繁华。我喜欢逢集的时候在这里转一转,因为这里的集在我眼里还能够称的上是集,一个可以看到昨日影子的集。集上有许多的山民来赶集,带来了山货特产。也有人从城里贩来了服装百货。但对于康复路来的东西我从来是不感兴趣的。

我感兴趣的是许多城市里已经不多见的东西。有木匠在叫卖自己割下的各种家什。有架子车有风箱,我小的时间家里用的就是风箱做饭,奶奶在锅头上作饭,有的时间就是让我弟兄一个拉风箱一个添炭,添炭有一个小铲叫炭锨,一人拿炭锨一人拉风箱。我大我就拉风箱,呼呼的拉着风箱就见蓝蓝的火苗舔这锅底,锅里的饭香就慢慢的飘了出来。多少年了,奶奶他老人家早已做古,煤气灶,天然气早已替代了风箱,家里的风箱早已经不知去了那里,我确经常的想起那拉风箱的幼时了。

架子车现在不要说在城市了就是在农村,已经不多见了,那日一个农村的小娃跟我谝。我说:进城好吧?进了城就不用拉架子车了。他看了看我说:现在谁还拉架子车呀,现在农村最次家里也是蹦蹦车了。我小的时间回老家,农村主要用的还是架子车,城市的边缘也是架子车为主。拉架子车一词便成了没有文化下苦的代名词。上学时我学习不好。每每父亲教育我的时间便说:不好好学习,看你将来长大了干啥?不行就给你买个架子车去拉。那时我听见架子车这三个字就发木,害怕终有一日我拉着架子车走在大街上。我终究还是没有好好学习。但当我一事无成的时间,已经没有架子车可拉了,架子车淘汰了。当我再一次在集上看到今天还有架子车卖的时间反而还有一点兴奋,围着看了许久许久。媳妇问我想什么?我说:我想买一个架子车,拉架子车揽个活说不定还能养活自己。媳妇说:你没看现在电动车马上就不叫跑了,你就不害怕买个架子车到西安交警不给你挂牌子?没有牌子的黑车现在收拾的狠的很。想想也是,他不给挂牌子我不又把几百块钱哈了,算球。

镇上的集市除了山货还有许多猪牛羊小动物卖。猪牛羊多是买回去自己饲养,不是图了个自己吃肉喝奶就是梨地干活。小动物多是人买回去玩耍,一般的一只小狗也就要价十元八元,还个五元六元就可以买走。虽都是土狗但价钱还是叫我十分的动心,要是有地方我也买一个养养。今天在集市上就见一个人开了车以三元一个的价钱收了许多小狗,问他干什么?他告诉我:这都不知道,把这运到西安,该染色的染色,该烫毛的烫毛,收拾好了在东大街小寨那个不边个一百二百的。我突然想起了那些卖狗的,原来是这么回事。

引镇

去引镇的路上,看到了如此蓝的天 by @amnour

集市在镇南,镇北就是新建的长安火车站。在我的心中火车站一定是特别的繁华,为了去观光我还藏好了我身上仅有的几十元钱,不敢让小偷把我偷了。出了镇见有几座空旷的楼房,继续前行上了原越走越荒凉,别人告诉我五分钟的路怎么走不到了。遇见一个放羊的老汉,我问老汉:火车站在那?老汉疑惑的看着我,指了指我路过的那几座空旷的楼房:你不是从火车站走过来的吗?当我站到了这几栋基本已经废弃的楼房旁边的时,才知道火车站和火车站不一样。当铁路修到这里的时间,许多人以为有了车站就有了无数的客流,就有了好买卖。争先恐后的在这里征地盖楼,十几个大楼全部是按照商场设计的。现在火车是通了,但这里连一个小买卖都没有存活下来。这也许要引起我们的思考了,一个地方的发展不是一句话,也不是一个项目就可以转变的。就如引驾回从繁华到今天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想从今天到繁华也不是一会半会的问题。

从引镇往南便是大峪口。往里就是嘉五台,为唐玄宗李隆基避暑的地方。风景好,山也险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同治元年太平就是出大峪口,在三兆大败清军而后才占领的渭南。而太平军的指挥部一直就设在引镇,我租住的那一间房据说就是太平天国豫王陈得才住过的,不知是真是假。同治三年太平军再次来到了这里。与清军激战与大兆一带。1935年红25军出大峪口到在引镇,传李先念还在十字口买了两个肉夹馍吃了。年代久远具体吃的是那一家,现在已不可以考了。

我向来不喜欢旅游,因为旅游的地方都是要买门票的。嘉五台便是这样,虽现在居住于引镇我也没有去。但大峪的风景到是美美的五一旅游了一番。那天朋友骑摩托带我就上了山,过大峪水库进山三里掏出手机看便已没有了信号。山高林密,没有了城市的喧嚣,耳边只有哗哗的水声,人的心静了下来,彻底的静了下来。我不再想今天铺子里到底卖了多少钱,是赚了还是赔了,明天的买卖该怎么去做。在一个叫七里庙只有三家人的小村庄,去了朋友一个学生家里,学生的家在小山坡上,门前就是小河,听着水声拉着家常。我恍惚已经到了世外桃源。旅游不就是放松吗?我在五一每个旅游区都是人看人的时候,能到这样一个地方放松才是真正的旅游。如果有一天,我能有一定的钱,让我不在天天为了生活在奔波的时侯,我就到这里来住。不是住,是隐居,如果这算是隐居的话。

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特色,我想引镇最有特色的恐怕就算是冻肉了吧。我这人嘴谗,到了那里都要寻摸有什么好吃的。几年前就知道引镇的冻肉好,号称名镇西安。第一次吃是在灞桥一朋友的婚礼上,坐到席上有一吃客羡慕的说:你看人家这席面,腊牛肉用的是辇止坡老童家,冻冻肉用的是引镇老倪家的。羡慕之情难已表达,我就纳闷了,不就是猪皮熬的冻冻肉吗?是西安人谁没吃过,谁家不会作。当我夹了一片到嘴里一尝,就是不一样。那种香不是文字可以表达的。两片下肚在看盘子里已经没有了,是席上吃的最快的一个菜。从那以后就就留意了起来,发现西安讲究一点的人家过事,过年都已用引镇的冻肉为荣。

此次到了引镇跟本地人一谝,原来这小小的冻冻肉还真的不一般。传说唐昭宗皇帝在这里避难的时间很是艰苦,随行的大臣有三万多人,因为没有什么吃的有一万人都饿死了。虽然饿死了那么多人,但还是要保证皇帝的饮食。吃到最后已经没有了肉什么的可吃,一个御橱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办法,用以往吃剩下的猪皮精心的熬制成了冻冻肉,由于御橱手艺高超,深得皇帝喜爱。从此就有了冻肉,所以说冻肉是唐朝发明的。引镇有多家制作冻肉的,尤其已老倪家为最好,据说皇帝当时租的是老倪的家房住的原因。所以老倪家得了真传。

这也许是传说,也许是那个无聊的人编出来的。我不相信,但冻肉好那是真的。引镇的冻肉不光是猪皮,里边用的有猪蹄有猪头肉,加多种调料精致而成。熬好的冻肉是“色如琥珀通透亮,筷夹不断两头晃,入口胃肠香气荡,吃过三年久不忘”。东西好了价钱就贵,一斤就是八个元,一保鲜盒就是五斤,不零卖一盒就是四十块。说是五斤,冻肉重,也就最多切三盘子,算起来比腊牛肉都贵。虽然贵但买的人还多,冬天每天早上车停慢,都是西安开车来的。来的晚了还没有了。

咱人穷,没有车,所以也没有专门来买过。每每坐席如果遇见了是引镇老倪家的冻肉,就赶紧多操两筷子。但数量有限,以老也没有好好的过过一回隐。终于有机会到了引镇,而且还住了下来,这下可以过隐了。来了没有三天就专门去了。过了牌楼不远就是老倪家大大的招牌“泥娃娃冻肉”,瞄了半天,没有开门。心想咱是不是来的晚了,人家卖完了。第二天起早,八点就去了。一看门是开了,没见摆冻肉,只见倪家老大在门口喝茶。上前搭话:“哥,今没有冻肉”,“没有”“那为啥没有”“不为啥,心情不好”我说:“心情不好,咱不能跟钱过不去呀,买卖还是要做的呀”倪老大说:“这你就不明白了,世上万物皆有灵性,你要办任何事情必须要全力以赴,你的精神贯穿到他的精神里去,这个东西就有了灵性,有了灵性的东西才是好东西,我心情不好做出的冻肉就没有灵性,你吃了就不好吃,所以我就不做了。做个冻冻肉还有这讲究,我就不明白了。就问:”哥你什么时间心情好“”我什么时间心情好,不一定,你要是真心想吃,你就等吧,估计也得个三个月半年的“。

回来的路上一直在想咱的点真背,想吃过冻肉才还遇见了老板心情不好。回到家就把这事给我的房东学了。房东哈哈大笑:“你真是的,人家逗你那,那还不知道”。原来做冻肉是讲究季节的,冬天做的最好,夏天天气热冻不住,冻住的全部是搭了胶的。看来我吃冻肉的愿望还要等到冻天了,也不知我在这里能住到冬天吗?

认真的去看,每个地方都是一本书,有许多的知识和趣味。我现在在引镇,引驾回,西安城南引驾回,我每天走在这个小镇的街道上,我在看,我在把它当成一本书去看。他也挺有意思。

《西安城南引驾回》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少陵原:农耕文明渐消失
御宿川:上林苑的一个点
长安韦曲
消失的周陵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