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子戏子痞子》:半途露陷

@ 四月 4, 2013

美特斯邦威,不走寻常路。

管虎拍电影,像是在为美特斯邦威代言,无时不刻地实践着美特斯邦威的企业文化。不知道的还以为美特斯邦威开创了新模式——用拍电影的长度和手法来拍广告。

当观众看惯了“正义凛然”的电影后,审美疲劳逐渐显现,每部电影都按照约定俗成的既定老路走下去,都沿袭蔚然成风的正经模板刻画着,以至于除了内容差异,基本所有电影都有棱有角,有模有样,相互之间没有太大分别。这就给了一些“鬼才”导演可乘之机,他们能够见缝插针,甭管成片如何,凭仗着与众不同的风格足够站住脚,分到庞大的内地票房一杯羹。

所谓“鬼才”,这个词语并没有通用的解释,是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通俗说法。不管怎样将它放入《辞海》中盖棺定论,有一条必须写入,“鬼才一定很有才”。此外,单个“鬼”字说明了“鬼才”的“才”特立独行,不循规蹈矩,不规行矩步。比较著名的“鬼才”导演如姜文、徐克、昆汀·塔伦蒂诺、蒂姆·波顿,他们的作品向来有一套自己的方针策略,剑走游龙,桀骜不驯,从而令观众感到新颖有趣。这其中有个人不得不提,管虎。

管虎的《斗牛》《杀生》《厨子戏子痞子》皆属此流,抽象、隐喻、费解,观众边看边当着丈二和尚,或看完后花点时间整理一下,或多看几遍,方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也有些观众可能根本看不懂,但觉得这种风格鹤立鸡群,便将此定义为“新鲜感”,用“荒诞悬疑、黑色幽默”标榜。其实,以管虎为代表的“鬼才”导演并非都走“荒诞悬疑、黑色幽默”的路数,他们的作品就像黄老邪睥睨世人拟定的礼法,不拘一格,偏要随心所欲,自由自在。管虎和姜文同为“鬼才”,两人风格截然不同,管虎打着乱中有序的牌。

露陷了

露陷了

《厨子戏子痞子》便是如此,叽叽咋咋,乱七八糟,感觉导演竟然不会控制场面,东一榔头西一棒,云里雾里一肩挑,实则将整齐的故事剪成碎片,然后丢到风中,任由吹拂。而在丢之前,已经控制了风吹的落定,只是节奏很快,废话不多,所以,观众懵懵懂懂,越看越跟不上节奏,越跟不上节奏越容易走神入睡。姜文的《太阳照常升起》正因如此,败走麦城,还引来《第10放映室》的毒舌,而昆汀·塔伦蒂诺的《低俗小说》方法雷同,可谓开山之祖,由于蜚声国际,却逃过咒骂,反倒力捧。这其中,评述人是否看懂尚不可知,由此可见,如《厨子戏子痞子》的手法是很冒险的,若碰上对味的评分老师,这篇作文便是高分,反之,作文也许不及格。

正当刘烨、黄渤、张涵予三大金马影帝飚戏正酣,率领观众观赏一部痞味十足的电影,争做痞子英雄时,败笔出现了——三男加一女并不是真的厨子、戏子、痞子、哑巴,他们是为了虎烈拉病毒演的一出戏。过早揭开真实身份,意味着前面多么“无赖”,多么“热闹”,多么“颠覆”,后面都是一样落俗。考虑到广电总局应上级要求,国家的中心精神,故事的结局一定是四人成功拯救中国人民,小日本的奸计无法得逞,并且谁也不会死的顶级配置。这么一来,前半部分的精心设计因为后半部分的按部就班而没有意义,“鬼才”导演的“鬼才风”仅仅完成一半。

《厨子戏子痞子》由于故事背景与一段沉重的历史关系甚密,不得不缩手缩脚,不能太过放纵。因此,《杀生》可以做完的工程,《厨子戏子痞子》只能做一半,与宣传政策的管制相存相依。那么,倘若管虎继续“鬼才”下去,就要先“鬼裁”,裁掉背景,架空历史,写独立的故事。想骂当下,务必隐喻,倘若明示,拖家带口,害了自己。不过,隐喻也要想清楚,隐得不够透彻,将与内地奖杯无缘。

“鬼才”导演是推动电影多元化的利器,做得好就你好我好大家好,做得不好就自刎江东谢父老。想要异乎寻常,首当其冲是“腹内藏经史,胸中隐甲兵”,中国人多得是这类聪明的仁兄,才华之外,关键要看有没有异乎寻常的勇气。

中国电影缺少的正是勇气。

《《厨子戏子痞子》:半途露陷》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生化危机》系列:噩梦一场
看见周星驰
在囧再囧太囧
《悲惨世界》:地狱通向天堂的奏鸣曲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