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战》很毒

@ 四月 10, 2013

《毒战》很毒,这个“毒”字一语双关,既代表整个故事是很毒的计划,又代表影片展现出特立独行的风格。

稍微熟知杜琪峰及银河映像的人,一看便知《毒战》走着杜氏电影的老路:正邪斗争、悬疑剧本、黑色结局、写意飚血、组团作案。即使《毒战》是杜琪峰首次北上合作的作品,融入了大量的内地元素,甚至需要符合内地市场的客观需求,但杜琪峰及银河映像的核心仍然持之以恒,永不“妥协”。

《毒战》虽为警匪片,却大逆警匪片之正道,走着汤姆·汉克斯主演的《猫鼠游戏》那种“邪道”——匪耍得警团团转,即邪恶智斗正义,但正义击败邪恶。由此,古天乐落魄的出场注定了他不可能是个小角儿,一定是个狠角儿。倘若古天乐的角色定义仅仅是个为戴罪立功而减轻刑罚的警方帮手,那后面的故事就不会是杜琪峰的悬疑风——不到最后,无法知道结局。

于是,古天乐从示弱、参战到透露七人团伙,每一步他都是为了寻找到本属于他的窠臼,然后跟着回家,这样他即可逍遥法外,实现了他的初衷——不死。不过,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不管用何种手段,邪恶最终必须消灭得无影无踪,哪怕是玉石俱焚也在所不惜,因为正义一方的目的达到了,剿杀邪恶。所以,警方全部罹难,古天乐扮演的恶人却也不能奸计得逞,看上去输得有点荒唐,然而,孙红雷的手段在陈木胜执导的《男儿本色》里被应用过,至少证明了此法的可行性,同时让不该死的全牺牲,颇有壮烈之感。

人心比毒更可怕

人心比毒更可怕

结尾的枪战是《PTU》和《非常突然》的融合,连一枪一顿的节奏都一样,而一枪一顿恰巧是古天乐“操控”警方的方法,以阶段性胜利为目标,圆满之后立刻下一招,每一阶段累加到一起,即是终极需求。有点马斯洛层次需求理论的感觉,更像是吴楚之战中使用的游击战。“游军之形,乍动乍静,避实击虚,视赢挠盛,结陈趋地,断绕四经”,只是古天乐棋差一招,满盘皆输,这又正好印证了高手过招的成败关键,每招都不能输。因此,《毒战》中的毒是线索,警匪大战是关键,匪用智赢了一大半,输在最后毫厘,警一大半没有智,靠斗志赢了粉末之间,胜负的道理出于武学或者说佛理,时机不到,因缘不生,因不受缘,有缘无份,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即是如此。

由于《毒战》讲的是毒,观众很容易将它与《门徒》比较。这种比法是不合适的,《毒战》重点在战,《门徒》重点在吸毒者与贩毒者的千丝万缕的关系,尽管都有警匪对立,可终究不属一类。

《毒战》的真实性毋庸置疑,有缉毒女警在观赏过程中感动落泪。但是,《毒战》也有明显的硬伤。大批内地演员的运用使该片沦为弹奏着香港警匪片的旋律,夹杂着内地环境的布景、两岸演员的不同气质,又硬生生地捏在一起的不自在。宛若一曲“勉强的爱情不甜蜜”的苦痛呻吟,看着好不协调。北上的好处是能够扩大视野,拍摄实地有更多的选择,投资金不必担心,电影也容易在内地有亲和力,坏处是演员们与生俱来的精气神八字不合,并非演技的问题,用几个还不错,用一堆破坏了韵味。

总的来说,《毒战》在杜琪峰及银河映像团队共同献计献策的基础上,合体了几部电影,作为北上的叩门钥匙,杜琪峰的诚意天公可见。若论效果,《毒战》不如《夺命金》,或许杜琪峰另一部作品,5月上映的《盲探》会更好!

《《毒战》很毒》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厨子戏子痞子》:半途露陷
《生化危机》系列:噩梦一场
看见周星驰
在囧再囧太囧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