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漫画生涯

@ 四月 10, 2013

原文首发于《幸福的纸片生活》,感谢作者“纳兰”的原创分享】

昨晚,因为纪念梦开始的地方,而和球总谈到了西安的一个瘸子。

西安的瘸子,在大学南路上,摆着一个小小的书摊。这样的书摊,曾经到处可见,大部分的配置都是一张钢丝床摊开,然后上面摆满了书。这样的景象想来不止西安,甚至北京和其它城市在当年也很多见,但是如今,这能停留在回忆里面了。

瘸子的印象深刻,来自于他卖的都是漫画。

所以昨天和球总说,我们一起来写一个回忆吧,回忆曾经和买漫画相关的事情,看看能不能发起大家,一起来补完这个回忆,让我们一起看看天南海北的纸片党,究竟是怎么进入我们自己的漫画道的。

球总手快,很快就写好了,洋洋洒洒的一大篇,看的我汗颜…小时候我是个很奇怪的人,固执的在自己的小圈子里面,除了踢球和泡妞,其它时候都不愿意离开自己圈子之外。想来这可能是交大一贯的教育方针,突出我们和其它学校的不同,从你妹的幼儿园就开始。后来了解了一些,西安几个比较不错的学校,例如交大系列(交大幼儿园、小学、附中)和西工大系列都如此,现在看来这种教育方式真是荒谬。

说个题外话,朋友在西工大附中,父亲应聘上美国麻省理工的教授,带着全家依据美国前,去西工大附中办理退学手续。当校长了解到要去的是美国麻省理工的时候,竟然脱口而出:麻省理工,比我们西工大好吗?可见自大和无知到了何等地步,但是当时,确实培养了我们那种自大的特性。

因为这种特性,所以我不像球总那样,参加了各种社团。我们的漫画,一直停留在自己的圈子,我们在学校做过板报,出过报纸,也曾经画过连载,但是最后,这些都放弃了…

好吧,原谅我回忆的盒子打开之后,有一点不想收住,如果谈起漫画,谁都会有一个长长的回忆史,肯定会写个10篇8篇才会过瘾,但是我的主题既然是放在买书,还是回收一下比较好吧。

我相信我们这一代人,最初对漫画的接触,都是从小儿书开始。

小儿书,也叫连环画,是我们能接触到的最早的漫画实体,到目前依然坚强的存在着,而许多我们小时候买过并且随手抛弃了的小儿书,已经被炒到了天价。在小的时候,小儿书的多少,是孩子之间谁能成为老大的象征。当然,在某一个圈子或者某一个区域里面,总会有一两个小儿书非常多的老大,他们偶尔会联手交换看书,扩大自己的阅读量和被羡慕度。

我很幸运,有一个很爱买书和藏书的老爸,所以我的小儿书生涯,其实可以追溯到我出生之前。如果能用小儿书代表财富的话,我想我是一个标准的富二代,含着金钥匙出生。这就是为什么我有60/套的三国演义,这套书,现在价值上万了吧?当然,我有两套!是的,你没看错,我有两套,一套是60的,还有一套是48+12的。

后来我大概所有的压岁钱,都买了小儿书。我不喜欢放炮,所以春节没有了其它孩子要买炮的花销。这点让老爸很欣喜,所以他把买炮的预算加了一些给我买小儿书。那个时候,正规的书店很多,小儿书也很容易买,基本上任何一个书店都可以买到,也没有盗版的存在,所以也不用担心什么。

我现在保留的小儿书里面,和日本漫画相关的,可能就剩下了铁臂阿童木和森林大帝了。这是我最初对日本漫画的记忆。

日本漫画

对于小儿书,还有一个插曲,当年有很多租书的,一个小板凳,几分钱,就可以看一个下午。这是我最初的扫雷。

后来偶尔有了1拼1的漫画形式出版的真正漫画,比如怪物Q太郎、银河铁道999等。那个年代,已经进入了我的小学时代,一些民营的售卖机构已经开始了,伴随着漫画出来的,还有玩具、绿色小兵人、贴纸等等。我记得最初我走遍西安,为的就是买一些贴纸和漫画,那个时候,日本已经开始连载了龙珠,在贴纸上面,已经印着后来到了90年代,我才能认识的小悟空等形象。

那个时候买这些东西,是很危险的。所谓危险,不是来自于父母。而是卖这些的地方,有很多泼皮(西安叫闲(读han)皮),我曾经被打劫过很多次,很多刚买的贴纸和小兵人都打劫,只能一路哭着回家。后来有一次发狠,和闲皮打了一架,自此明白什么是怂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在之后,日本漫画最重要的冲击到来了。没错,七龙珠和圣斗士拉开着这样的序幕。而漫画的购买方式,也从书店转移到了报刊亭或者书摊。

其实在早期,报刊亭和书摊的区别并不是很大。那个时候的报刊亭,不像现在有一个单独并且形象统一的亭子,很多时候和书摊没有区别。在漫画大行其道的时候,基本上所有的书摊大部分的书都是漫画和武侠。

那个时候,最初接触到的漫画,除了圣斗士和七龙珠之外,还有北斗神拳。是的,你没看错,是北斗神拳,但是换了一个名字,也换了一个作者,以4本还是6本16K的方式出版的…只到了打败阿辛为止。

后来的日子,是在深圳蛇口渡过的,在这里,接触到了最早的漫画书店,看到了许多以后脍炙人口的漫画,比如城市猎人,那个时候买的港版里面已经叫孟波了,时间大概是90年。当时里面色色的画风,让刚青春懵懂的我,一直把其当做黄书,哈哈。

再回到西安之后,就是在各种书摊买书的过程。慢慢的,卖漫画的越来越少,也越来越难找了。球总提到的东六路,是西安一条专门批发图书的街道,我从来没有在那里找到漫画。所以大部分的书,都是在那个知名的瘸子那里购买。

再后来,来到了北京。发现北京的漫画更是难找。还好北新桥著名的文采书店,当时正值鼎盛,几张钢丝床摊开,上面满是漫画。龙羿原创当时还活着,里面供奉着大部分我当时根本买不起的画集。

那个时候的我,也早已经接触了网络。也通过各地的朋友,帮我购买一些漫画,比如盗版的龙之谜等等,但是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我的乐趣是收集DVD,而非漫画,我去的最多的,是Go坛而不是漫游。

有意思的是,我第一套正版漫画,或者用港台版漫画,不是购自网上,而是来自电玩巴士,在中关村的电玩巴士里面,除了游戏在卖,还在卖港版的漫画。我入了一套缺两本的猎人,到现在,那家店还缺我两本(因为我付钱了),可是终于有一天,他们带着永远缺的那两本,消失了。所以我对电玩巴士到现在都痛恨无比。

再后来就和大家一样,我认识了冬菜、认识了漫步、认识了克总,最重要的是加入了纸片党这个全国最大的挖坑组织,进入了无数的大坑…

写到这里,我想说网络真好,因为网络,我能买到这么多以前不能买到的东西,但是我依然深深怀念,当年瘸子那样的存在,可惜这样的存在,已经消失了…

这就是我的漫画之道,更贴切的说是漫画购买之道。

《我的漫画生涯》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食梦者》:追梦人的共鸣
雪夜的传说
[IN乐评特辑]日本挺住!
短书评:退步原来是向前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