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春明门

@ 四月 11, 2013

【感谢“随风海鸥”的原创投稿,曾撰文《悼南关》。】

西安是一个在文化建设方面有着先天优势的城市,仅是修建地铁2号线时,全线共发现超过140座古墓,更不用提地铁行经的地段有多少历史建筑、悠久的地名了,这些都是其他城市难以望其项背的。因此西安的地铁站从开始就不是随随便便起名的,无论是龙首原还是凤栖原,都能从中挖掘到文化价值,只要提起这个站名,就有很多故事可以讲。

2012年,西安地铁3号线全面开工。延兴门、延平门、大雁塔、青龙寺…这些站名无不诗情画意,可在这些各具特色的站名中,有一个很扎眼的站名——咸宁路站。

根据西安城市快速轨道交通规划方案(2012-2017),咸宁路站为地铁3号线和6号线的换乘车站,位于咸宁路和东二环(金花路)两条主干道的交叉口,沿东二环南北敷设的3号线和沿咸宁路东西敷设的6号线,在此十字交叉换乘。

作为城南重要的主干道,咸宁路是一条7.5公里长的东西干道。从纺织城出发的地铁6号线,将敷设咸宁路全线。

作为3、6号的换乘站,咸宁路站的命名明显不合适。

地铁二号线上的开远门站、通化门站因为与沣惠路、金花路交叉,论证之后认为叫沣惠路、金花路不合适,专门改成了通化门站、开远门站。那么咸宁路作为3号线交叉口、6号线沿全路而过的站名,就更是万分不合适了。

况且,此处还是知名度远胜开远门、通化门,甚至延平门、延兴门的唐长安城正东门——春明门所在地。

古人认为东方主春,春乃四季之首,主宰万物滋生,唐代遂以“春明”二字作为大唐长安东大门的名字。因为春明门名气颇高,后世就借用“春明门”来借指京城。明代李东阳《木斋先生将登舟以诗见寄次韵》中曾说:“极目春明门外路,扁舟明日定天津。”

考虑到市政府的每一项决策都是经过充分论证的,在此我们论证一下此站叫“春明门”的合理性。首先通过对比看车站与春明门的位置关系:

  1. 1号线开远门站与唐长安城开远门(相去450米);
  2. 1/3号线通化门站与唐长安城通化门(相去350米);
  3. 3号线延兴门站与唐长安城延兴门遗址(相去1400米);
  4. 3号线延平门站与唐长安城延平门遗址(相去800米)。

可以看到,以上城门与车站最远相去1400米,最近也相去350米,即使安远门站距离北门(安远门)的距离都达到了510米,而春明门距离“咸宁路”站呢?只有340米。

几个车站和城门位置,没有完全重合,多少都有一些偏移。作为车站命名,而非考古定位,这种几百米的偏移,无可厚非。重要的是通过车站留住了历史。对于“咸宁路”站来说,该站已经位于春明门地界范围内了,换言之,春明门已经完全够资格作为该站所在地的地名了。

春明门

有人说,“咸宁路”站也许是纪念在民国时撤销的咸宁县,且不说一条路能纪念一个县的理由很牵强,且不论一个车站名不是依地名而是为了“纪念”某个占地上千平方公里的行政区是否合适,单论“咸宁”这个县名,早就有咸宁东路、咸宁西路、咸宁学巷这些地方去传承了。

而春明门所承载的历史,是关中八景“灞柳风雪”的风华绝代。文人墨客东去洛阳、下扬州,无一不是从春明门出发,出去不远便将涉浐水、过灞桥,农历三月折柳送别,柳絮漫天,才有了“灞柳风雪”的佳话。

作为东大门的春明门见证了唐宋时几乎所有重要的历史事件:

  • 唐代初年,李渊自春明门攻入长安城,建立了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唐朝;唐玄宗与杨贵妃所住的兴庆宫就位于兴庆宫北侧,出春明、到华清的爱情佳话在此上演;安史之乱,安禄山叛军从春明门攻入长安。
  •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遍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唐末,黄巢进春明门后写就的这首诗,预示着长安城极大的劫难。唐末,无数百姓被朱温强令东出春明门,流离失所。
  • 南宋初期,宋军曾经攻下被金军占领许久的陕南,陆游欣然登上秦岭,望着大有被收复之势的长安城写下“灞桥烟柳,曲江池馆,应待人来”的词句。可惜时不待人,词人临死也未见九州归一,在写下“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后含恨离世。

以上的一切,不仅是死去的历史,更是中国人难忘的往事。

有人说,“春明门”已经殁去千年,已经没有必要再去保护、再去传承。正是这种“毁灭后一劳永逸”的思想,才造成了大量文物被毁坏的悲剧。纵然春明门已经损毁千年,可一座车站的命名,也必将唤起人们的关注。

朱雀大街的更名就是一个例子。80年代之前朱雀大街叫做“子午路”,正是因为朱雀门的保护工程与明德门遗址的发现,让这条路得以回归本名。从此以后,当我在历史书上读到唐长安城的朱雀大街时,一种城市自豪感油然而生。

复兴长安城的文化、格局、地名并不是活在过去,而是面向未来的最好方式。新建的所谓“开皇大道”、“贞观广场”、“开元中心”在这座古城中不断出现,现成的古代遗产却又丢在一边 ,这未免也太不负责任了。

我在广州生活多年,广州地铁1号线在1997年通车时,因为当时字库的原因,将“西塱”站写作了“西朗”。在后来长达十六年的时间之内,无数广州市民每年都在推动政府更名。当西安地铁3号线通车之后,咸宁路站的问题会被人们发现,并引以为遗憾,就像如今的纬一街站一样。到了那个时候再进行更名,成本将是非常可观的。趁现在3号线列车还未招标、车站装修设计都还未开始,趁着一切还来得及的时候,改吧。

2015年,地铁3号线通车当年,正好是唐长安城被朱温毁灭1111周年的日子。我只希望,在那时,唐长安城能够以另一种形式存在于人们心中;我只希望,过了若干年后,当我带着孩子乘坐地铁在这座车站下车时,能够自豪地对孩子说:“这座车站叫做春明门,她是长安城的东大门。”

被遗忘的春明门 二维码相关阅读
一张老地图
访汉长安遗址
西安的文化记忆
古城大树生活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