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会做梦吗?

@ 四月 12, 2013

原文首发于《花间半壶酒》,感谢作者“时雨”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喀什牛羊巴扎之行》】

机器人会梦到电子羊吗?这是个疯狂的问题,您一定会这么认为,接着否定的答案从脑袋的某个角落里蹦跶出来。但是,这个疯狂的问题正在逐渐看上去没有那么疯了,至少没有数十年前那么疯了。机器人越造越复杂,正在渗透到我们的生活中。

如果只把机器人的讨论局限于人形机器人,那机器人的范围可能太狭隘了些,况且能讨论的东西也不多(有个恐怖谷理论可以看看)。但如果把机器人的概念扩大,那么能够讨论的问题就很多了,比如美国人热衷于讨论的无人机的道德与法律问题。但如果面馆里自动削面设备都可以叫做机器人(809期之9927期之7),那还有什么电子设备不是机器人呢?刀削面机器人模仿的人类手的动作,算作机器人;自动充电的吸尘器模仿了人类清扫的行动,算作机器人;iPhone模仿了人类交流、记忆的功能,难道也要算机器人?或许机器人的内涵与外延根本就没那么重要。

如果刀削面机器人的削面刀不知道什么原因飞出去,砍伤了顾客,谁需要承担责任?简单的侵权责任法、产品质量责任就能够解决问题。iPhone如果因为缺陷导致通讯录被泄露,那么同样也是已有的民法理论就可以胜任。真正需要界定的,只是人工智能机器人(AI),而非普通的工业机器人。

电子羊

人类对人工智能机器人似乎没有理由不感到恐惧,尤其在“深蓝”击败卡斯巴罗夫以及沃森击败人类对手赢得“危险边缘”游戏后,更有理由恐惧。无论是《银翼杀手》、《攻壳机动队》、《鹰眼》,还是《黑客帝国》,或者是更早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定律”,以及“弗兰克斯坦”,都存在对人工智能的恐惧。就像父母对孩子超越自己、忤逆自己(可能性)的恐惧,同理,如果人类能看得开些,或许更应该感到欣慰。

单就机器人的英文单词robot来讲,是由捷克作家Karel Capek根据捷克语中的robota一词创造,robota在捷克语里面的意思是奴隶。在Karel Capek笔下,robot是类似于人的机器,是只知埋头干活、任人支配的奴隶。从robot一词创造开始,人类就没有放弃过控制机器人的欲望。

对机器人的控制,更加详尽得被表述于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定律”中:

  • 第一法则: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袖手旁观坐视人类受到伤害;
  • 第二法则:除非违背第一法则,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
  • 第三法则:在不违背第一及第二法则下,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

当然这三定律不是完美无缺的,在文艺作品中被绕过不是一次两次了。新的法则被想出来,也一定会继续被找到破解的方法,这种猫鼠游戏似乎还是要玩上一段时间。 编写的人工智能计算机代码,和我们的DNA似乎会有些许相似之处,在理查德·道金斯的《自私的基因》一书中,有过这样的表述:

基因也控制它们的生存机器的行为,但不是象直接用手指牵动木偶那样,而是象计算机的程序编制员一样通过间接的途径。基因所能做到的也只限于事先的部署,以后生存机器在独立操作时它们只能袖手旁观。

就像是电影《侏罗纪公园》(第一部)里所言:“生命总会找到出路。”人工智能也是,没有什么定律能够约束它们。

编者注:《机器人会梦到电子羊吗》系电影《银翼杀手》原著的名字。
机器人会做梦吗? 二维码相关阅读
三体世界历史年表
《星船伞兵》中幻想的法律
《冰与火之歌》中幻想的法律
变形金刚的先遣部队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