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572期]环保要靠吹

@ 四月 12,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3年4月12日。1946年的今天,陈公博因通谋敌国罪被处决。陈公博是汪精卫的继承人,汪死后代理南京国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长。陈公博的经历很复杂,他最早曾加入过中共,后来因支持陈炯明退党,最后又加入国民党,他对汪精卫的投日最初是有所保留的,最后却选择追随汪。下面我们回到西安——

[1]烈士之后

陕西按照老规定批准6位国民党抗战军人为烈士(1570期之4),从他们牺牲的1939年到现在的2013年,整整74年了。而1938年在徐州会战中殉国的国民革命军陆军第40军少将旅长朱家麟,大概比他们稍微好上一点儿,1988年就拿到了陕西省政府颁发的革命烈士证,即使这烈士证是经过他的家人艰难取证的。

就算那么早拿到烈士证,朱家麟的家人也没得到什么好处,他的遗孀在汉中以红苕叶稀饭度日,最后患上肺癌在贫困中死去。他的儿女子孙因为他的关系,不能入党,不能提干,生活清苦,甚至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对朱家麟的名字讳莫如深。

朱家麟
(via:@小浣熊66)

理想主义者喜欢说历史的真相不会被掩盖,而事实是历史真相的挖掘是越来越难了。当年朱家麟的家人为他申请烈士证书,得到的答复是有目击证人证实“牺牲于抗日战场”才行。幸亏1988年还不算太晚,朱家人也幸运,找到了当年曾参加战役的朱家麟旅的特务营营长田玉峰,田玉峰当时已退休,手写了千字证明…时间隔得越久,存世的目击者就越来越少,能被挖掘出来的真相就越来越少,最近这6位国民党抗战军人能被确定为烈士,恐怕背后有着不少人的努力,这是另一个故事了。

[2]妻顶夫班

榆林子洲最近出了一件奇事。子洲县何家集镇镇干部加建平自2008年后一直脱岗,据说做生意去了,其公职由妻子徐芸芸顶替,每月工资亦由徐芸芸代领。这还不是最神奇的,最神奇的是,妻顶夫工是当时镇政府全体领导干部会议研究同意的。而且在徐芸芸代班4年半后的今天,一些镇干部认为徐芸芸认真能干,比加建平强多了。

徐芸芸在顶班前是民办教师,而何家集镇镇长王光胜表示当时会同意顶班,是因为当时驻村干部短缺。当然啦,这件事之所以能被写进今天的e报,也是因为被人爆料啦。据《华商报》报道,子洲县纪委已查清事件详情,即将对相关责任人作出处理。

顶班这事在七八十年代很常见的,在当时的国企中非常流行,因为那时市场经济不景气,工作不好找,不少国企工人为了让儿女有个好工作,往往办理内退病退啥的,让孩子顶替自己去上班。后来这股风刮到了政府机关,没什么权力的机关职员也会为了孩子的工作搞上这么一出。不过妻子顶替丈夫的班,还是很少见的。不管怎么说,总比那些不上岗干领工资的强,建议子洲县纪委对这种行为进行表扬~

[3]出租车可能要罢工

罢工倡议

4月11日,@lena酱-在出租车看到了上面这张呼吁出租车五一罢工的倡议书,@lena酱-估计届时会有三分之一的出租车拒绝营运。这条微博很快就遭到了删除。倡议书上的要求其实是冲着2012年出台的关于出租车经营权意见来的。

根据2012年的意见,出租车公司向8000多公户车经营者收取的管理费,由每月每车1000元左右上涨到5600元至8800元不等(这就是之前我们说的份子钱,1487期之3),猛增了五六倍;还规定私户车不能过户。2013年3月西安市又出台了一个出租车经营权的意见(1534期之7),再次强调出租车要公司化经营,不再向外大包,断了私户车的过户念头,并把份子钱从8800元降到了8000元。

2008年华商网调查了西安出租车罢工的可能性,当时的答案是不可能,因为当时出租车公司每月收取的管理费“私户”为100-280元之间,“公户”则在500—680元之间,而且的哥们又拥有车的所有权,对他们来说,只要勤快一些,是可以做到旱涝保收的。但如今公户每月要交的钱涨了五六倍,私户交的钱虽少,但到期又不能续,一旦交回就变成公户了。简言之,届时公户会一统西安出租车天下,每月交8000多元管理费,出租车公司收钱收到手软,你们说,现在的西安出租车会不会罢工呢?

[4]傻逼新闻

来欣赏一下《华商报》本月最傻逼新闻:网传西安、咸阳要合并为西京市,《华商报》查询发现消息来自2012年网友“凌云壮志”的博文,找“凌云壮志”没回应,问省民政厅,证实消息为谣传。

身为大陕西地区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华商报》用这条新闻将自己的智商拉到了与傻逼一样的水平上。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咸阳都不可能并入西安,如同月经谣言西安会被直辖市一样,陕西目前就西安一枝独秀,咸阳虽然比西安差,但比很多地方也好多了,陕西省是绝对不可能把咸阳并入西安,壮大西安实力的,这跟咸阳是不是古都、名字是不是由来已久没有关系,这是政治问题。

[5]环保要靠吹

西安想消除雾霾,只能靠风(1530期之5),据《经济观察报》报道,西安准备把这个办法发扬光大,计划的核心是通过构筑生态隔离带,形成若干由城市外部延伸入城市的“风道”,让更多的自然风在城市流动。主持此项工作的西安市规划局局长惠西鲁称,相关规划已经上报市政府,并有望在近日得到批复。

这个计划很有点儿科技含量,@馍娃举出了深圳和香港在这方面的努力:“深圳建设之初就留下了三个风道,把海上的新鲜空气吹到北部,香港城市大学甚至有专门研究城市热岛效应的课题组。”但@星辰0112认为太迟了,没法实现,他说:“按西安的地势,这是不可能实现的,除非把西北方向到东南方向的高楼全拆掉,但这是不可能的。”

既然自然风不能实现,那就人工风吧,@猪老八建议造一些大型手摇式鼓风机,绕着城墙摆一圈,全市人民轮流上去摇,实在闲的没事的人就用嘴吹。这个建议很好,希望西安规划局能采纳之。

[6]盖棺论定

时隔半年之后,国家安监总局公布了导致表哥杨达才下台的延安特大车祸(1343期之史上今日1344期1347期之11348期之51372期之1)的调查报告,报告称事故主因为司机疲劳驾驶,将车祸认定为一起生产安全责任事故,河南、内蒙古、陕西3省26名官员因此被问责。死了36个人,处分了26名官员,即使是这样大的事,在表述上依然要用上“杨达才”来做定语,否则很多人都想不起来有这回事了。

[7]欺上

4月12日,有匿名人士投稿【西安e报(微博版)】:莲湖区庙后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搞一次活动,中途更换好几个横幅,然后拍照,意味着举办了好几次这种活动。投稿人评论道:现在的部门做事都是做给上级领导看的,一点不务实。

投稿人不知道的是,这样做不仅能完成任务,突出业绩,而且还能申请或者报销很多次活动经费,全国上上下下都是这么搞的。

[8]瞒下

上条展示的是欺上,这条是瞒下。@姐姐胆子真大投稿称:“西京社区抓狗,没证的没年检的都抓,俺娘听说狗被逮走就关进养狗基地,一些被卖掉,卖不掉的送动物园喂老虎,于是给狗办了年检,打了芯片。俺娘问打了芯片万一丢了是不是就能找到,回答找不到,再问不打芯片行不,回答不行。最后交了420块,含限养费300元、保险费50元、打针费70元,没收据,打针抱狗走人。”

投稿中除了没有收据之外,还有另外两个亮点:

  1. 必须打芯片,不打不行。实际上芯片现在并未要求必须植入,目前的规定是自愿。
  2. 打了芯片,狗丢了也找不到。既然这样的话,还打芯片干啥呢?

[9]不如不解释

配料说明

4月12日早上,@k一orchid一k去买早餐,因为人多,就买了梅干菜自己夹,吃的时候看了下配料说明,上面有这么一句“可能含有甲壳类、软体类动物类制品”,瞬间就凌乱了。@k一orchid一k说:“…什么叫做甲壳类、软体类动物?我吃的是梅干菜啊。”

当天下午,西安古都放心早餐工程有限公司行政主管马丽佳通过《第一新闻》回应说:“甲壳类和软体动物类是水产品的一种,像甲壳类应该是虾和蟹类,贝类属于软体类动物,我们这个产品它是梅菜肉酱,肉质里含有水产品,营养还是比较丰富的,市民朋友可以放心使用。 ”

如果你经常看食品配料说明,就会发现这种类型的话很常见,而且出现的多是过敏源,这是按照规定必须标注的,图上的这种话意在提醒对海鲜过敏的人。这位放心早餐的主管解释的牛头不对马嘴,反而叫人不放心了…

[10]纪念

这是“ellen9038”在相机里翻出来的一年前的视频,两位同学正在为西安外国语大学的毕业晚会彩排拉丁伦巴《未完成的故事》,她说:“此视频纪念我逝去的美好大学时光,也谨此怀念我在西安快乐拉丁的四年。”

[西安e报:1572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11期]真真假假
[西安e报:476期]谁的生活更美好
[西安e报:841期]每个人都是弱势群体
[西安e报:1207期]互粉个友好城市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