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兴教寺风波有感

@ 四月 13, 2013

兴教寺的拆迁闹了几日了(西安e报:1570期之1、2、31571期之2),整个事件的脉络基本清晰,各方观点也都摆明。兴教寺事件除去唐僧的名气和申遗的大旗外和红色大地的所有强拆并无本质区别。但也正因为这两点兴教寺聚集了全国的目光,借着这个光我也来八一八。

先从支持拆迁派说起吧,长安区宗教局(这个名字本身就很滑稽)的张局长在ccav上庄严宣布:根据相关法律只有三个舍利塔是保护文物,而文物周围三十米不能有建筑,且文物周围新建所有建筑都要审批,兴教寺都没去报批过,所以这些建筑是违法的,违法就该拆除。

然后是申遗专家扯出一面光辉的大旗,丝绸之路是几个国家联合申报的,是很牛逼的大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遗址有标准,僧人们的违法建筑不符合国际标准,必须拆除,否则就是阻碍了国际大事。

最后是一个貌似中立的人大教授王文实际考察得出结论(《对话:兴教寺的中国式纠结》),当地人民正在盼星星盼月亮的祈求拆迁改造。希望兴教寺成为一个旅游热点吸引无数的海内外游客,这样他们就可以靠开黑店卖假玉发家致富了,当地经济就可以振兴了。现在当地政府应该再聪明一点,发现僧人和民众并不是完全团结,做好收买僧人工作和安抚微博舆论,摆平各方利益就可以安心做生意了。在这类人眼里,一切都是生意,唐僧的舍利只是个买点,如果只讲挣钱,兴教寺改名叫性交寺估计效果会更好。

综上,支持派的观点总结起来就是:拆迁改造是为了申请世界文化遗产,申遗就能让兴教寺出名,出了名就能让政府挣钱,当地居民也能挣钱,gdp也就上去了,兴教寺周围更加金碧辉煌了,地方乃至中国政府都更有面子了,僧人们无非换个地方吃饭睡觉,且这一切都合理合法,有何不可呢?。

截至目前,传统媒体几乎没有反对申遗的声音出现。那么就请大家阅读一下西安本地媒体人江雪的微博集《兴教寺风波:不能再容忍长安沦落》,他能基本解释清楚僧人为什么不愿意离开寺院。其实别说是僧人,就是猫猫狗狗也不喜欢离开自己的窝。为什么政府只要扯出“发展经济”“美化环境”“申遗”“为了大局”“补偿到位”这类破旗就可以毫无廉耻的剥夺别人最重要的家呢?这没有逻辑啊!江雪说:“公民社会建设,要有利益的博弈,要有对权力的制衡。”现在中国包括宗教在内的一切社会组织都没有权力,所有权力归于伟光正。

在西方社会里,自古以来宗教对政权都有极大的制衡作用,是君、民之外的第三种力量。这让西方的普通人不会感恩统治者,忠于神而不做某个国王的奴隶,历史上天主教和国王们都干过不少坏事,可两个坏蛋互相监督总比一个坏蛋天下无敌的好。直到今天,天主教等在西方依然是强大的政治势力,对社会方方面面产生巨大影响,是每一个政府都要忌惮的力量。

兴教寺

by  @圣浮里亞的陽光沒有悲傷

显然万能的上帝比万能的政府靠谱,万能的神并不会出来指手划脚侵犯你的权力,只是在你空虚的时候给你一个寄托,并自愿出点钱供养他。虽然我不信教,但我觉得这钱花的真不冤枉,如果你生活在一个天主教国家,走在城市或者乡村累了,可以随便免费进入一个富丽堂皇的教堂歇脚。当进入教堂的一瞬间你会感到整个嘈杂的世界瞬间安静,身心都得到了充分的休息,没有哪个神父会追着你抽签,去供奉哪个神像并许诺你花钱保平安。人家做的可是大生意,通过营造一个美好世界让你自觉自愿的奉献自己。仅在天主教不占优势的美国,人家一年的开支就是1700亿美元,比苹果公司挣得都多几百亿。相比一下,少林寺之类靠卖门票卖香骗钱的玩意就是既下贱又穷酸。

同时独立的宗教势力能够凝聚亿万人心,一批绝对团结的教徒能让每一个野心勃勃的独裁者恐惧。当宗教里的野心家企图搞点什么花样时,政府自然也不会放过攻击他们的机会。现代社会各种势力更多,利益代表也更多元化。想完成一件大事必须得让所有人满意或妥协,看似牺牲了效率却保证了公正和正确,从根本上说是更有质量和效率的发展方式。

现代历史上所有集权国家都没能成功,且不说南北朝鲜的天壤之别。就看看我们自己的道路自信吧,这个集权国家经过30年的混乱统治几乎自我毁灭,专政者只能放弃部分权力交还给民众,让他们有了投机倒把的权力,有了开小饭馆的权力,有了炒股票的权力,有了自己种地的权力…就是这一点点的放权,让这个国家起死回生,由一个批量饿死人的国家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可到了一定阶段他们惧怕更多的放权会让自己玩完,于是把握住一条红线——不许有独立信仰的组织,连宗教都要有个局来管着。与此同时他们还使用无数个“曲江”或者某某公司用权力来榨取公民的血汗。

回到兴教寺看看,这显然不是宗教问题,因为中国宗教是要唱红歌的,就是一个个主题文化公园,只能为统治者谋利用。经过几十年的愚民教育和小利的收买,很多愚民失去了独立的能力,这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让他们习惯受虐,放弃自己的权力,并在人家吃肉你喝汤甚至连汤都喝不上的情况下,还在赞美那些宏大的广场和膨胀的城市是多么伟大。说白了各行各业包括宗教界自己也是奴性十足的人在把持,他们平时不去争取自己的独立性,现在想靠信众和舆论来保自己的庙?晚了!

我大胆猜测一下,兴教寺是保不住的,因为挣钱是他们的根本目的也是他们统治的合法依据,越是宏大丑陋的建筑越能迷惑庸众的心。总有一天,新人们在面对法门寺、楼观台这种奇葩时会哭笑不得。

《观兴教寺风波有感》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去除奴性观念 培养公民习惯
没有信仰 底线便不断突破
被遗忘的春明门
西安的文化记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