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575期]集体主义遗毒

@ 四月 15,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4月15日,1912年的今天,泰坦尼克号邮轮由于前一夜撞上冰山,在凌晨2点20分沉没,超过1500人死亡。

[1]关于地名的翻译

今年3月,陕西省出台了一则关于地名翻译的《办法》(1529期之4),要求不再使用外文译写汉语地名,类似将西安大雁塔译成“大野鹅塔”(623期之2)等千奇百怪的不规范外文译名将被禁用。

这则旧闻日前再度被翻出来,因为该翻译原则遭到了专业人士的反对,陕西省翻译协会主席安危说:“这样做既不方便外国人,也不利于宣传西安。西安的有些地名是著名的文物古迹,应该沿用约定俗成的译名,如钟楼Bell Tower,大明宫Daming Palace,而像航天城等显示西安的重要性和建设性的地点,翻译成英文专属名肯定比汉语拼音更能让外国人接受。”

但北京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字学专业教授刁晏斌认为,我们的地名翻译,自然应当用我们自己的汉语拼音表达形式,用专业术语来说这叫“名从主人”。这一观点其实靠谱,大秦网友“CHS”说:“路名地名对外国人来说名对老外来说其实就是个声音传递,只有老外一定要追究其含义时才有必要做出解释。绝大多数情况下,用汉语拼音是一种最准确、最理想的方法。”

想想也是,一个老外问你Bell Tower 怎么走,另一个问“zhong lou”怎么走,不管发音多不离谱,都是后者更好理解,高下立判。

[2]去富士康实习

西安工业大学北方信息工程学院俨然是富士康集团的指定合作伙伴,15日晚,该校举行了富士康科技烟台工业园企业讲师团报会,据匿名投稿人说:“我们2011级和2012级几千人即将强制被卖到富士康实习,美名其曰校企合作社会实践,占六个必修学分,这一次学院给出的人数是5500人左右。”

北信学院坚持数年源源不断向富士康强制输送青年劳动力,这件事已经闹了有很多年了(1271期之21285期之5),媒体的报道对其基本没有任何影响,今年年初时,有学生透露,学校强制学生实习的原因是“去一个学生富士康给学校500块”(1501期之6),但目前还没有媒体对此进行核实。

去过富士康实习的学生对此褒贬不一。“@伊人幸福时”说:不去富士康永远不知道世界顶尖的制造技术和工艺生产线是什么样的,可惜的是北信的这些娃去了都是一线工人,去了除了干苦力其他什么也学不到,而且工资奇低,就是当地的基本工资。”而支持校方决定的学生基本都是一致的态度:“现在实习难找,学校给安排好实习就不错了”、“不去实习暑假闲着干啥?”

本事件中,实习对学生的好处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学校以学分为胁迫强制实习,据匿名投稿人补充称,还要“收掉所有人的身份证”,而支持者们一句“都是为你好”,就能理顺应当地享受“关爱”而无视个人意愿,这也是从小植入集体主义价值观的威力。

陈寅恪认为大学应培养“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如今的大学连让你拒绝的自由都没了,还谈什么思想和人格?

[3]集体主义遗毒

集体主义价值观,除了磨灭个人之外,还会时刻向你传递为集体牺牲个人的暗示。“@阿Q邂逅孔乙己”在西安儿童公园看见人物雕塑两座:刘文学和赖宁。碑文介绍前者为集体利益、后者为扑灭山火均不幸牺牲,年龄均只有14岁!他说:“不知此处树立这些意欲何为?教育来此的儿童向他们学习吗?实为不妥,少年儿童为未成年人,对危险认识及处理能力有限,蛮干收效甚微,甚至得不偿失!”

这一观点表达遭到了很多被集体主义磨灭得没有逻辑的人的逆袭——

  • “@刹那年华-”说:“现在的人都这么喜欢夸夸其谈啊,教你学好也不行,学坏广州那个孩子被压死就开心了,人家说了让未成年人蛮干了吗?那是面对需要出手时的一种精神,一种态度。
  • “@张锋同志”说:如果连刘文学、赖宁这样的少年英雄都不能成为少年儿童学习的榜样,那么还有谁够资格?口口声声理性教育,如果你眼里的理性就是将青少年正义勇敢无私无畏的精神阉割的话其心可诛。

为“集体利益”献出个人生命,这是一种及其畸形的价值观,相信稍有人性的家长都不会这样教育孩子,他们不会这样教育自己孩子,却会在网上教育别人的孩子,这也算是有中国特色的教育观吧?

“赖宁刘文学的行为不应推广”不等于“教育孩子冷漠无视”,如果有人连这个逻辑都分不出,也就没有继续讨论的必要了。于孩子而言,自我保护永远是天条,不要给他植入“牺牲”的畸形价值观,而是教会他在保护自己的前提下,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若是一个成年人,对自己言行有能力负责的人无论做什么,都是基于自己的道德准则而非大众的道德准则,只要不违法就是自由选择,我们可以按照自己的价值观评判他,却无权去干涉,更无权用宣传的手段勒令别人去效仿他。这些,似乎是全世界最普世的价值观。

[4]集体主义的另一种写照

由于种种冲突(1573期之51571期之21570期之1、2、3),兴教寺退出申遗项目的申请业已递交至市政府,但市申遗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冯健表示:兴教寺这个时候提出退出是不合时宜的,因为这个项目是中国和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三个国家联合申请的,而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经正式接受了该项目的申遗文本,也就意味着正式立项了,如果兴教寺坚持退出,我不知道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想没人能预测,因为谁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官方的态度简单而言就是——三个国家一起搞,你退出让别人怎么玩?显而易见,少数服从多数个人服从集体的中国式“民主”,将再次发挥其强大的作用。还是那句话,苏格拉底就是这么死的。

冯健还说,兴教寺作为申遗项目的利益相关者,可以表达自己的观点,但按照《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操作指南规定,当地政府才是申遗的责任主体,换句话说,是否退出申遗,最终还是由当地政府来决定。最后这句话显然意味深长。

[5]烈士身份的获取过程

前不久,陕西批准6位国民党抗战军人为烈士(1570期之41572期之1),这一身份的获取过程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复杂。据《城市信报》调查,自2009年开始,徐治云、徐安民以及徐新宁就开始向商州区民政局递交追烈申请,但商州区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认为“这不可能”,因为民政局没有过先例。

西北大学陕西文化研究院学者张恒为此先后联系了商州区民政局、商州区政协、统战部等,并将申烈该搜集的证明材料、手续和环节告知了这些部门,官方才勉强同意徐安民回去搜集材料,时隔两年后,才等到这一结果。

“基层民政部门的工作人员不知道政策,知道了也不去受理。”这是国民党追烈的直接难点,也是官场政治立场的最佳写照。

[6]指标考核

4月14日晚,榆林市上河煤矿发生一起井下缺氧事故,20名当班下井维修工人中3人因窒息昏迷最终抢救无效死亡。这是一起悲剧。

再看一则相关投稿,“@耕地的公牛”投稿称:“朋友年底去安监局找当副局长的友人,却见友人愁眉紧锁。问其故,答未完成年度死亡指标。曰:未完成不正说明安全工作做得好吗?答:非也!今年规定的死亡人数是10人,却仅死了2人。若如实报之,明年怎么办?人数只能年年递减,今年报2人,明年咋保证死亡人数比2人少?”

死亡人数原来也是有KPI考核的,这和政府部门为了保持预算不被缩减年底突击花钱,是两个极端的同一道理。

[7]投资三十万的荒地

临潼区小金街办欠湾村一块近五十亩的土地上,从2008年到2010年三年间,西安市和临潼区两级政府先后两次花费三十多万元多对这块地进行投资改造,但这里至今依然是荒地

村民称政府曾出资将这里进行坡地改造、小流域治理,但种植核桃依然是树苗枯死,荒草丛生。最重要的一点是,由于2008年以来小金街办主管干部的变动,现在没有人能说清两个项目最后到底花了多少钱。

这就叫洗钱的艺术,你们来感受一下。

[8]高尔夫球场

柞水县一个招商引资而来的“植物观赏苑”项目,却建成了国家禁止的高尔夫球场,一起兴建起来的还有一个五星级酒店。球场目前已经开业,单次打18洞的价格为1200多元,费用里包括了球童、球车等。

此项目兴建时打着园区的旗号,以中医药加工、生态旅游、绿色农产品等为主导产业,由陕西有色集团公司控股的陕西五洲矿业公司投资,但陕西有色的一位专家表示,项目区内建个高尔夫球场作为配套设施,比“植物观赏苑”更有吸引力,还能提升酒店的经济效益和品味,这就是高尔夫球场的来历。

遥想去年曲江的渭河治理项目变身高尔夫球场(1138期之11145期之11164期之11178期之31187期之本周财经),这玩意似乎成了高富帅的标配。

[9]向城管送锦旗

@电视人马磊”说:“4月2日,路遇城管执法,发现对方执法人员不文明执法,李先生上前劝阻,结果一行四人遭十多城管围殴,李先生今日给雁塔区城管送来‘不文明执法’锦旗,雁塔城管拒绝接受,称要调查!”这种送锦旗的行为艺术,还是蛮有意思的。

 锦旗

[10]保安也凶悍

4月13日,南二环颐高电脑城门前,身穿白色制服的保安当街追着一名20多岁男子,被追打的男子大声呼喊“杀人了快报警”,周围的保安迅速在后面尾随,追上男子后,对头部进行拳打脚踢,随后20多保安将男子拉进办公室再殴打。腾讯网友“专拍哥”从建设路派出所了解到,被打的是一名大学老师,不是网上传言的所谓的小偷,被打是一场误会,目前已经双方和解。

误会…真是个很强大的解释。

《[西安e报:1575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114期]西安文化竞争力不如温州? 
[西安e报:479期]2012,你知道的
[西安e报:844期]猪肉牛肉变变变
[西安e报:1210期]当梦想遭遇现实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