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576期]闷声发大财

@ 四月 16,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4月16日。查理卓别林出生于1889年的今天,卓别林是现代喜剧电影的奠基人,他戴圆顶硬礼帽和礼服的模样几乎成了喜剧电影的重要代表,后世很多艺人都以他的方式表演。

[1]宝鸡的禽流感

在这个信息不对称的国度,任何风吹草动的信息都会引发“恐慌”。4月15日,“@富农人”向【西安e报(微博版)】投稿称说:“昨天去宝鸡后,发现禽流感在陆续发病。一养殖户养了2000只鸡,死亡1100只,将疫情报告政府后,得到的答复是新城疫,不是禽流感。养殖户说,养了20多年鸡,今年这病什么药都不管用,死亡损失是20多年从未有过的,且家家发病。政府对此视而不见。”“@富农人”又补充道:“这个疫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什么是新城疫?有请度娘解释这个科学问题(词条:新城疫),简而言之,这是一种在鸡身上发生的传染病,而20多年经验的养殖户怀疑鸡患得不是这种疫情,这显然是一件应该科学研究,而非草率定性的事情。然而,官方没有任何反应。

官方有一千种理由摆出如此态度,但在当下他们的理由应该很简单——H7N9禽流感(1565期之11570期之8),“@富农人”特别强调道:“我是说家禽的禽流感流行的情况,不是说人流感H7N9,别误会了,人流感政府每天都有报告。”尽管发帖人如此想,但官方担心的却是——“万一有人以为是传染人的疫情怎么办?掩住不报是成本最低的办法。”这不仅是官方的一贯想法,部分市民也一样,比如“@崞县李老头”质疑称:“在这个紧要关头宣扬这个,而非告诉人们该如何防范和注意事项,我想不明白!”

所以,一贯政治正确的官方选择了沉默,同时不知道用何种手段使投稿人删除了微博,并私信“@在西安”要求删除微博,“防止社会恐慌”。

 截图

 

然而据“@富农人”的博客记载(这里、以及这里),死鸡现象显然还很严重,不知道宝鸡警方是如何得出上述结论的?

16日晚,“@富农人”在微博上说:“今天应宝鸡有关方面的要求,删除“有关宝鸡死鸡”的帖子,交由宝鸡有关方面调查,核实宝鸡地区从年前至今所流行的产蛋大幅度下降,鸡只大量死亡的原因,并向公众说清楚死淘了五万、八万、十万还是二十万只,说明死鸡和带病鸡流向。不管怎样,我们的政府有关部门开始作为了,期待政府能不辜负众望。”他同时认为:“问题就在政府敢不敢说真话,面对现实,正面面对禽流感,能说真话是最基本的要求,担心做不到,搪塞而已,反正受害的养殖户和部分百姓,就这么几个月陕西的养殖户损失几个亿了,痛哭流涕的大有人在,倾家荡产的大有人在。”

“@王小二不贰”道出了官方的心态:“ 批露的话,可能会刺激民众神经,引发过度恐慌。不批露吧政府又装睡,疫情得不到重视和有效控制。”对此“@知悔堂转世”评价道:“民众恐慌与否是民众的权利,政府无权替我们做主。”信息不对称的根源,就在于此。

[2]漏掉的富翁

福布斯和胡润,是陕西人了解本省富翁的两个榜单,在胡润的榜单下,陕西首富这些年也一直在更迭:2009年的荣海,身家45亿(115期之5);2010年的赵步长,身家70亿(660期之6);2011年的李黑记,身家45亿;2012年的郭家学,身家43亿(1374期之4)

《华商报》近日采访了专注排名15年的卢森堡人胡润,操着一口流利普通话的胡润先生认为:陕西尤其是西安,很多民营企业透明度不是很高,可能漏掉的富豪要比其他地区的多一些,而近十年间榆林冒出来很多富豪,他们很多都是新面孔。

胡先生中文虽然好,但显然还并不了解瓷国经商的最高境界——闷声发大财,陕北的一些煤老板、油老板很低调,一位长期居住在榆林、在煤炭局供职的官员认为:“榆林上亿的富翁太多了,只是平常大家不喜欢露富(905期之4)。”用“@剩涂的乐游原”的话来评价,就是“榆林街上穿着老头衫开着普桑夏利的都可能是百万富翁…”

对于没与官场背景的富豪而言,露富的代价是很惨痛的,轻则被记者和政府轮番骚扰,重则直接被官员搞下马,近3年连续登上胡润慈善榜的陕北首富高乃则(660期之6850期之6991期之4),就因涉嫌伪造证明侵占他人价值数亿元的煤矿,并涉及政府公职人员,被榆林市纪委调查。

[3]公车超标

西安公路管理局一个陈性段长(科级干部),由于配了一辆进口大切诺基、裸车60多万,排量3.6升,远远超过“正部级45万,3.0排量”的标准,日前被本地媒体《都市快报》怒而曝光。次日,西安公路管理局便将这位陈姓段长停职处理,切诺基封存,并表示将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效率之高,不禁让人怀疑这不是一出公路管理局策划出来的“捉放曹”。

段长的配车都这种标准了,此新闻在暗示我们,超标的豪车显然还有很多,大秦网的“疾风骤雨”在跟评中认为:“严重超标的都多了去了,陕西高速两大集团,省公路局,路桥公司,处级以上全部都是丰田霸道4.0的价格也都在60-70万,个别还有4.7排量的,价值在100万左右,花国家的钱,没人心疼。”

[4]年迈的小偷

在咸阳,一个六旬老人对卖草莓的大姐说有人将口水吐在她的衣服后面了,趁着大姐脱外套查看时,老头乘机将其外套挂在自己的三轮车上,一边打听草莓的价格,一边从外套口袋中偷钱,幸好被路过的的哥发现,才将这位年近六旬的小偷抓住并报了警。巧的是,这个老头是惯偷,曾经偷过大姐的丈夫。

由于老头的年龄,这则新闻引来了不少同情之声,同情弱者的标准能不能不要这么泛滥,如果他偷的是个城管,是不是还有功了呢?善恶是不分男女老幼的,千万别被外表欺骗。

[5]层层剥削

一位匿名投稿人说:“我在长安区开了个面积仅100平米的小饭馆,就被政府部门盯上了。今天,区环保局要求我缴纳近2万元的超标排污费,环保局既没有向我出示文件说明,且费用还可以商议。我这小本生意,本来就没多少利润,今天这个来要钱,明天那个来要钱,这让我们做小本生意的如何生存下去?”

很多人看了这一投稿都有同感,“@New女性主义二世”说:“我装修一个面积16平方的小商铺,用的电线不过几米,莲湖消防就要我缴纳1800元的pvc管检测费。”“@全卫国”说:“某年区治安科要求订法制报,我说订一份行吗,答你不想订我就让你关门,是法律让你关门。 ”

这就是肮脏的大环境,你能怎么办?他又该怎么办?我们不知道,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如果不想关门大吉,就只能通过涨价把这笔成本均摊到消费者身上,这就是物价上涨的原因之一。

[6]城管的回应

除环保局外,骚扰商贩最勤快的部门就是城管了。而市民李先生因为劝城管要文明执法,被城管围殴,因而向雁塔区城管送上不文明执法锦旗(1575期之9), 李先生称,当时一同参与执法的公安局城市管理警察支队四大队已经道了歉,但雁塔区城管执法局始终拒绝道歉。

城管执法局法规科科长周鹏称:“即便是我们可能出现把你打伤,你完全可以去打110,你可去报案,可由公安方面来处理…我们存在不存在不文明执法,这个值得商榷。如果存在…该负的责任我们会负。”能做出如此无耻回应的部门,一般来说还真没多少,由上至下的素质可见一斑。

[7]国际化的街办

因辖区内唐大明宫遗址而得名的未央区大明宫街道,在一篇宣传通稿中表示:要抢抓西安加快建设具有历史文化特色的国际化大都市、未央区深入推进全域高水平新型城市化的先机,加快建设国际化大都市中心区先导街区,打造具有历史文化特色的国际化大都市现代商圈——大明宫商圈,再造“海内精品荟萃、中外商贾云集”的盛世繁华。

从国际化的大都市到国际化的商圈、再到国际化街区,下一步就应该是国际化的小区国际化的物业了吧?

[8]国际化的围挡

好吧,必须承认,大西安的国际化进程在视觉上还是有一定效果的,城墙东门、北门的箭楼由于正在维修保养,为了让大家不感觉到异样,城墙景区管委会使用了全景原真性立体式文物维修保护方式,让大家远远看去以为没有任何变化,具体效果见下图—— 

围挡

据说这是电影《谍中谍4》的效果,欧洲很早前就在城市建设改造中强制使用这招了,看起来很有迷惑性…

[9]国际化的兵马俑

国际化大都市,自然得拥有一些国际化的景观和文物,但“@腾Seattle”认为:“上到省级媒体,下到民间口碑,兵马俑好像成了陕西唯一的形象代言、旅游代言、文化代言…我们整天吃老祖宗的东西,很少出创新,出真正的品牌,更站不到国内前沿。兵马俑不是陕西的全部。陕西应该有更多拿得出手的东西,而不是指靠祖宗的陪葬品。”

这一话题引出了很多人的讨论。“@呼锋欢语”说:“这种观点已经成为很多理性陕西人的共识。说到底,还是上层或者管理者的意识上没有『断奶』,嘴巴里只能喊『口号』,行动上只能『啃老』,一座城市,传统地位靠文化,新地位却要靠眼界和魄力,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以电视节目为例,看看陕西那么多频道就什么都明白了…”

而“@土著瞎想”说:“中国景点为何走不出靠门票敛钱的怪圈?景点之于旅游城市,只是一个引子,门票收入相比衣食住行方面产生的消费,微不足道。然而门票对于景区自身却十分重要。因为它没有其他盈利办法,只能靠这个。交通、酒店赚多了钱也不会主动补贴景区。提升门票有损旅游城市的整体利益。”

很多网友都有这样的共识——再多的好东西,都被曲江玩废了,比如法门寺、比如楼观台,不信的话,你把兵马俑也给曲江试试?

[10]打水不丢壶

这是西外“oh my god”电台的特别节目——唉呦!你还在丢壶吗?视频里,有对偷壶者各种各样的诅咒,而不丢壶的秘诀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打!水!

[西安e报:1576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15期]贾平凹的侄子开出租
[西安e报:480期]可怕的不是狂犬病
[西安e报:845期]世园会改变不了什么
[西安e报:1211期]粤语才是陕西话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