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像奖完了吗?

@ 四月 17, 2013

众所周知,香港电影金像奖有“大年”、“小年”之分,比如今年星光黯淡,阵容普通,提名并非都那么有说服力,称之为“小年”;明年星光璀璨,阵容华丽,提名竞争激烈,称之为“大年”。

由于今年的提名“昏庸至极”,所以,内地媒体对此的关注度极低,即便有了关注,一概炮火连天,将其定义为“史上最差的金像奖”。其实,这种批判离经叛道。本届金像奖的提名确实有失偏颇,《寒战》里的郭富城没有提名最佳男主角即是明证,但若按此比较“史上最差”,第28届与之相比当真是不相上下,棋逢对手。

每一届金像奖所谓的“好”与“坏”直接由一年内上映的电影质量决定。过去的金像奖为什么一致好评?现在的金像奖为什么集体受伐?一言蔽之,过去的电影强过现在的电影,过去部部精彩,现在万里挑一。但这不代表现在的电影都不出色,否则,何来那个“一”?因而,关于“本届金像奖是矮子里面拔高个”的讽刺相当愚蠢。本届最大赢家《寒战》功力强劲,修为上乘,本身就是高个,不需要拔,放在任何一届都有十足竞争力,即便是众望所归的明年之“大年”金像奖,《一代宗师》《西游降魔篇》未必能赢《寒战》。我也曾在《寒战》的影评中写到:“这是梁家辉可以再拿影帝的电影”(相关:《寒战》:寒流里的战斗机),果真如此。

就算金像奖真的今不如昔,至少还在按规则办事,提名名单的制定严格遵从“当年1月1日至12月31日上映的电影”领衔的条框。相比之下,内地的金鸡奖、百花奖、华表奖每次的提名跟不上时代的潮流,落伍太久,令人啼笑皆非,却因政府关系,反倒颇受关注,好生辛辣讽刺。

说到内地,这就要探讨金像奖另一个争议——是否具有保护主义。

每次金像奖落幕,一旦内地电影人无法获得最重要的奖项时,内地媒体的口诛笔伐生生不息,“偏袒香港,压制内地”、“不公平”等云云言论如亚马孙大潮一浪高过一浪。作为记者,当他们抛出这类观点时,已经显示出自身专业水平不合格。

帝后

帝后

首先,金像奖正如“主席”陈嘉上所言,“它是香港人自己的电影节”,既然是“自己的”,保护主义在所难免。纵然是国际第一的奥斯卡,也有类似保护。拿今年奥斯卡来说,《爱》里面的埃玛妞·丽娃因为表演语言不是英语,从而,詹妮弗·劳伦斯赢下桂冠,论演技来说,埃玛妞·丽娃在《爱》中的表现明显强过《乌云背后的幸福线》中的詹妮弗·劳伦斯。

其次,金像奖早在1985年第四届就把影后颁给了内地演员斯琴高娃,后来更是从2005年起,内地女演员四连冠。若算压制,何需此举?

最后,尽管大多提名电影走的是合拍片道路,不过,提名要求中有一条明确了“导演须是持有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证的香港居民”。因此,为何明明有内地人参与,提名的导演往往是香港人,道理便在此条。

如今,另一个怪现象浮出水面,每届金像奖从公布提名名单开始到颁奖结束,铺天盖地的“香港电影式微”涌现而来。敢问诸位,言语不能创新下吗?当下,香港电影人为了在更广阔的内地市场挖金,杜琪峰、许鞍华等名导纷纷北上,以“主席”陈嘉上为代表的另一批香港电影人并不认同。合拍能赚钱,不假,纯港片也能赚钱;合拍片口碑难保,纯港片受怀旧风的影响,加之创作风格、思路、方法的统一,口碑往往更好。《毒战》赢了票房,输了口碑,与内地气质不搭息息相关(相关:《毒战》很毒);《夺命金》同为杜琪峰的作品,没有内地人参与,不一样能在内地捞金,不一样钞票、名声双丰收吗?如此说来,香港电影正在衰落,很大原因是香港导演逐利心起,浮躁油然而生,不能静下心来为电影而创作电影。然而,这种日薄西山并不能仅仅因一个电影节而盖棺论定,通过金像奖则高谈阔论“香港电影式微”,乃管中窥豹,贻笑大方。

金像奖完了吗?只要以香港人为主体的电影没完,金像奖就永远不会完。虽然香港电影已很难重振旗鼓,再现当年百花齐放的辉煌,但能看到近几年香港电影的回温,有《黑社会》《岁月神偷》《桃姐》《夺命金》《寒战》等相继虎虎生威,金像奖仍可期待,香港电影仍有希望,毕竟,香港精神还在。

《金像奖完了吗?》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毒战》很毒
《厨子戏子痞子》:半途露陷
《生化危机》系列:噩梦一场
看见周星驰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