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578期]中国梦碎出租车

@ 四月 18,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4月18日。1959年的今天,刘少奇当选为第二任国家主席,此时距离1969年他以刘卫黄之名逝世,还有10年。历届最高国家领导人里,他应该是结局最惨的吧。

[1]中国梦碎出租车

关于当今最高领导人,最新的消息来自香港《大公报》。4月18日早上,《大公报》报道称今年3月1日晚高峰的时候,当今圣上在帝都微服私访打的,被的哥认了出来,并留手书“一帆风顺”。中午,新华社发表文章,表示帝都交管部门确认确有此事。及至下午,风向突变,新华网以一种斩钉截铁的口吻发布了一条极短的消息,称经过核实,此消息为虚假消息。随后《大公报》进行了道歉。

就不提多少家晚报中枪了,消息未必不是真的,《大公报》可是中央驻港喉舌,或许只是马屁拍到马腿上。还有人认为大公报这类中央驻港喉舌受宣传、统战两个口的双重管辖,这次可能是两派主子之间产生了矛盾。每个国人都明白如此诡谲的情况必然深涵政治斗争。只可惜除了少数几个人,大多数人至死都不会知道实情。甚至关于此事的微博也被挨个和谐。这就是所谓的中国梦,舆论从来不能公开透明,屁大点儿事就搞成一场河蟹战,更不用说搞明白这场政治游戏中谁输谁赢了。

最后提供个冷笑话,据@艾宴的狄说,当年栗战书初到西安当官,在西安打车去崇业路,结果的哥直接跟他谝了一路,说崇业路又叫腐败路…最后,西安出租车司机全体学习三天。路边社消息,您爱信不信。

[2]未央区的中国梦

兴教寺拆迁(1570期之1、2、31571期之21573期之51574期之本周公共话题1575期之4)事发之后,丝绸之路申遗一直毁誉参半。大概是为了洗白吧,与兴教寺一起捆绑申遗的汉长安城遗址(1423期之51514期之71556期之2)被提高到了“中国梦”源的高度。这是4月7日“第七届全国网络媒体陕西行”采访团走进汉长安城遗址时看到的。

当年的大殿如今仅剩一座土堆,但西安市未央区委书记杨广亭说:“它不是黄土,而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杨广亭还说,要保护好“中国梦”源,首先要“让百姓从遗址中解脱出来”,要政府拿钱让百姓搬出去。杨书记的说话艺术已臻化境,那么来看看老百姓的投稿:

  • 2012年12月28日,@牛轧泡泡投稿:西郊大白杨地区要建汉长安城国家遗址保护区,附近九个村子面临拆迁,安置期每人月500,安置房建在接近高陵的地方。村民不满,有抗议有死亡事件发生,消息被封锁。有人上网发布诉求,却被“谈话”。
  • 2013年4月4日,@李少斌0801投稿:汉长安城遗址拆迁,政府让拆迁公司找黑社会打人并强拆房屋,致使住户受伤住院,报警后当地派出所还拒绝出警,至今伤者住院十多天,没人管没人问。

这类投稿很多,不再一一列举了。还是用在杨广亭关于未央城改的介绍结束这条吧:

面对全国网络媒体,区委书记杨广亭说,近几年未央区因城改涉及拆迁群众达15万人,“平均每周拆掉一个村子,最快的时候只要三天,如果群众不愿意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3]概率又高了

西安市民找回iPhone的概率(1456期之81460期之61550期之5)又提高了,这次的幸运儿是家住草阳村的王女士。今年2月23日晚上,王女士从劳动南路步行回家时被骑摩托车的男子抢走一部iPhone手机。4月10日,莲湖民警花费4000多元赴北京为王女士追回了手机。《西安晚报》假托民意讨论值不值来烘托民警的形象,《阳光报》则借劳动南路派出所马副所长之口,指出办案过程的花费是不会让受害者负担的。同样是作秀,阳光报这次反而高杆不少。

只是@念–呕叭子看到这条新闻很是愤愤不平,她说:“我们家汽车丢了,当时民警说是在武汉找到了,民警同志叫我们家人一同前往武汉确认,来回两位民警同志的吃喝拉撒全部让我们承担,包括到武汉后武汉警方要求的5000元办案经费也要我们来支付,当然还有回来的路上要求去武夷山旅游的费用。”和她一样心怀怨念的人还有很多很多…

[4]台湾警察的举手之劳

恰好《苹果日报》18日也刊登了一篇警察做好事的文章:来自西安的4名自助游客,因玩得不亦乐乎,最后忘记了回酒店的路,直到碰见一位热心的巡警将她们带回酒店。这4位女同胞感激之余邀请这位警察一同合影留念,并表示以后还会再来台湾的。

很多人都纠结于《苹果日报》在提到西安时,用的是“西安省”三个字。其实中华民国时期,西安是直辖市,属于省级。@lioe_7点评说:“纠结于西安省的人那么多,却很少人纠结于若在大陆其他城市迷路,有多少警察会送你回住的地方?地理知识易学,可公职人员的服务理念就不是那么容易提高的。”

[5]又见禽流感谣言

大陆的公职人员是很忙的,尤其是在网络监管上。4月18日,榆林市横山县、榆阳区、府谷县的3名女子就因为在微博、百度贴吧等散布H7N9禽流感疫情谣言,分别被横山、榆阳和府谷警方依法行政拘留。这是陕西省因禽流感谣言获罪的第二个例子了。亦如上次(1569期之2)一样,人们普遍认为散播这种令人恐慌的谣言,确实该抓。

一个被长期噤声的国民群体,搞不明白言论自由为什么包括说谎的自由,也不是那么难理解的。

[6]终于明白咋样是便民了

日前,莲湖区政务服务中心网站“晒”出了一张权力清单,不仅公开了25个进驻部门的143项审批事项,还公布了审批事项的权力运行流程图,明确标注了职权主体、单位负责人、事项类别、承办机构、首席代表名单、窗口电话、所需材料、办理步骤…《三秦都市报》引用了一名创业者的话,称赞清单和流程图“一目了然,省得我因为材料不齐再跑一趟”。不知道这个政务中心网站上以前都放了些啥。

[7]食药监管要改革了

渭南的食品药品安全监管体制改革(1565期之2)得到了国家的肯定,陕西省最近也准备按照渭南模式进行改革了:由省和设区市组建食品药品监管委员会,县级组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也就是说,之前查个黑食品作坊要农业、畜牧、商务、工商、卫生、质监9个部门一起联合执法,将来就一个部门自己搞定了。挺好的,以前一个小店要面面俱到,要巴结各路婆婆,现在只需要专攻一个就行了。

[8]永不停歇的小广告

保洁员下跪

4月17日,网友“@布朗汇”投稿称:下午15点10分左右,在沙井村一位保洁员大妈给发小广告的人下跪了。《华商报》和《西安晚报》都跟进了这个线索。这名下跪的保洁员名叫宗西玲,今年62岁,去年9月开始负责沙井村南口近两百米路段的卫生,这片人流量太大了,“杂志、卡片、纸片…发啥的都有,一会儿不扫就积一层。”

《华商报》的报道称,保洁员下跪后,发小广告的人并未理睬。而《西安晚报》则采访了发小广告的姑娘,这个乡下姑娘说当时自己都快急哭了,自己发传单是为了赚钱,现在的活儿很难找。这一次华商报只采访了保洁员,晚报只采访了发小广告的人,两家报纸实在是半斤八两。

回归到这事上,为了对抗小广告,西安城管上马了“呼死你”系统(133期之3204期之2),全市设置了218处便民信息栏供小广告张贴,目前看来无论是高科技手段,还是釜底抽薪,效果都一般啊。

[9]有些有钱人也挺不争气的

还是保洁员的悲惨遭遇。4月17日@胡笳清清投稿称:14:40左右,长安北街222号,探索者门口,因为停车问题,一个女清洁工被打得头破血流,打人者一男一女,打破清洁工的头后开一辆陕A040X6黑色宝马离开了现场。

阳光报》跟进了此事,调查到被打的环卫工人名叫章改婵,因为宝马车挡住了垃圾通道,章改婵让宝马车主挪车,没想到车主不但不挪,还出口成脏,两方发生口角,后来车主拿起环卫工人的铁簸箕打在章改婵的头上,当场将章改婵打昏。幸好随后有好心人将章改婵送往航天总医院救治。目前韦曲派出所已经受理此案。

这条新闻最成功的地方在于可以让人理直气壮地对有钱人进行口诛笔伐。

[10]运动会

这是西北政法大学第35届运动会的部分镜头,请注意1分40秒时开始的舞蹈服装,哈哈哈哈,一大把火炬洒在草地上啊~

[西安e报:1578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17期]不高兴
[西安e报:482期]盛世出熊猫
[西安e报:847期]污染路面费,一万五千六
[西安e报:1213期]西安要完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