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伍一二事

@ 四月 22, 2013

原文首发于《关中麦客的麦田》,感谢作者“关中麦客”原创分享,曾撰文《我爱长江750》。】

70年底,我年满十八岁,在玉川公社见到了来接新兵的老兵,他指导我填一份入伍登记表,填到家庭成员一栏处,我突然不可遏止地泪如泉涌。老兵以为我为入伍而激动落泪,但不是的,我不是为这而落泪。

这以后,是体检。有一项体检要脱光衣服被人审视,检查的人还翻看了肛门,看看是不是有痔疮。领到了入伍通知书,领到了全新的军装、军用挎包。兴奋地回家、炫耀、与家人照相。只顾着自己高兴和憧憬,没有注意到母亲的心情。多年后再翻看当初与家人的合影,才意识到:母亲脸上的笑容是堆出来的。

临往部队时,这个部队在临潼县招收的新兵在县武装部集中。在这儿听说,新兵训练连在西安,我们要步行前往。

新发的冬季军装不太合身,与其说是穿在身上,不如说是臃肿的堆在身上。看着满都是陌生面孔的未来的战友,心中有些忐忑。

忐忑的原因还有一层,不知道自己究竟参加了什么样的部队,这个部队是什么兵种。对此,接兵的守口如瓶,武装部只字不提,也没有哪个新兵敢打探这个事。不知自己未来的军旅生涯究竟是什么,就只有忐忑。

临潼武装部给临行的新子弟兵的送行饭是大烩菜和馒头。有新兵没有舍得吃光自己碗中的那一份饭菜,悄悄端出了门外,递给在那里蹲着的一个老汉。老汉端着碗,抬起脸,露出些尴尬的笑容,嘴里说,儿呀,你吃吧。

由临潼县城沿西临公路向西安去,共三十余华里。第一次走这样长的路。艰难地走到十里铺的时候,有收容车上来。不少新兵爬上了车。收容队的问:你上不上?我咬咬牙,摇了摇头,继续跟着队伍往前走。

新兵训练的地址在西安东郊陕西工业大学,到达目的地后,在上楼梯的时候,脚心痛得不敢落地,晚上脱了袜子,脚底板布满了水泡,有的已经破了。

在新兵连能铭记的记忆:

  • 分班,认识了一个四川籍的班长,与他相处的不错,但离开新兵连就再也没见过他,名字也忘了,只记得他姓李,眼睫毛很长,对我很温和。
  • 睡觉是打地铺,褥垫下垫的是稻草。
  • 有个班长热衷于用指甲剪将一颗打火石剪成几段,再分别用打火机的火轮磨一磨,然后到楼下的小卖部换购打火石,那时打火石不好买。
  • 走队列,天天立正、稍息、齐步走、正步走、跑步走。有个新兵总走不好正步,自嘲自己是正步的胳膊齐步的腿。
  • 整理内务,整理不好不许吃早饭,晚上盘腿坐在地铺上开班务会。
  • 听课,怎样从一个老百姓转化为军人。
  • 实弹射击,投掷实弹手榴弹。有个新兵投实弹的时候吓得脸色苍白,怎么都不敢扔,气得连长用河北话大骂,胆儿小鬼。
  • 发领章帽徽,迫不及待地等到星期日出去照相。

三个月新兵训练结束后,坐大卡车去部队。一辆解放牌卡车坐几十号人,大家都坐在自己的背包上,挤得满满当当的,下车休息的时候,腿麻的站不住,班长说,不想腿就不麻了。

这时才隐约知道,当兵的地方在陕南某县。

车进沣峪口后,总以为再翻过一架山就是平地了,可无边无际的大山,永远没有尽头。车走了一天,到了宁陕县。晚饭由军供站供给,忘了在哪睡的觉。

第二天还是在山区中行走,只不过山离着公路远了些,也低了些。正走着,迎面也过来了几辆军用卡车,车上的人全穿着军装,有的有领章帽徽,有的没有。他们与我们车上的班长互相打招呼,这些人是复员离队的老兵。这时的我还少不更事,心想当兵就要当一辈子,为什么要复员呢?

车在汉阴县城边向南转,经过太平公社开进了山沟。路是便道,路两边的山崖上有人在活动,山崖上有硕大的洞,山洞口活动的是穿着工作服的兵。一刹那间,心中突然酸甜苦辣起来,这是什么兵种,打山洞的兵,这也是兵吗?我当的是这样的兵吗?

入伍一二事 二维码相关阅读
军中的驴子
怀念战友宏强
老兵杨德全
一张烧掉的欠条


2个 群众围观在“入伍一二事”旁边

  1. plus 说:

    好吧据说墙外的inxian评论不多,我就抢个沙发
    这文章话说到一半不好啊。。。要完结了就赶紧都贴出来吧

  2. plus 说:

    评论里,填了名字,没填网址。按说法是不用审的,怎么我刚才的评论没出来?如果都要审,很打击人的评论热情啊。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