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583期]捐款那些事儿

@ 四月 23,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今天是2013年4月23日,一年前的今天,骆家辉来到西安交大,他说了一句政治上很正确的话:“政治改革取决于中国人民决定改革的步伐。”

[1]一个有妄想狂的女孩

23日凌晨2点,一个名为@韦韦029的女孩说:“从西安去雅安灾区的志愿者20多人,进入震中芦山搜救受灾村民,不料走不出大山,已迷路,身上所带食物所剩不多,芦山昨晚(22日夜)下起了雨,他们没有帐篷等装备…。”@韦韦029 还透露了一个联系电话,但是这电话目前转移到了秘书台。

王雨轩欺骗了全世界

这条微博发布之后,迅速引来了各方关注。包括人民网、新华社、南方都市报等在内的主流媒体都以此事情作为“劝说非专业人士不要去灾区添乱”的事实依据。没有哪个素材比这个更及时地证明了“非专业人士”的伪善、无能和搞笑。

这个“闹剧”更让无数的西安人操心,之前,刚刚发生了西安邮电大学、咸阳师范学院的师生被困灾区(1582期之101581期之事件1580期之5)的事件,现在又来了一个“20人失踪事件”,真是祸不单行。

23日9点多,@韦韦029说:“目前,我们也联系不上他们了。我们昨晚(22日)十二点收到他们被困的电话,他们说『带的水和压缩饼干已经快完了,着急死了!』。我们现在在芦山等候他们的消息,并去『芦山国安部指挥中心』。请求帮助!这里已经下雨了!这样山里会很糟糕!”

这段话里,@韦韦029把公安局写成了“国安部”。这种硬伤让人怀疑此事的真伪,公众的注意力集中在救人上面,没有多少人注意这个细节。

11:30,@韦韦029说:“他们20个人目前还是没能联系上,也没找到。我们已经向当地警方发出求助,警方联系当地移动、电信、联通,根据昨晚的最后通话进行定位。此时的芦山县在飘雨,希望那帮孩子们平安,查到最后通话定位后,警方说要进行『包围式搜索』。@陕西蓝天救援队也来帮我们了。”

16点前后,@韦韦029补充说:“就在刚刚,志愿者中的王雨轩同学给我们打来电话报平安。目前,所有志愿者都已安全到达芦山。请大家放心。”

至此,所有人心里的石头都落地了。但是,疑点却越来越多了。第一,整个过程中,王雨轩始终没有露面,就算是到达了芦山,那么应该和人在芦山的@韦韦029等人会合,王雨轩却没有,只是一个电话就把为了寻找他们忙得屁滚尿流、上窜下跳的所有人都打发了。第二,从广元到雅安,直线距离就有将近400公里,按照“王雨轩”所描述的,4月21日下午从广元进山,23日上午到达雅安市,下午又走到芦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第三,17点前后,下午5时许,西部网的记者终于联系上了王雨轩,她自称“他们一行6人(4男2女)都是辍学的社会人员,她自己18岁,他们平均年龄19岁,电话里所说的20余名志愿者其实是路上碰见的其他志愿者团队”。第四,要求王雨轩提供其他5人的姓名,被她拒绝。第五,王雨轩以各种理由拒绝和在芦山的媒体见面。第六,在王雨轩对外宣称失踪、断绝联系的时间里,她的QQ空间却一直在更新并直播她的“志愿者灾区之旅”。第七,知情人发现王雨轩并未去灾区,而是在家里…

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志愿者迷路失去联系”可能是一场闹剧,是一位18岁女孩自编自导的闹剧。这是一个多么有想象力的女孩子!她把整个世界都忽悠得团团转,然后关掉电话,悄悄地活在自己臆想的世界里。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据悉,警方目前已经开始着手调查此事。

[2]长庆油田强捐

23日,匿名投稿人对【西安e报(微博版)】说:“我是长庆油田的一名工人,雅安地震以后,我们厂按照工种,必须捐款,不捐就要扣奖金,每次出现灾难,中石油就第一时间要求员工捐款,捐款多少都不是什么问题,关键是,每次捐完以后,就不了了之了,明细什么的都没有,说实话,捐给谁了都不知道…”

温暖工程是什么工程?
长庆油田官网文件

稍后,第二个匿名投稿人提供了更多信息,长庆油田所有的捐款都会打入一个所谓的“温暖工程基金”的账户上,她质问:“有无独立的第三方监督?”长庆油田官网主页的通知要求:“各单位要将捐款情况和相关照片上报公司工会。”其中“相关照片”四个字亮瞎了眼,这种赤裸裸的摆拍要求,公然写入了企业的正式公告,非常不厚道地把企业应该自己承担的“企业公民”责任与义务推到普通员工身上了。

和西京学院(1582期之2)不同,长庆油田没有回应此事,或许是懒得回应吧?

[3]捐款能得五角星

@LEO_MONSTER愤怒地说:“同事闺女就读于高新区某小学,老师要求给地震灾区捐款,这本来无可厚非,但是老师竟然说『不希望看见10、20块的』。谁捐的多就给谁多评几颗五角星,有的孩子因为捐了300得到了3颗五角星。”

[4]捐款能上电视

@Da喵喵咪也是暴跳如雷地说:“我朋友告诉我,因为他们公司捐款要上西安电视台,公司居然强制他们所有员工捐款,不得低于100元!捐款现在居然强制!难道就是因为要上个电视?企业至于这样作秀么?捐款也要作秀?买点物资比什么都强!”可惜的是,此人没有透露是哪个公司,直接点名批评不更好吗?

[5]捐款也分三六九等

嘉嘉”哀怨地说:“因为雅安地震,我捐了100元。我们单位里所有职工都得捐至少100。领导们更多,正处300,副处200,科级和普通职工都100。办公室里有同事唠叨『凭啥科级拿那么高的工资也才100』。的确,科级一年的收入能抵我们2、3年的。至于正处、副处,那就更不敢提了…”

赚得多,捐也必须得多?捐款再一次成了“地震税”。

[6]还有闹着要捐款的

一个要求匿名的女大学生说:“陕西科技大学的领导以『上头没有下达文件』为由拒绝我们学生给灾区捐款捐物。我们可以等,灾区等的了吗?上头一天没有文件我们就一天不用捐物吗?我们学生想献个爱心就这么难?”

这个投稿被发布之后,遭到了各种毁灭性的人身攻击,为了本期e报的观赏性,请原谅我不摘选部分精彩评论了。

[7]摆拍的献血

芦山地震发生后,陕西省血液中心、西安市中心血站按照突发事件应急预案启动应急采供血工作,计划准备40万毫升血液,随时待命支援灾区。4月22日这天,陕西省血液中心流动车陆续走进陕西科技大学、西安医学院、西北政法大学、西北大学4所高校,采集血液支援雅安灾区。4所高校累计献血人数达748人,献血量为305000毫升。各校的“四川老乡会”都倾巢出动了,现场十分感人。

被怒斥的摆拍

与此同时,西安警方也没闲着,长安分局御苑派出所民警们因为不能亲自赴灾区救灾,于是,22日下午在派出所领导张所长的带领下,全所民警来到小寨献血点,奉献自己的一片爱心。这本身是一件好事,由于涉嫌“摆拍”,被骂了个底朝天。唉!关键时刻,警民之间的情绪对立是如此的“刺眼”。

[8]腾龙公司很牛逼

陕台@第一新闻报道:新城区一家游戏厅的老板无奈之下向@第一新闻求助,因为有人要收取他3万块钱的“保护费”,而且收钱的人身份很特殊,是主管单位新城区文化体育局。

这位自称姓王的老板说:“在新城区,开游戏厅需要打点的环节很多,主管他们的文化体育局绝对是个大头,想要开业,不但要在指定的公司购买设备,而且远高于市场售价。市文化局成立了一个腾龙公司,必须在他们那里买机子,十万块钱的机子,给你卖五十万,你都得买,你不买不行。机子刚开始办照的时候,就从文化局买的。必须得买,有关系的买的少一点,二三十万,你再没关系,有七八十万上百万的。机器买回来后,文体局每年还要收取两项费用,今年的钱他都如数交过了。头一笔先交了六千,六千块钱的会员费,新城区成立了一个游戏协会,这个钱本身就不应该交,下来还有七千五的贴标费,交完以后另外加了三万块钱每个厅。”

最近因为警方管得严了,新城区的游戏厅都关门一个多月了。文化局现在还要收三万块钱,也不知道收三万块钱是做什么用的,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开。交过钱了就相当于人家保护了一样,那就跟保护费性质差不多,说白了就是差不多。

接着,第一新闻的记者以游戏厅工作人员的身份来到西安市新城区文化体育局稽查大队,一位姓段的副队长说:“这是规矩,大伙都知道。”

[9]暴尸街头的小偷

17:30前后,一个小偷去南大街范特西偷东西,被值班的保安大叔发现。于是,大叔就去追赶小偷,并大喊:“追小偷。”但是,路人都没有来帮忙抓小偷,小偷翻越南大街路中间的护栏后逃跑了。谁没想到,他还没过马路,就被一辆600公交车撞了,当场死亡。公交车驾驶室部位的玻璃碎裂。

以小偷被当街撞死

[10]沣渭新区开“整”

19点左右,在三桥老街上演强拆一幕。一户房主被数十名类似打手的男人围攻,砸、摔,还把房子强行推倒,房主被打得满脸血,在求救。警察当时也来了,但却是在阻拦房主家人。后来,房主被家人送去了三桥的武警医院。

这个地盘现在属于副省级的“西咸新区”(908期之公共话题)。发生在此时此刻的这一幕,证明了这个打着新区幌子的开发区,做的还是旧时代无法无天的事,所谓的“副省级开发区”,也就是一个“副省级房地产开发区”罢了。

[+1]陆步轩的人生感悟

陆步轩(251期之4)的人生经历,因为1989年春夏之交的那个事件而变得匪夷所思。这段遭遇对他的影响是深刻的。2013年,陆步轩被北大邀请去做演讲,陆步轩认为自己卖猪肉是给母校北大抹黑,认为自己混得不好。他还让女儿不要学文科,怕她“重蹈覆辙”,陆步轩说:“像我们这种草民要做出成绩很难。”这是多么痛的领悟啊!下面这段视频的内容含量很大,请仔细观看:

《[西安e报:1581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第122期]垄断是涨价的前兆
[西安e报:487期]蒙牛奶放倒18名小学生
[西安e报:852期]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西安e报:1218期]再见,西仓档子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