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情浓郁的商州婚俗

@ 四月 29, 2013

原文首发于《冬去春来》,感谢作者“wangxinmin”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硬菜硬食养育硬汉》】

早就听说商州的结婚嫁女很是讲究,人情味很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近日参加外甥女的婚礼,才见识了人情味浓郁的商州婚俗。

结婚的前三天,主家就组织起以总管为首至亲好友及其亲戚孩子为主的婚嫁志愿服务队,在小区内支起三口大铁锅,若干小锅、盆子、大小盘子(大盘端菜,小盘盛菜)、碗筷、桌椅板凳,招待前来祝贺的亲朋好友,先喝茶吸烟打牌聊天,中午饭吃的是臊子面,比较简单。晚饭吃的是大烩菜,不光是烩菜,上烩菜前先上八个凉菜和饮料白酒,吃喝得差不多了,才端上热气腾腾的一大盆烩菜,内容丰富,既有大肉、虎皮豆腐、木耳,也有红罗卜、大白菜、洋芋和粉条,色味香俱全。

不管是贫富贵贱,也不论是礼多礼少,本小区、本单位的全家和远近赶来的亲朋好友吃喝三天,前两天是臊子面和大烩菜,放眼望去,四五十桌在小区场地上摆开,蔚为壮观,人们边吃边聊,有的还划起拳,呐喊起来,气氛煞是热闹。端盘服务的多是至亲好友的年轻人,他们吃苦在前,吃饭在后,不觉其累,喜气洋洋,也认识不少的赴宴者,因而招呼殷勤,直劝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兄弟姐妹吃饱喝好。

婚礼的前一天傍晚,新郎带着一帮小伙子来到女方家送礼,在楼门前燃放鞭炮后,欲进而受阻,女方家的多位小伙子用桌子把着门不让进门,要进去可以,得每人连喝三杯酒,男方家的不答应,双双争执不下,男方家的小伙子突然发起进攻,一拥而上,打算强攻,无奈女方家早有准备,坚守堡垒,久攻不下,只得再谈判,再媒人和总管的反复劝说下,达成协议,进门者每人喝两杯,好事成双嘛。

婚礼

商州民俗之婚礼 by 大狮头

进得门内,放下礼物,新郎和总管与女方家人在内屋商量婚礼有关事宜,两家的小伙子们在客厅喝酒吃菜,一会儿又较起劲来,只见几个小伙子斟满一茶杯白酒,一对一一饮而尽,但见男方的一个小伙子脸色由红会转白当场吐了,而女方家的小伙子脸不变色。女方家人急劝多吃菜慢喝酒,闹腾了一个多小时,双双都累了甚或醉了,在媒人劝说下终于散了,临走还不服气,嘴硬说明天婚宴再一见高低,一决雌雄。

待客人散尽,女方家在准备明天陪嫁的东西,计有一对台灯、一对水壶,一个或若干梳妆盒、牙膏、牙刷、梳子、香皂盒、镜子、刷子、针线、化妆品、门帘、痰盂,床上用品一应俱全,还有一个百宝箱,还有一个铜镜,据说新娘出门时背上铜镜,可以避邪镇妖。还有一双男式皮鞋,鞋内放有核桃,是送给新郎的,不知是寓意敲打还是补脑健体?

次日早晨,心急的新郎和伴郎手持鲜花来到新娘家,又吃闭门羹,时辰不到,新娘尚未梳妆完毕。大约一个小时过啦,时辰已到,才进得家门,在闺房前再吃闭门羹,无奈从门底下递红包,一个,不行,再一个,也不行,又一个,还不行,对着闺房做思想工作说新郎忍耐是有限的,你姑妄说之,他姑妄听之,门照样不开,只好再递红包若干,在媒人的苦口婆心劝说下,房门终于打开,好不容易进去的伴郎及其率领的小伙子们打油(戏耍)伴娘及房内的新娘姊们,待平息后,新郎到餐厅吃荷包蛋,穿着粉红连衣裙的丈母娘坐在旁边高兴的看着,我不禁诗意大发,吟打油诗一首:远看像伴娘,近看是她娘,不是我散光,妻妹喜洋洋。

临走出家门,新郎新娘和新娘家人合影留念。然后由新娘的堂弟背起新娘,但不走,待递上红包,堂弟才背起新娘走出房门,进入鲜花簇拥的轿车。出小区大门又受阻,还是红包开路,出门后不走回头路,而是绕行沿着另一条新路返回新郎家,象征着新郎新娘从此走上新的人生之路,过上幸福的新生活。

人情浓郁的商州婚俗 二维码相关阅读
做伴郎
中西婚礼俱是礼物
婚前一个月的焦虑
陕南婚礼旧俗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