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589期]假期也拆迁

@ 四月 29,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今天是2013年4月29日,2010年的今天,47岁的江苏泰兴男子徐玉元,在泰兴镇中心幼儿园挥刀砍伤了32人——其中学生29人,两名老师和一名保安。那一年,发生了很多起持刀袭童案(493期)。

[1]拆迁的步伐之南河村

节假日也阻挡不住大西安国际化拆迁的步伐,29日早8点,阿房一路三桥镇南河村进来了80多个黑社会,鉴于大陆不承认黑社会组织的存在,这里也可以说来了80多个社会闲散人员。在开发商的带领下,80多个社会哥开始强拆民居。

据投稿人“@大快人心1979”透露,开发商并未和村民签署拆迁协议也未丈量房屋面积,他们试图偷偷拆完再来谈,而且“不是一家一个价格,有关系多赔几倍,没关系就10几20万”。农民的价值观很简单,你没有手续,又不公平,凭什么来拆我的房子呢?

强拆

因此一个60多岁的老人站在房顶,手持汽油瓶来保护自己的房子,导致拆迁停止,社会哥上房顶想把大爷押下来,但大爷随后点燃了汽油瓶,双方动手过程中有人烧伤,因此拆迁人员愤愤地表示“要弄死房主。”围观群众打电话报警,但阿房派出所毫无作为,根本没有现身,给媒体打电话也是同样下场。

在没有任何证据、仅凭一条和一张图片的情况下,就有很多人在微博中给这老汉打上钉子户的标签了,“@给我一把glock”说:“我就不信钱给到位了,还有人不肯搬的,村民坐地起价的事情又不是一次两次了,政府推行城镇化改造,终究是为了全国工业化进程加快,想效仿北京拆迁安置一夜巨富的村民大有人在,事情真相究竟是怎样还没彻底明朗你们就跟这瞎起哄,小心哪天就成为某些别有用心之人的马前卒。”

投稿人已经反复说明的“没有协议、没有手续”就被这样无视了,“全国工业化进程”可真是个正义的概念,这群从小接受集体主义教育、认为少数应该天然服从多数的公民——我们权且称其为公民——似乎不会明白一个最基础的道理:即便老头是个钉子户,他对自己的房产拥有最基本的物权,有对其议价的基本权。用多数人的利益来对少数人的权、利进行侵害,这叫做“多数人暴政”。哈佛大学给法学生上的公开课中,第一课就阐述了这样的道理,杀一个人和杀五个人,没有高下之分。

更何况,在强拆的浪潮中,更多的人并不是钉子户。

[2]拆迁的步伐之裴家崆

@方向-北-或南”是一名记者,他用博客和微博记录了“曲江裴家崆暴力拆迁”的全过程,因为这些东西,肯定不会被报道。其中,第六天的时候,拆迁指挥部占领村委会,村干部已消失,当夜有人流血了,几个保安暴打了小饭馆服务员,一个尿血一个当场昏迷…(第八天详见下图)

 截图

鉴于截图的信息量太大,这里就不赘述什么了。有趣的是,同样是强拆,这一案例下面却看不到任何质疑的声音,因为参与者之一是曲江。不问是非只站立场、以及双重判断标准,在这两条e报中对比得很分明。

[3]上班要专心

4月19日上午,礼泉县交通局工作人员庞某闲着没事上网聊天时,将一个QQ群中关于H7N9禽流感的信息,随手复制到另外的两个QQ群里,其内容就是不久前盛行的谣言,28日,庞某被咸阳警方抓获,并因散布谣言被拘留10日。上述文字的描述均忠于《今日咸阳》的报道,无任何添油加醋的地方。

这是一个信息量极大的报道,然而很多人都没看出来【西安e报(微博版)】编发这一微博的目的,“@西安陆翊”的解读就很到位:一个交通局的公务员,上班时间,不干斗地主看电影偷菜这些正事,却聊QQ,直接被腾讯公司卖给网络警察了,这就是上班不专心的代价。

[4]贼喊捉贼啊

陕师大金泰假日小学老师用罚站的形式逼小学生捐款(1587期之4),《西安晚报》对这件事进行了调查,不过他们特意用了南郊某小学的字样。

校方承认捐款确有其事,但经过两次自查,并没有发现强制学生捐款和惩罚未捐款学生的情况。校长表示,在捐款的过程中确实有20多个学生没有交捐款,但并没有处罚。教导主任还补充道:“得知此事后,学校把二年级所有班主任都叫到了校长办公室,但这几位班主任都说没有强制学生捐款。”自己查自己,运动员兼职裁判员,这不是典型的天朝做派么?能查出来才是稀罕事。

[5]招商银行势力大

招商银行太白路支行经理李勇,以买理财产品为由骗取客户存款800万,这位经理虽然已投案(1584期之2),但公安机关却没有以经济诈骗立案,而是让李勇本人和受害人协商解决。让银行这样的大咖跟小散户协商,结果势必是一边倒,因此很多受害者在4月28日下午15:30左右,无奈地在招行西安分行门前静坐讨要说法。

招商银行

一个股份制商业银行都能有这么大势力,就更不要说国企乃至政府公权部门了,在这些机构面前,个人永远都是弱势。

[6]能文能武的所长

4月17日,位于西安泾河工业园的西安鹤鸣医药科技公司,遭遇了几位黑社会,抑或是警察的袭击,据该厂员工讲,当时几个人进门,一个胖胖的戴墨镜手上有纹身的男子让大家“手抱头往出走”,还殴打了鹤鸣公司的员工。整个过程,没有人出示任何证件,也没有人说一句“我是公安局的”。直到去了派出所,才知道这是警方执法,不知道的还以为黑社会收保护费呢。不过,两者似乎也没什么区别。

经开分局泾渭园派出所表示自己接到举报,称这家公司制售假药,便到公司对案件进行侦破。在回应记者采访时,主管刑侦的派出所副所长李大伟说:“我们建议他们向我们派出所上级部门督查和法制监察部门反映情况,我们全力配合上级部门调查给他们一个答复。”而在和公司对峙时,李副所长说:“我打谁了?我现在可以用我人格担保,我当天没有对任何人动过一个手指头,我连他认识都不认识。”所谓:流氓会武术,谁都挡不住;流氓有文化,走遍天朝都不怕,看看人家这水平,能文能武的,当新闻发言人都屈才了。

[7]书记

最近陕西高校领导班子开始密集换届,挪窝的不是校长而是党委书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有党的地方就要有书记,高校也不例外,甚至连连民企都要有党委。在华为中兴事件中,美国议员一直纠缠的重点就是,为什么一个私人企业有党委组织?还记得华为副总裁丁少华怎么回应的吗?“华为公司党委是根据中国公司法设立的,就连沃尔玛等外资企业一样设有党员组织。”所以说谷歌之前也应该有党组织。

回归主题,这次的任免分别是——

吴长龄任西安体育学院党委书记,王建利任西安石油大学党委书记,李映方任西安音乐学院党委书记,郭线庐任西安美术学院党委副书记、院长,范兵任西安医学院党委书记。

体院新任的书记吴长龄有个有趣的八卦:此人曾任陕西省体育局副局长,某年浐灞在省体主场比赛时用官话”威胁“主场球迷别闹事,结果被全场球迷风起云涌般给予了“贼你妈”的回应,吴局那天据说给贼美了

[8]航班延误

三天假期还要外出旅游,最坑爹的事情莫过于航班延误了。29日早,“@新传菜菜”投稿说:“咸阳机场里去九寨沟的东方航空飞机要延误近12小时,航空公司称要么改签要么退票,国内外乘客情绪激动。东航的应急预案就是给每位300-400元的赔偿金。乘客所有行程打乱了,攒来的假期大半在机场度过,你叫乘客情何以堪?”

除了天气等客观原因,航班能不能飞还真不是他们说得算的,则要归结到民航空域资源使用问题,中国大陆的空域资源使用中,民用占20%,军方占80%,所以就会出现“堵车”的现象。不过这次好歹有赔偿金,也算东航的进步之处了。

[9]文物展

 文物

近日,“楚文物珍品展”在秦陵博物院连续展出3个月,其中包括越王勾践剑的复制品与吴王夫差矛,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前往一阅。2000多年前你死我活的对头,今天却放在一起展览,这就是历史。再过几百年,五毛和美分、左派和右派,是不是也会放在一页书里翻过呢? 

[10]城管的经营之道

优酷的“a152893”在西一路上,发现城管把人行道撤销的车场卖给门面房主,还冠冕堂皇的对媒体说把西一路所有停车场全部取缔了。真是赚钱有道。

《[西安e报:1589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128期]两个西安芝麻官的脱口秀
[西安e报:493期]谁是下一个郑民生
[西安e报:858期]一个女生的自杀
[西安e报:1224期]黄书黄盘几十万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