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的离婚

@ 五月 7, 2013

原文首发于《龙在江湖》,感谢作者“陈传龙”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行车旧事》】

大概是1974年吧,我第一次听说了离婚这个词,第一次目睹了离婚的男女。

不知什么时候,搬来了一家新邻居。那家人不起眼,就连我们这些整天疯跑不落屋的男孩子,也不注意什么时候搬来了新邻居。不引人注目的原因,是那家没有男孩,没有男孩与我们一起玩,便与这家人没有交往。我们那个大院有七排平房,每排十户人家,几百口人,男孩有好几十,根据年龄不同,分成不同的派别。我们那个年龄阶段是八九岁到十四五岁的群体,人数最多最活跃,除了吃饭,睡觉在家里,其余时间全在外面玩耍,像没窝的兔子,到处跑,到处玩。

有一天,母亲让我去水管掂一桶水。我们家在平房最东边,水管在最西边,就是说,掂一桶水要走一排房子的距离。我把水桶放在水管下面,拧开水笼头,水哗哗淌,嘟嘟翻花,水满了,我提桶准备走。这时,从正对水笼头的屋里走出一个女人,过来洗菜。女人有二三十岁,穿黄军装,黄军装褪了色,近于土色,裤管直,板正,感觉与邻居们衣着不太一样。女人白白的,高高的,面容温和,似笑非笑,留短发。那时候留短发的人少,新奇,好看。以为是谁家的客人,没在意。后来,在水管碰面多了,才知道是新搬来的邻居。听人叫她小郭,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我们院里家家都有几个孩子,最多的八九个,多数家庭都是一头沉,父亲上班,母亲没工作,条件不好,能穿件不带补丁的衣服就不错了。小郭穿衣服与邻居不一样,干净,整齐,在大院里分外显眼。她爱笑,脸上总挂着笑容,好看的笑容,随和,与穷邻居都打招呼,没有架子。她长得好,穿得整齐,不嫌弃穷邻居,伙伴们对她便有了好感。当然,我们还没到青春萌动期,不懂风月,对小郭有好感的表现是,不去她家捣乱,不找麻烦,不恶作剧。

她有丈夫,不过,我们一直没有见过,听说是部队上的领导,工资很高,一月能拿九十多块,这是我们家九口人三个月的生活费。啧啧,巨款。有一天,小郭和一个男人从门前走过,男人个子不高,方脸,满脸胡子,不爱说话,可能是她丈夫。小郭走在前面,和邻居们打招呼,男人跟在后面,陪笑,不说话。后来,我们时不时就见那男人,早晨不在家,中午在家吃饭了;下午还在家,晚上回部队了。听说,他的部队不远,二三十公里,来回很方面。

大院

70年代的大院生活 by 鱼香肉丝

一次,小郭拿了两件车队发的工作服,到我们家,说是让小孩们穿。母亲千恩万放谢,女人走后还在念叨,小郭是好人。也许出于感激,从那以后,我开始注意她了。有一天,我发现她变了,笑容没有了,不和邻居打招呼了,走路低着头,匆匆忙忙出门,匆匆忙忙回家,很少露面,大热天也不出来乘凉,聊天。听大人们议论说,她离婚了。我们没听说过离婚,不知道离婚是怎么回事,也从没有听邻居们谈论小郭离婚的事。不过,我们凭直觉觉得,离婚是丢人的事,见不得人的事,和小偷一样,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丢祖宗八辈的脸。

善良的邻居们没有嘲笑,还为她惋惜,这么好的女人,那个男人怎么忍心离婚呢。石大妈是热心人,不声不响地张罗,让小郭和男人复婚。我们又知道了一个词:复婚。几个月后,小郭和男人复婚了。

两人都觉得不好意思,没脸见邻居,在大院里住不下去,就搬走了,再没有了音讯。

《七十年代的离婚》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风风雨雨真夫妻
野山坡上的野合
情何以堪的家务事
那些让我内流满面的烂事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