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的事谁能做主

@ 五月 8, 2013

原文节选于《张艳茜的BLOG》,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厨房的故事》。】

清明的前几天,父亲又走进我的梦中。父亲长眠于长安的枣园。枣园没有枣树,枣园最多的是松柏。枣园依山而立,面朝一片原野,原野间依稀可见一条小溪。北方缺水,但凡见水,哪怕是窄小的沟渠,大都被称作了“河”。所以,枣园亦可谓依山傍水。

枣园,在仍旧站立地面的人看来,是个清静肃穆的地方。父亲告别这个世界之前,已经晓得自己将在枣园长久安身。父亲不信鬼神,但父亲喜静。按现在的说法,父亲很想做个宅男的。然而,这只是父亲的愿景。

60岁退休之后,父亲从位于华阴县桃下镇的企业——十冶,来到西安。父亲对我说,他不能就此闲在家中,为了小儿子的未来生活过得好,他要趁自己身体健康多挣些钱。

父亲一边吃着小女儿为他做好的饭菜,然后嘬一口酒水,一边认真地对小女儿说出这番话。父亲丝毫没有想过这样偏心眼的话,可能会伤着小女儿的心情。就像困难时期,父亲毫无顾忌不辞辛苦满大街给大儿子寻找白面馒头一样,而啃着玉米面窝窝头的女儿们心里是否委屈,不在父亲的考虑范畴。“女儿是泼出去水”,女儿的肠胃和未来的生活,是女儿自己或是“人家”的事。这是父亲根深蒂固的观念。

写这篇文章时,跳出一则消息,澳大利亚科学家推断,500万年之后,男人将从这个世界消失,因为决定男性的Y染色体将逐渐衰退,最终导致男性灭绝。女性将独自繁衍后代。

这真是一则“坑爹”的消息。

不过,即使这一推断成真,我想,中国的父亲们或是父母们也不会惊慌失措,他们一方面会庆幸,500万年,那是多么遥远的未来哦,另一方面,他们更加看重目前还“有种”的儿子。

还有一则消息,是几天前家人在报端上看到的。说在某个城市,一年轻女子当街生下孩子,女子将孩子放在冰凉的街道石阶上,然后匆忙独自离去。文章义愤填膺谴责了这个母亲的冷血,却让读者忽略了追问:“造孽”的那个男人又在哪里?

500万年之后,肯定不会出现这种人性沦丧的荒诞之事,那时候,女性可以无性繁衍后代,可谓又当爹又当娘,而且,女性想生,或是不想生孩子,全由女性自己做主。相信那时不会再有无奈生在街道上,然后抛弃孩子的冷血母亲了。但是,这要等待漫长的500万年哦!

扯远了,现在回到父亲的话题。

1993年,来到西安的父亲,很快应聘在一家企业,继续做了他的老本行——会计工作。直到小儿子结婚,父亲才彻底回到家中。

宅在家中的父亲,与这个世界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联系。房前屋后,种了花草,养了几只小兔子和两只鹦鹉,闲下来时,看看电视里真真假假的新闻,翻翻女儿编辑的杂志,心血来潮时,还提笔写上一篇小文,交给女儿。自然,只看文面不看人面的女儿,并没有假公济私刊发父亲的随笔。节假日,女儿们来看望他,他也很高兴,兴致勃勃聊聊国家那些事儿。

这是父亲一生短暂的宁静日子,很快小孙女的出生,让父亲忙得项目多起来。

总感觉,父亲的好日子刚开始序曲,便匆匆落了幕。父亲走得早了些,父亲离开我们来到枣园时,只有71岁。

喜静的父亲,本来在枣园高台之上的第一排,前面只有一棵说不上名字长不高的小树,左右也没有什么邻居。九年之后的现在,不仅父亲的前面,小树旁边小小的空地硬是拥挤进了两个邻居,左右也早已住进了人。这有点像了城市的状况,只要能栽进一座高楼,就不会空着位置。而且,枣园以及其他墓园的地价也与城市的房价一样,翻着跟头地涨了几倍。

活不易,死不起哦!

枣园里挤挤挨挨着墓碑,早已不似九年前的寂寥而安宁,喜静的父亲要么忍受纷乱和嘈杂,要么只有改变一下自己的性情。毕竟,人是群居的动物。想必那边的世界也是如此。

我一女友,三十多岁时,便开始感叹,她不怕一个人时的孤独,而怕与人相伴时的孤独。尤其担心这样的晚景出现:她的那个他,一定要尾随她坐在黄昏的宁静处,生生做出永相契,长相守之状,一同观赏晚霞燃烧的最后时刻。而更令她担心的,是他们两个辞世后,还要同眠于一座墓地里。

我笑她,年纪轻轻的,重在过好当下的日子,何苦杞人忧天预设未来?况且,黄昏之后的事儿,你怎能做得了主?

无论是枣园,还是千里之外更有名气的八宝山,细细想来,里面的情形毫无二致。在这种地方,男人和女人埋在一起,仇人和亲人埋在一起,君子和小人埋在一起,好汉和懦夫埋在一起,唱高调的和老实疙瘩埋在一起,开朗活泼的和安静寡言的埋在一起,穿大裆裤的和穿西服的埋在一起。他们有着各自的性情,怀着各自的心事倒在这里,他们活得精彩抑或不精彩,都抱着各自的恩怨化在了这里。

这些以后的事儿,是他们做不了主的。

《以后的事谁能做主》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饺子和饺子宴
父母俭朴一辈子
妈妈做的西红柿炒鸡蛋
北方﹒年关﹒杀猪菜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