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到底说了些什么

@ 五月 9, 2013

原文首发于2013年5月8日《华商报》,感谢作者“江雪”的真知灼见,曾撰文《九一五:西安之痛》】

5月4日,经济学家茅于轼在长沙参加学术演讲活动,因大批人士聚集并以言辞激烈的标语反对,讲座被迫取消。此前,茅于轼在辽宁也有类似遭遇。而之前,这位84岁高龄的老人,因阐述自己的观点,已多次在家中深夜接到电话谩骂,甚至生命威胁。

一个学者因观点和言论而遭大众反对,原非什么新鲜事,不过茅于轼的遭遇,却在于骂他的人,有时往往并不知道或理解他在说什么。而他们诉诸反对的方式,也极少是针对观点的理性反驳,而是动辄冠之以“汉奸”、“走狗”的帽子,近乎一种在当下语系里无法辩驳的“抹黑”。

茅于轼
左派网友在长沙抗议茅于轼,类似于文革式的无理抹黑(图片来自网络)

那么茅于轼到底说了些什么?只要稍微留心一下,看看他的文章,观点不外就是这些:市场经济是好的,财富是好的,应该保护正当所得的财富,因为今天的穷人可能就是明天的富人;应该反对的是特权,制度应致力于遏制和消除特权;贫富差距是正常的,重要的是,消除由于特权而造成的收入差距等等。

可以看出,茅于轼很多时候说的不过是常识。比如,他说:“社会上为穷人说话的人很多,替富人说话的人很少。为富人办事的人很多,为穷人做事的人很少。原因很简单。为穷人说话能得到社会上大多数人的赞同,哪怕是说错了。为富人说话则不同,由于大众受剥削理论的灌输,富人被认为是剥削者。”他继续说,“至于做事,为穷人做事很难有酬劳,所以为穷人做事的人比较少。”

这些大白话,其实是真正为“穷人”“富人”都着想的考虑。再比如他说“廉租房”不需要配有厕所,有公共厕所就可以。招来的谩骂者,其实并没有去体察他的意思:条件差的廉租房,才不会被富人觊觎,就像经济适用房盖成豪华公寓一样,在分配过程中,成为权力寻租的肥肉,结果被富人搭了穷人的便车。

对这些话,但凡有一点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估计都不会认为有错。然而,谩骂者自觉抢占“为穷人说话”的“道德高地”,诉诸民粹,绑架了理性。

当然,茅于轼被一些人视为眼中钉,很重要的一点是他对过去时代的反思。他反思文革时代的谬误不留情面,一些文章激怒了大批对文革时代充满怀念的人士。

当下,各种社会思潮涌现,原本言论观点不同也属正常,然而,拒绝理性辩论,在公众场合,以激烈的话语侮辱人格,攻击观点不同者,却是太不正常了。而一些暴力谩骂的话语,往往畅通无阻。

或可说,今天的中国,对一些基本的问题尚没有形成共识。例如社会不公是不是市场经济不彻底的结果,改革当如何继续等等。当人们自愿地放弃了独立思考的意愿时,真正有益于个体和社会的对话,很难形成。以茅于轼本人而言,他近20年来一直致力于扶贫工作,通过小额贷款、保姆学校等方式,帮助了成千上万个穷人。可正如他在微博中说:“最近不断打电话骚扰我的都是语言粗鲁的低收入人士。”“他们不明白自己的利益到底在哪儿,喜欢听灌米汤式的宣传。这真是我们国家的危险所在。”被认为是特权阶层代言人的茅于轼,他所在的天则研究所,早在1998年就开始研究官员的财产申报制度。

茅于轼在微博上表示,他“能够理解一些人怀念过去的缘由…”看得出,他一直在试图用温和理性的方式去说服,可惜那些反对者中,愿意聆听者太少。其实,即使不同意他的观点,何妨且听听他的论述呢?其实,对我们的时代而言,这样愿意用家常话去说一些常识的人,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

茅于轼到底说了些什么 二维码相关阅读
要感谢三位老人家
知识分子的“公共属性”
如果薄瓜瓜同学接过了他家族的权
重庆模式的症结


1个 群众围观在“茅于轼到底说了些什么”旁边

  1. jay 说:

    真的为楼上的ccc的智商捉急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