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词别读(下)

@ 五月 10, 2013

原文首发于《娃娃的空间》,感谢作者“娃娃”的真情分享,曾撰文《谎言是为了什么》。上篇回顾《苏词别读(上)》】

身在他乡,天高地远。1080年,这一年,东坡停在黄州。

如果,仅在汴梁城中,那万千难捋官僚纠葛,怎能让人拨开云雾?如果,仅在路上,那一路的颠簸流离,怎能不让人身心乏力?

1080年到1084年,苏轼停在黄州。感谢黄州,让一个诗人,脚踏实在土地,头顶蓝天。让他每天推开窗掾,看到的是恒古不变的农耕,是江河万古流的平静。

功名又能如何?死生又能如何?衰老又能如何?唯天地之不变,而我于天地间,风为我佛面,月为我灿明,山为我青如黛碧。仅此,足以。纠结于心的仕途,算什么?纠结于心的衰老,算什么?

读1080年之后的苏词,眼泪里头会有笑。阔达和从容,铺在纸面,你听:

独笑书生争底事,曹公黄祖俱飘忽。
愿使君、还赋谪仙诗,追黄鹤。

——《满江红 寄鄂州朱使君寿昌》

推枕枉然不见,但江空,月明千里。

——《水龙吟》

梦中了了醉中醒。只渊明,是前生。走遍人间,依旧却躬耕。

——《江城子》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定风波》

谁到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

——《浣溪沙》

太多的好词,在1080年之后铺面而来,这才是苏东坡。经历灰暗之后,不是沮丧,不是隐忍,不是看空一切,而是回头转身,山依旧好,水依旧清,我依旧心情疏朗。

多日之前,一位朋友对我说:去听《舒伯特第九交响曲》,曾为其泪盈。

我问:为什么?

他说: 在舒伯特的音乐里,你会听到温暖。一个备受歧视,身处边缘,只活了31岁的音乐家,本来可以用阴郁和幽怨来报复的,但他没有。在他的乐曲中,遍地都是美好的和善良追求,是相信生命相信未来的温暖。 如果苦难使人流泪,那么对苦难的超越更使人动容。正如你为鲁迅的坚守,杜甫的沉重而感动。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但如果此时还有豁达、少了阴郁和偏狭,那岂不更好?如你,如我,所动之东坡。

公元 1082年,西夏人倾城而至,攻占了陕西榆林以北的土地,宋20万大军,全军覆没。这一年,宋神宗寝食难安,朝臣一片肃穆。而此时,东坡偏居于他乡,正驾一叶扁舟,泛江而上,与客饮酒,看月明星稀,感天地渺小。

所以,对1082年中国来说,意外的收获是有了前后《赤壁赋》,有了《大江东去》。

寄情于山水,是中国文人向来的嗜好。把诗歌写得空灵高邈,意境空远,古来有之。但东坡不同。此时他的寄情山水,是以生死挈阔为代价的。

没有切肤的疼痛,怎会有超然物上的从容。

在中国文人里,苏东坡的命不是最背的,却是最大起大落的,如同过山车一样,一晃一颠,一颠一晃,从开封到海南琼岛,人在被贬途中,五次追加贬疏令,旷古未有。如果没有心怀天地,谁能经得起这样的折腾。

所以,“人闲桂花落”的人文情怀,远没有“大江东去”的来得意味深长,一个是为了美而美,一个是因为不美而美,一个是坐拥山林,一个是丧家之犬,孰重孰轻,只能读的人,能读到那时诗人的高远。

《大江东去》名声太重,我更喜欢的,是另一种小词《临江仙》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
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
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馀生。

——《夜归临皋》

苏东坡
(图片来自网络)

有个姐姐很有趣,喜欢当我是书童。午睡过后,佛上耳边诗一首:“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于是发短信考我:“这是谁的?”

我回说:“刘备三顾茅庐,诸葛潇洒起身。”

姐姐说:你当自己是百度?这也能记得!

我说:别的都能忘,唯有这个,生生世世记得。那三顾茅庐的,一劳永逸;而那潇洒起身的,永无宁日。

写下这话的时候,手抖心寒。在最后一篇中,想说前面的话题:为什么读苏词,读了那么年后发现,这个男人非我所爱。

中国儒家有一句话“知不可为而为之”,因为这句话,有太多人,踏上了万劫不复的道路。比如,刚才那个潇洒起身的诸葛亮。受命于危难,于是,终其一生,步履蹒跚走下去。他没有给自己留下后路,不看空,不看淡,不佛不道。七出岐山,九死一生。以他之聪明,焉能不知放弃之后的解脱。可为什么非要在这条路上,如同老农般执着啃下去?

老杜写诗:“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泪眼迷离,何止老杜。

读苏词,会情不自禁的微笑。因为东坡太聪明,在走不下去,在内心撞墙的时候,他从容转身,给自己一个回头的机会。所以,五道追加的贬令一次一次摔到他脸上,他还能擦擦脸说:“试问岭南应不好?此心安处是吾乡。”这种男人,聪明的,只能他一个人,独步江边,品人生孤独,然后转身微笑。他这一笑,便释然了,便不再坚韧。

女人都傻,希望能与一颗沉重的心相逢。希望在你艰难前行的人生路上,仰望你的孤单,仰望你的脆弱,仰望你的坚强,所以,步履蹒跚的诸葛亮、如丧家之犬的老杜,还有,在黑夜里野狼般呐喊的鲁迅,总会让女人流泪满面,会让她们,想与他,相逢在路上。

后记

终于写完了这组关于苏词文章。写这组文章,源于我给同伴们讲的一个笑话。幼时,我堂姐第一次求爱受阻,我调皮的送她两句苏词——“多情却被无情恼”、“天涯何处无芳草”。

同伴们听了故事,觉得像小小说一样,生动有趣。于是,顺着故事写下去,清明几天,窝在家中,又翻了一遍苏词。这一次认真地读,与上一次,相隔有十年之久了。

十年,一晃而过的十年,我也到老苏“尘满面,鬓如霜”的年纪。虽然此一时彼一时,但中年的心境,挥之不去。 毕竟不是少年,少年喜欢“花退残红青杏小”,到这个年纪,想的最多的是“长恨此生非我有”。

不管如何,写苏词,让我找到了一种路子走下去。尤其是写的快乐,让这个窝在家里快要发霉的清明,充满温暖。写到最后两篇,越写越顺,情动其中,敲键盘的手,抖得落不下去。

人到中年,总要寻找一种快乐,慰藉内心。我的朋友说“溪的美,鱼知道,风的柔,山知道”,我说,文字的快乐,写的人知道。

苏词别读(下) 二维码相关阅读
纳兰容若思亡妻
小王子的经典段落
小狐狸
三体世界历史年表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