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马治权一起摆摊

@ 五月 13, 2013

原文首发于《家住未央的空间》,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作者曾分享:《西安城南引驾回》】

马治权者,西安城里的名人,作家,有过多部著作,书法家,写的字,铁画银钩古朴大方。自己出书办杂志,标准的文化人,名气大了去。拿当下流行的称呼那应该是叫马老师的。马老师是大家,也是我博客里的好友。

虽是博客里好友,但人家肯定是不认识咱的,一个那么有名的大家,按说是和咱这种街头的小买卖人搭不上什么界的,但我还真的和他有过一面之缘,也许他自己早也忘记了。

记得那是在十几年前的事了,不是在九九就是九八年的事。那时的我在改革的大潮中刚刚下岗,为了混生活在街头摆个小摊。平日里赶个西仓的档子文艺路的狗猫市什么的,总是一句话,那里人多就往那里去。卖的也多是康复路市场里趸来的各种小玩意,生活艰难混口饭吃罢了。那一年政府举办西洽会,就是招商引资。会场设在南郊的体育场,西洽会人山人海的,我们这些摆小摊的也去凑热闹,为的是多卖俩钱。

我去的早就在大门里北边的陕西馆门口占了个地方,马老师当时办杂志,杂志的名字叫“各界”,他也凑热闹在哪里摆了个摊子宣传他的杂志,我们两个摆了个两隔壁。文人摆摊跟咱就是不一样,咱们是大喊大叫卖力的吆喝着,人家不吆喝。不但不吆喝人家还拿个凳子坐在哪里,前面的桌子上放着杂志介绍什么的,记忆中马老师当年也很年轻,穿西服。有文化的人和咱们这些人看着就不一样,还有一个女的给他帮忙,是秘书还是工作人员就不得而知了。

当时就是推广让大家定他的杂志,并且推出了优惠活动,谁要是定一年的杂志,马老师就给人家写一副字相送。马老师慢慢吞吞的坐在那里,有人了说几句,没有人了他也不吆喝,定的人不是太多。闲了没有事,我也拿起他桌上的杂志看,当时咱也不知道他是干啥的,杂志一看才知,不得了。西安地面上说文化人贾平凹就数老大的,不论是是写书还是写字,但老贾家里倒是挂的马治权的字,可见马老师的字有多好。

没有人的时间,也跟马老师片上两句,问他订书的人那么多,他咋给人家写的过来,马老师告诉我,赶早起来先写几个,晚上睡觉前在写几个,应人的事情慢慢来,有几个月就写完了。看到有人掏了几十个元定了一年的杂志,马老师就很认真的给人家登记邮寄地址,把人家需要书法的内容写清楚。我也就动了心思,咱虽然是个粗人,但也想闹个名人字画什么的装装门面,经过思想斗争,我也就定了一年的杂志,是二十多还是三十多年代久远已经记忆模糊了,反正是我在那摆了两天的摊赚的那几十元都交到马老师口袋里去了。

马老师登记了我的地址问我“给你写个啥”?我说“马哥,你看着闹”,咱这人社会上呆的时间长了不习惯叫老师。他想了半天说:“就写个锲而不舍吧,不管干啥,哪怕是摆个小摊子,只要你努力,只要你锲而不舍,总有一天能干出名堂的“。他就在我的地址下面写了锲而不舍四个字。

这是我们第二天在一起摆摊的事了,虽然过了十几年了,我记得清清楚楚的。到了中午两点多的时间,我心想忙了半天了,要不就叫马老师一块去吃个饭吧,对面有家刀削面还是不错的。我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出事了,组委会的人恐怕是闲摆摊的人太多影响了西安的形象,把市容队的人给叫来了,市容进连砸带收的就过来了。这事我们老摆摊的有经验,赶紧跑呀,我边收摊子边给马老师喊了一句“马哥,赶紧闪,市容来了”,喊完了我就干紧跑了。

过了大概有两三个月吧,我收到了一个牛皮纸的信封,里面是马老师给我写的锲而不舍四个字,署名盖章。我不懂什么装裱,花了二十五块钱在二府庄的玻璃店里买了一个塑料的镜框,把那副字装了进去挂在我家里。有人来的时候给人家介绍,你看马治权给我写的,名人,喔是我伙计,我俩一块摆摊来着。有的时间想想,这世上做什么事只要锲而不舍,总能干出点名堂,就是摆摊我们只要坚持,不也没有饿死,我们也养家糊口,虽然生活在社会最底层,我们也在坚持。

时间过去了十几年,东奔西走,住的地方换了一个有一个,这个城中村拆了换到那个城中村去,在数不清的搬家中,也不知那一次把马老师写的那副字遗失。马老师的名气现在更大了,前一段时间在那个报纸上还见了,字恐怕早已经和现在的大家一样论尺论寸卖了,我恐怕在也不会在有那样的一幅字了。但那几个字的精神早已经印到我的心里去了。

下午上网,看见马老师博客的字又更新了,是一幅观自在菩萨的经文,字颇好。想起了十几年前的旧事,往事如云烟。

《和马治权一起摆摊 》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邻居老黄
“憨驴”老吴
老陕
再说老陕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