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606期]七不讲

@ 五月 16,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5月16日,1966年的今天,“五一六通知”发表,这个通知集中反映了“左”的理论、方针和政策,是发动“文化大革命”的纲领性文件。下面进入今天的西安时间——

[1]七不讲

5月16日16点30分,先后有两位西北大学现代学院的同学,向【西安e报(微博版)】投稿称:『我们有一门课是中国近代史,其中讲到了五四运动,这可是中国近代史上的浓妆重彩的一笔,但是老师说学校不让讲,说是害怕我们和五四学生一样闹反动。五四都不让讲,何谈中国近代史?”呵呵,这是“七不讲”(如果您还不知道什么是“七不讲”,请看维基百科)真的来了吗?』17点42分,新浪微博判定这条微博为“不适宜公开内容”,在存活了72分钟后被屏蔽。下图是它的尸体:

八不讲

“七不讲”,即普世价值不要讲,新闻自由不要讲,公民社会不要讲,公民权利不要讲,中共的历史错误不要讲,权贵资产阶级不要讲,司法独立不要讲。所以,有关“七不讲”的微博被屏蔽,完全在意料之内。据法广报道(须翻墙浏览),5月15日,国信办就下令清除有关信息了。

再向前追溯,有关“七不讲”的信息,首先是由中国华东政法大学教师张雪忠在新浪微博上提及的,随后得到了其他学者和教授的证实。狡猾的是,这一指令是通过领导们口头传达的,完全一副“密令治国”的嘴脸。但没想到,“七不讲”竟然如此快的落实到了西安的三本院校内。

为何贵党会害怕“七不讲”本身公知于众?首先,其内容直接违宪,彻底剥夺公民的基本权利。其次,每个不要讲,其实都是不能讲,说白了就是缺失的、没信心的。不过这样贵党也间接地否定了贵党的历史。有境外媒体认为,“七不讲”将贵党置于比《第22条军规》还荒诞的境地之中。最后,“七不讲”和“五不搞”(810期之本周话题)一样,都是揭示贵党『死撑意识形态,紧捂流氓底裤』窘迫境地的绝佳佐证。

[2]汉长安空城

5月15日,南周跨省报道曲江系(1605期之1)之后,16日,《民营经济报》又将矛头指向汉长安城遗址(1585期之3),发表题为《申遗(1595期之本周数字),把汉代皇城“申”成了“空城”》的封面报道。报道称,在拆迁补偿安置方案中,对村民的耕地赔偿只字未提,而汉长安城管委会、拆迁办公室及未央区宣传部均对此拒绝置评。另外,未央宫遗址周边九个村子的1.5万人都出来租房子住,导致当地的房租涨价,这给村民增加了不少压力。然而,官方却对耕地赔偿只字未提,更荒唐的是,1.5万人的安置楼项目只打了个地基,就停在那儿了。

汉长安城遗址与兴教寺(1575期之4)都属于“丝绸之路”申遗项目,兴教寺已经闹了一出,尽管九村拆迁之前曝出不少黑料(1585期之3),但根据官媒们的口调,看来人类已经不能阻止先拆再保护的步伐了。

[3]陕台封杀卖药广告

5月16日,一位陕台的工作人员透露:“5月初,‘上面’给广告中心下发了文件,要求封杀医药广告,一直到7月底,过后能否播出还是未知数,其他电视台也是如此。广告中心的人说,停播广告三个月的损失大概是6000万元。目前,陕台的医药广告都改成保健知识了,节目中只提医院的名字和医生。”

根据投稿人发来的通知显示,这是一次针对虚假医疗药品、器械、保健品,在全国范围、多部门、运动式的“严打”,目前,已经过了各单位“自我审查”的阶段,进入严查期了。从4月25日至7月25日这三个月的严查期能够损失6000万元来看,电视台与医疗行业已经有了稳固的合作关系,并且市场也很稳定。问题就是,这三个月的严打之后呢?不抓典型了,谁会放着钱不赚呢?这就是运动式监督的可悲啦。

[4]放心蔬菜工程完蛋

放心菜进社区(1024期之1),是2012年官媒口中“十件惠民实事”之一。但据《陕西日报》报道,2012年,西安市政府斥资1.95亿元推动了“放心蔬菜工程”在时隔一年之后,部分放心菜直销点的商铺不是大门紧闭,就是生意萧条,难以为继。据了解,直销点的价格比市场上贵,但质量并不比市场的强多少,这是主要原因。菜农也吐槽,配送的蔬菜质量参差不齐,好的坏的捆在一起,价格又贵,图便宜的老人根本不买。呵呵,不知道市政府是如何把这快两个亿折腾掉的,只有300个网点呦。与其说这是惠民实事,不如说是借惠民之名圈钱套补贴呢。

[5]自杀秀

南二环跳塔事件
坐在高压电塔上的男子 “@小寨天桥下”拍摄

5月16日11点20分左右,一男子爬上了南二环东段赛格什子附近的高压电塔上,警察、消防、救护都到达了现场。男子的目的是,通过“自杀”来“申冤”,但由于距离太远,直到他14点20分左右自己乖乖下来也没人看清他到底要申什么冤。颇为讽刺的是,13点多,一辆在二环行驶的轿车为了看热闹,没看清路,在弯道上径直撞到路边的护栏上了

[6]消失的肇事者

5月15日,“@Fur__immer”投稿称:“5月14日22点,在电子二路西口,发生一起车祸,牌号为‘陕AC457H’的宝马车在限速60公里的道路上将车开到120码,并将‘@雪秋秋’的母亲撞出25米之远。肇事者却在不到六个小时内取保候审了。现在受害者已经因车祸去世了,可对于肇事者的惩治依然没有下文。” 16日,死者女儿“@雪秋秋”又发微博称:“警方说,肇事者取保候审二十四小时内会随传随到的,但是现在已经联系不到了。最可怕的是,摄像头又‘神奇’的坏了。肇事者是办案民警邻居。”

最后一句,女儿暗指肇事者与警方有“关系”,最早曝料的“@Fur__immer”还公布了肇事者的姓名、身份证号。但从现有的事实来看,并不能证明警方对肇事者有何“通融”,而且,摄像头坏掉的情况下,又如何证明超速至120码?此案还有很多疑惑,不过这种事情令人愤怒,数百位网友都在等待警方合理的调查结果。

[7]反腐高招

西安晚报》报道,5月15日下午,“长庆油田”的中层以上干部来到公安未央分局看守所接受警示教育,通过两名被判有期徒刑的罪犯的现身说法,告诫这些企业负责人,一定要遵纪守法,廉洁奉公。5月14日,中铁十五局的百名领导干部也接受了同样的警示教育。这不是搞笑吗?制度都不能遏制职务犯罪,想让警示起作用?作什么秀呢?快去Google搜索一下“狱警+职务犯罪”吧…

[8]心绞痛,开公交

5月11日11点,38岁的苟博师傅驾驶210路公交车行驶至西大新区站时,突发心绞痛。苟师傅感觉自己胸闷、气短、心跳快,但为了不耽误乘客,他忍痛连开了6站路,一边忍着疼痛继续朝前开,一边向车队打电话,“我有点不舒服,快来个司机替换我”。直到顶班的同事赶来,他才把车稳稳的停在路边后,自己昏倒在方向盘上。经过治疗,苟师傅目前已无大碍。

毫无悬念,官媒又将此事当作“正能量”宣传了。就事论事,突发疾病应停止工作就医,继续驾驶是对乘客、自己不负责,甚至会危害道路上其他人的安全。所以,这不是一件值得宣传的事情。

[9]虎子无犬父

华商报》报道:5月9日晚,汉中市勉县一中学内,由于高三学生肖某和学生发生摩擦,肖某打电话给家人后,身为汉中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高交大队三中队中队长的肖某父亲和叫来的黄某、昝某先后进入学校,找到学生刘某、马某脚踢、扇耳光,后被老师和民警劝阻。最后,警方对黄某、昝某进行了行政拘留和罚款,但无证据表明肖某父亲参与殴打,所以肖某暂时没事,勉县警方称,会根据调查情况做出相应处理。

[10]交大艺术节摇滚专场

这是5月11日,在西安交大思源活动中心南广场进行的“2013年西安交大第三届校园摇滚音乐专场”,其中一支名叫“FLling”的乐队称,他们的成员已经活跃在校园之外的舞台上了,但仍是交大摇滚乐的一部分。乐队成员从本2到博士都有,却丝毫不妨碍对摇滚乐的追求。下面,请各位自行欣赏吧!(更多介绍请看百度贴吧,via.优酷“一生的漂泊”)

[西安e报:1606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45期]不靠谱
[西安e报:510期]一场憋屈的演出
[西安e报:875期]自杀是一种病
[西安e报:1241期]收费员成了炮灰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