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607期]相爱相杀大西咸

@ 五月 17,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5月17日。1792年的今天,美国纽约24名证券经纪人在华尔街一颗梧桐树下签署协议,确立原则,规范行业,史称梧桐树协议,也被认为是纽约证券交易所最早的雏形。时至今日,《经济学人》杂志的金融专栏仍名为“梧桐树专栏”。

[1]相爱相杀大西咸

西咸公交快客开了10天就停运了(1605期之5),给冷笑话西咸一体化再添一砖。关于原因,《华商报》说的很含蓄:线路和站点问题未和西安交通管理部门达成一致。西部网就写的很明白了:

咸阳公共交通集团公司宣教科工作人员说:“10辆车,3辆被西安扣了。西安几个大队的交警都挡,只要走到人家那一片地界上都挡。咸阳这边交通局包括各个方面,市上基本也同意了开辟这条线路。现在问题出在西安,主要是收益成本咋分配?涉及的部门太多了,新线路不好开啊。”

言下之意——利益没分配好。这事立刻引起了西安咸阳两地长久以来的怨恨:

  • @极度黑暗之阿9:西咸一体化最大的阻碍就是咸阳各级政府为自己争级别抢利益!为了加重自己手中的筹码,跟西安进行恶性竞争。如果不是咸阳的阻挠,渭北工业区早就在咸阳落地开花了,何至于拖到几年。自己搞新区,重复建设浪费的是国家资源。现在关天经济区一提,咸阳只会更没落。
  • @山南-水北029:问题在西安,别动不动说咸阳,咸阳在西咸一体化方面做出了多少努力和牺牲呢?你们有几个人站在公道的立场上说一句话?真心的是被省上或者国家遗忘和冷落的角落!!忆秦都,我大咸阳,今日虎落平阳,未来发展在何方?

据说99.9%的谋杀都因爱情和金钱,西安咸阳相爱相杀,合作上99%的问题也和利益有关,利益才是推动合作意向和开始时背后的那只手。不过利益分大小,中国人内斗都是好手,要求得最大的利益,需要的是双方的努力、上级的协调。只是它们的上级——陕西省政府,未必乐意看到省内出现一个更大的占据全省更多资源的巨无霸出现,万一真直辖了怎么办?所以后来又搞出来个西咸新区。

[2]一场天时地利人和的罢工

要说帝国的政府捞利益,无论大小,绝对比帝国的商人嗅觉还灵敏。从4月25日开始,旬邑县500多辆运煤车陆陆续续停运了,就是为了抗议县政府与民争利。事情起源于旬邑县政府的一纸规定,运煤车主们发现自己的头上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个名叫邑轩的物流运输有限公司。

以前这些运煤车的运输链条是:从调煤处(即煤贩子)处得知各煤矿产量煤价等信息——再决定选择哪个煤矿拉煤。多了这个公司之后,事情就变得复杂起来:必须花100块钱办一张“营运卡”——刷卡进入邑轩公司停车场,进一次交20块钱,一天停车费100多元——才能拿到提煤派车单——最后才能去煤矿提煤。

从上面的流程来看,一个运煤车主拉一次煤最少也要比以前多处200多块钱,这些钱都流向了邑轩公司。根据新华社报道,旬邑县政府称邑轩公司是民营,系招标而来,受委托规范全县煤炭运输业。两天后的17日,旬邑县政府宣布邑轩公司停业,运煤车辆恢复运营。

旬邑县政府的辩解和这种模式看上去是不是很眼熟?完全复制了西安出租车管理的模式嘛。前阵子西安出租车罢工(1591期之全文1592期之1、21595期之本周公共事件),效果却远不及旬邑运煤车(1597期之1),分析起来,原因有二:

  1. 西安的出租车公司分有公有制和民营,大大小小很多家。旬邑地方小,只设了一个公司,连大秦网友都知道是高副县长亲戚办的,目标太集中了。
  2. 西安出租车因为历史原因运营模式多达三种,运营模式不同,出租车司机的利益诉求就不同,罢工规模很难扩大。旬邑的运煤车就那么一种经营模式,有人挡道,运煤车们当然要团结起来。

表面上看还有一个原因,西安毕竟是个国际化大都市,罢工的消息没人敢说,的哥们就难以争取到支持,旬邑就不同了,一个县而已,谁都敢上去欺负一把,何况这次还是新华社出手。其实不然,从时间节点上就可以看到,罢工对于政府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4月25日开始的罢工,直到5月15日被报道,5月17日立刻戛然而止,也许新华社才是这次罢工城管最主要的原因。

[3]城中村再泛不起花儿了

国际大都市的事情就是比较复杂。来自《西安晚报》的消息称,5月底,西安市城棚改项目远程视频监控系统将完成安装,6月底将完成城六区联网验收并试运行。届时,将形成项目工地设监控室、区城改办设监控分站、市城改办设监控中心的三级视频监控系统,实现对全市城棚改项目24小时不间断监督

也就是说,到时候,西安市的城中村和城中村改造项目会被24小时视频监控,官方表示可以监视建设项目安全隐患、违规操作什么的,还能截屏做证据。科技是把双刃剑,以后再遇到不服强拆闹事的,直接就视频锁定,再配合国家暴力机器了吗?

[4]小鬼一样的门卫

在不能监控或不好监控的机关单位,保安和门卫担起了监督的任务。5月17日@最特别的迪西西去公安局长安分局办事,就遇到这样一位门卫。这位门卫说:“必须里面的人电话同意才能进!不认识里面的人甭想进去,是领导给的制度。”

有句老话叫阎王易见小鬼难缠,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倘若你了解帝国官方的规则,就会明白这样小鬼一样难缠的门卫是易见的阎王所要求的,如果小鬼那么好搞定,谁来给阎王们当关卡过滤器?如果谁都轻易能见到阎王,阎王们如何保持高端神秘大气?又如何能那么好说话呢?

[5]保洁员的生活

5月17日,西安下了一天的雨,《阳光报》记者@我是一棵西安的橘子树投稿说:“13:00路过五路口时,看见这个保洁员大妈劳累了一上午,却没有地方休息,天又下雨,她只好撑着伞,坐在商场路边,偷偷休息一会儿。为什么不给保洁员建设休息室?亲爱的西安市政府的领导们,你们就是这么对待城市美化者的?”

保洁员

一棍子打死是不人道的,事实上西安建有部分保洁员休息室,只不过经常因为各种问题不能用而已,有时会变成驾校,有时又会成了公交车调度站。至于这位保洁员大妈为什么只能坐在商场路边休息,@机智达人研究过这个问题:“去年夏天我家楼下一个环卫工人也是这么坐在马路沿子上,我奶奶让他歇歇吃点西瓜,他说领导如果看这条路上没人就扣工资。”

[6]大师兄可以安息了

前段时间提到的那个大师兄的塔(1601期之本周事件)实际是在泾阳县。泾阳县文物局确认振锡寺内的“悟空禅师塔”距今有上千年历史,确系唐代建筑,早被确定为省级保护文物。去年县文物局就发现因为年久失修,塔身出现了裂缝,而且倾斜严重,目前仅靠一根钢架支撑,目前已委托有关单位设计整体修缮方案。

相传振锡寺为唐代大将尉迟敬德督建,一座唐代的寺庙居然只是省级保护文物的级别。而前几天陕西人还在为国保文物没排在全国前三伤心(1603期之81604期之1),大师兄可能帮陕西人又找回了自信心。

[7]你听见了吗

@千里草董琳投稿说:“为什么最近西安上空总是不时飘荡着游魂一样的唱经声音?忽远忽近,起伏不定?昨天是在单位上班时听到的,可刚才却是在家的时候从窗外飘来的,这到底是什么诡异的声音?听得人瘆得很!”虽然这位投稿人的单位、家庭住址都不详,但家住香米园的@生猛仔_cC、草场坡的@jacob_pon、朱雀门的@换公子都纷纷表示自己也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你们是在讲鬼故事吗?西安地方很邪的!

[8]跳楼

来自多名匿名投稿人的消息,5月16日、17日,西安科技大学临潼校区一名男生跳楼身亡。关于这位同学自杀的原因,版本很多:

版本一:为情所困。17日早上自杀,半个小时候尸体才被发现。

版本二:是一名大一男生,因为挂科多了,学校给了警示,打电话告知了父母,随后父母又说了他,结果这孩子在16日晚8点跑步冲下教学楼,直到17日早上打扫卫生的阿姨发现。爆料者声称和导员一起看了监控的。

而据另一位匿名同学透露:“这件事发生后,学校已经开始大规模、地毯式的排查,所有学生全部不能离校。就我们宿舍今晚,迎来送往了一波又一波的老师来检查。而对于那位去世的同学,是计算机学院大一的学生,刚20岁。跳楼前他给宿舍好友发了封类似遗书的短信,但那个同学没当回事,结果…”

截止本期e报发布之时,西安科技大学还没有发布相关信息。

[9]不色情怎展会

艳舞
(图片作者已不可考)

延安市双拥大道延安小学门口最近正在举办2013年春季服装及日用品展销会,有人投诉展会已经“公然成为色情大会”,十几天了没人管。陕西电视台《第一新闻》记者前去证实,结果发现是真的:

展会门口挂着很多妙龄少女穿着内衣的展板,没有标明“未成年人禁止入内”。花20元门票进入后,“看到一排穿着很少的妙龄少女站在舞台上扭动着身体,随着劲爆的音乐响起,这些演员疯狂起来,有些表演实在不堪入目。而台下观看的竟然还有不少小孩。”

而延安城管则表示歌舞团表演是经过审批。

没什么好评论的,是非曲直都在人心。倒是路边社的消息很有意思,消息称这个展会是西北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华商报的陕北事业部搞的,这是常年打鸟反被鸟啄吗?

[10]飞来假烟

5月13日下午4点多,一男子来到科技三路唐沣食街某便利店,寄存了一箱东西就走了。随后来了西安市烟草专卖局高新分局的人,说是要查假烟,结果从男子寄存的箱子里查出假烟。于是予以没收并处罚。店主反复说明都无效,只好导出视频求助。各位来当福尔摩斯判断下这是啥情况吧。

[西安e报:1607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46期]治治“贪瘾权瘾淫瘾”吧
[西安e报:511期]暴走去延安
[西安e报:876期]公交乱窜要罚款
[西安e报:1242期]18名亿万富豪校友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