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工大的保洁阿姨

@ 五月 19, 2013

【感谢“@PJ-路易amazing”的原创投递。作者为西北工业大学学生。】

今天早上成功的对第一位保洁阿姨进行了采访。选择的是我们这楼层的阿姨,平日里无数次擦肩而过,几乎每一天都能见着她的身影。见面的场景可能穿戴整齐,也有丝不挂的时候。

我想和她聊聊天,balabala…

阿姨今年42了,并不是东大的村民,来自长安区的某个小村落里,每天都要骑半小时的车赶来上七点的班,不论风霜雨雪。或许是工作太累,也许是平时家里琐事甚忙,岁月无情雕刻的脸像总不像才42岁的中年。白发,皱纹,暗淡无光。我母亲的年纪比她还长,也还未使我有面对老人家的感觉。我们的谈话从宿舍水房开始,她靠在墙边,略有些局促。这样的局促使我不安。

我从我的母亲开始说起,很自豪的说起母亲工作的不容易,还有家里的琐事同样需要她去操持。听到这里阿姨显然放松了许多,她和远隔一千多公里的我的母亲一样,工作和家庭都需要她投入巨大的精力,能够做好这些,是值得自豪的。

阿姨的工作每天从七点来钟就开始了,先把堆积的垃圾桶全部运到楼下的环卫车里,这个是个体力活,高层的垃圾拖到一层再推上车是极其费劲的。可这仅仅是她们的“早操”,然后就是楼层,包括水房,厕所的清扫了。我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是打扫过厕所的,这段经历也让我深有感触。一次两次可能反应很大,时间长了,也就无所谓了。听阿姨的话中,打扫楼层在精神方面是不如外界所说的鸭梨山大的,正真劳累的还是她们的身体。长时间的弯腰,下蹲,还有经常性的和清洁剂接触,她们那不再年轻的身体是时常吃不消的。

资料图

资料图

每天八个小时,早上七点半到十一点半,下午一点半到五点半,工作量真不小。阿姨说到这的时候,不是那种抱怨的口吻,就是很平淡无奇的诉说给一个好奇的无知少年听。我当时问:“为什么不向上级反应一下工作量太大?”,“我是个外村人,不好多耍嘴,有这个工作我已经很满意了,安排我干啥,我就干啥。”这些拿着1050块钱工资的阿姨们,吃苦耐劳的朴实,让我敬佩,也让我不是滋味。当我觉得学校对阿姨们太抠门的时候,阿姨们反而替学校说着好话,“学校对我们挺好的,元月份涨了工资了,以前是910元。在这里工作有钱赚,能够补贴家用,也不用每天闲在家里被呼来喝去的了。”只能说我离她们真实的生活和想法实在是相距太远,这次得努力接近,是了解她们的不错的开端。那些自以为别人的生活如何如何的无知年生,现在想来真觉幻梦。关注她们,走进她们,才会有心和心得沟通。

拿着低价的工资,干着辛苦的体力活,还有如我一般对世界无知的人偶尔揣测下她们的生活。但是她居然感到对目前的生活很满意。面对她们,我实在是找不出不幸福的理由。央视的你幸福么?节目能在这些保洁阿姨这里找到积极的答案。正如我今天采访的阿姨,每天早早起床,做好一家老小的早饭便匆忙赶来上班,中午再匆忙回去,然后又急急忙忙赶来学校。生活如钟摆一般时刻不停又极具规律性,但是赚到的工资能够补贴家用,能给娃多买件衣服,家里能多吃几顿肉菜,一家人的生活也还顺利,足够了。

在聊天之中,阿姨还表现出了对学校的爱。她来学校工作已经三年多了(5.11三年整,阿姨记得很清楚)。这是一座美丽的校园,空气很好,建筑的现代化是她在她的村庄里没见过的,在这里她每天见到的都是和家里不一样的人,有活泼的学生,很有学问的老师,她很喜欢这里。实际上,她已经把自己当做了西工大的一份子。

感谢阿姨,这个学校的美丽整洁,你们有最大的功劳!你是我们西工大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西工大的保洁阿姨》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平凡的梦想:一个宿管阿姨的诗集
宿舍管理员老夏
自由是一种内在的力量
平凡的生活真好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