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最好吃的茶叶蛋

@ 五月 22, 2013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商子雍”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从麦饭到苜蓿》。】

在中国大陆最新一版的《现代汉语词典》里,收有茶鸡蛋一词,释文为:“用茶叶、五香、酱油等加水煮熟的鸡蛋。也叫茶叶蛋。”由此可知,在中国老百姓的生活中,茶鸡蛋的存在是何等普遍。尤其是释文的最后几个字:(茶鸡蛋)“也叫茶叶蛋”,更是充分显示了编撰者的水平。要知道,“用茶叶、五香、酱油等加水煮熟的鸡蛋”这么一种小食品,尽管广泛存在于海峡两岸老百姓的生活中,但大陆主要以茶鸡蛋相呼,台湾则全部以茶叶蛋相呼,所以,“也叫茶叶蛋”这么几个字,就是关系到“统、独”大事体的重要内容了,是万万不可缺少的啊!

这一回台湾观光,忽然听导游说起茶叶蛋,是前往日月潭的途中。导游告诉大家,在日月潭,可以买到全台湾最好吃的茶叶蛋,等到那儿以后,他请客,每位贵宾都可以享用一颗。茶鸡蛋谁没有吃过呢?但“全台湾最好吃的茶叶蛋”,一车游客、包括10年前曾经来过日月潭的我,却统统不曾见识。于是,在下来的行程中,让我们急切期待的,除过日月潭的美景,就还有那里的茶叶蛋了。

售卖茶叶蛋的小木亭,位于日月潭玄光寺码头的台阶旁边,是游客的必经之地。店主是80多岁的邹金盆阿婆。从十八九岁开始,邹金盆就在日月潭售卖茶叶蛋,由于选料精良、制作一丝不苟,在当地口碑一直不错。邹金盆最初售卖的茶叶蛋,应该叫做靓妹茶叶蛋,再往后则是西施茶叶蛋。不过,在这样两个时间段里,邹金盆却并不曾名满台湾。她和她的茶叶蛋名声骤起 ,是在2008年以后,其时,邹金盆已经垂垂老矣,她的茶叶蛋也顺理成章地被叫做阿婆茶叶蛋。

茶叶蛋

资料图

选料精良、制作一丝不苟的阿婆茶叶蛋,和每天成千上万的大陆游客,于2008年以后、在日月潭玄光寺码头的台阶旁边不期而遇,邹金盆标价10元新台币一颗的茶叶蛋,销量一下子就达到了每天几千颗。每天几万、每年几百万新台币的GDP,这样的业绩,半个多世纪以前,当少女邹金盆第一次出摊儿售卖茶叶蛋时,怕是根本不敢奢望的吧!天道酬勤,天道酬诚,上苍非常合情合理地眷顾了这位既“勤”又“诚”的老人。

眷顾邹阿婆的又岂止上苍!日月潭的管理机构,专门为邹阿婆建造了木亭,使她成为风景区里唯一一个有铺面、有执照的茶叶蛋售卖商(当然也就同时成为了景区的一个亮点);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也慕名而至,吃过以后连声夸好,还在竞选时,把这个故事作为自己实行对大陆开放政策的政绩实例加以宣扬。至于大陆这边,不但络绎不绝的游客持续热情追捧,而且连CCTV也闻讯前来采访。于是,邹阿婆在赚得钞票的同时,也成为拉近两岸同胞感情的有效媒介。谁能说推动历史前进的动力,只是来自大人物呢?

在日月潭,在玄光寺码头台阶的旁边,我把导游馈赠的那颗阿婆茶叶蛋吃掉以后,意犹未尽,又买了几颗享用。蛋香、茶香、菇香缠绵在一起的这种美味,不但让我朵颐大快,而且令人身心俱泰。导游小廖颇有几分神秘地告诉我:“您知道邹阿婆的茶叶蛋为什么这么好吃吗?里面放有阿里山的灵芝啊!”前一天, 在阿里山,这位廖导曾几次巧妙地动员我们购买灵芝。这一番“揭秘”,也许是为了让花了不少新台币的我,会感到自己昨天的付出是一次明智的选择吧!

台湾最好吃的茶叶蛋 二维码相关阅读
如何评价蒋介石
對話(197):台灣台北台妹
我是这么搞到海角七号邮戳滴…
今天我们去台北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