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616期]左右都不许说

@ 五月 26,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今天是2013年5月26日。1942年的今天,国民革命军第五军第200师师长戴安澜在缅甸逝世,年仅38岁。当年3月戴安澜率200师西出云南,远征缅甸,曾取得同古保卫战胜利,收复棠吉,5月16日他中弹负伤,最终因缺医少药、伤口化脓殉国。

[本周逝者]一个救人的少年

让我们先从一个11岁的小孩开始这期e报吧。5月22日,城固县11岁的男孩方乐与几位同学在水塘边玩耍,同学张磊跳入水中不一会便开始喊救命,危急关头,不识水性的方乐奋不顾身跳进水里救人却被水冲走,等到被村民救起,已经不幸溺亡

方乐的父亲希望孩子能被授予见义勇为称号,民警也表示,公安机关会协助申报。@小BEN的咖啡熊则认为不妥,他说:“未成年人心智不健全…在没有大人在场的情况下,遇到危险,以小孩子的判断能力,这完全是怂恿。”

我能理解方乐父亲的心情,有个称号起码是种肯定,但是如果方乐被授予了“见义勇为”称号,那么就意味着这是在鼓励未成年人不顾安危做好事,一方面高喊保护未成年人,一方面又鼓励他们不顾安危,这不是在自己打自己的脸吗?这些年来学习赖宁已经渐渐淡化(878期之3那些“消失”的少年们),这是又要抬头吗?

[本周公共话题]为共产主义献身

上条中的悲剧我们不知道见到过多少次了,这次最触目惊心地是这个一心想救人的小孩根本不识水性!那么他到底是如何做出救人这个选择的呢?看到下面这个投稿就能明白了:

5月25日上午10点@mdjcomic在西安某学校观看学少先队入队仪式,听到孩子们宣誓“为共产主义事业献身!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他很疑惑地问:“时代在发展,现在要求孩子们为共产主义献身合适么?那么多的孩子被性侵,被毒害,是不是也要自豪地说牺牲光荣?”

 这段宣誓几乎我们每个人当年都背过,却很少有人在成人后像@mdjcomic一样独立思考。为了保护共产主义要献出一切,其中就包括了生命。然后赖宁的故事、放牛娃王小二的故事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成立了(800期之91527期之21575期之3)。在为共产主义献身这个崇高的命题之下,未成年人要见义勇为面对危险、要单枪匹马去面对敌人,在当今世上也就恐怖分子让小孩子当人肉炸弹能媲美了。

[本周公共事件]左右一起打

说起来,帝国上层也挺分裂的。5月23日是老毛《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71周年,一些志同道合者聚集在西门外的环城公园纪念,结果先是遭遇了城管的干涉和阻挠,随后又冲过来了一批不明身份的人,摘毛泽东像、扯横幅、抢话筒音响…一位参加活动者愤怒地写下了一篇慷慨激昂的声讨檄文(欣赏全文请猛戳这里)。

老毛的延安文艺讲话可以说确定了中共对文艺的定义,文艺从此沦为政治斗争的工具,并以各种形式为党的政治目标服务,即只能是工农兵方向,“创作自由”只能靠边站。最后衍生出了新闻审查制度、电影审查制度、出版物审查制度…至今还在帝国的文艺事业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影响着亿万中国人。这是一次能载入史册的讲话,然而它支撑着的统治阶级却为了维稳禁止人们聚众纪念,这特么都能赶上年度冷笑话的级别了。

这条投稿的评论收获了一大波右派,他们纷纷叫着打得好、干得漂亮,看上去似乎文革的影响已经远去,然而我可以确定地说如果再来一次文革,这些人一定是其中的狂欢者,他们和他们反对的人一样,不能尊重异见,不能允许异见者发声,双方其实没有什么区别,有的只是立场不同而已。

[本周教育]小升初

关于思想的对错,永远都争论不完,还是来看看现实吧。和去年一样(1252期之1),5月26日是西安市45137名学生参加“小升初”综合素质测评的日子。这次测评涉及26所民办学校,招生计划14912人,而报名人数高达45137人,录取比例为3:1。当然五大名校的录取比例要高得多,西交大附中1:6.2;陕师大锦园中学1:6;高新一中初中1:4;西工大附中1:3.2;铁一中1:2.6。

小升初
这是高新一中本部考点的“盛况”。(图By@Titi木小昜要被学校扫地出门了据@不妨微醺透露,交大附中在8点的时候,排队进入考场的队伍,都排到友谊路去了。

小升初就是考试,政府方面为了避讳,也许是为了避免被拿来与高考相比,所以官媒一律使用了“测评”的说法。小升初综合测评其实是官方用来取代奥数的(893期之11094期之11095期之11251期之本周教育1252期之11407期之71415期之21449期之4),以前是要么靠关系要么靠奥数加分,按照官方的想法,现在应该是要么靠关系要么靠综合测评,那么综合测评会不会像奥数那么变态呢?

西部网去探了下,发现西安交通大学附中分校的测试题要求学生写出“关中八景”中任意两景,结果不少小学生写不出来。小学生写不出来也没啥,不过还有两道题挺二的,一道题为“感恩母爱”,要求学生写出两点从母亲身上感受到的品质;另一道则要求学生写出觉得最幸福的一件事…

[本周图片]灞河决堤

5月25日西安下了一天的暴雨,结果灞河(322期之10405期之8428期之8807期之41476期之21592期之81602期之4)决堤了,@健康列车员投稿说:“水冲毁了灞河白鹿原南岸新修的河堤,河中的一些修堤设施也被一冲而散,河水中间只有一台重型机器在洪水中时隐时现。灞河的水向西流,有一种叛逆感。灞河终于发一次威,给人一个提示:尊重自然,顺其自然。”

灞河
咋一看还以为是黄河 图By@ahmoon520

随后投稿人就被吐槽了,@骑摩托的狗哥说:“尊重自然?这是为豆腐渣工程洗地的吧?”@无聊的人始终无聊则说:“文盲真可怕,河中间修堤防?那个东西叫橡胶坝,来洪水的时候会自动塌下去。”到底是豆腐渣还是橡胶坝?求知情人爆料。

[本周科普]公交上的阳光

@王逼叨叨分享自己一个月来在公交车上的研究心得:

“若西安北纬34度16分,阳光最强的时是太阳直射北回归线,遂此时太阳光线和地面夹角是 90-[34度16分-23度26分]=69度10分,当你无座穿无内衬长裙or雪纺裙背对阳光站立的时,我处与你左右60°夹角范围内,高度差在30CM内的时候,就可很清楚的看到你的屁股!”

作为一名死文科生,我表示前面部分我都没看懂,但后面看懂了,就是说穿长裙必须要有内衬,雪纺裙就不穿了,不然同车的屌丝们会看到春光…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幸好我不喜欢雪纺。

[本周民生]户籍糗事

不知道为什么网友很喜欢把自己身上的糗事发给【西安e报】微博版,5月26日是户口糗事专版:

  • @朵朵米粒儿:前几天妈妈说,我本来叫*婷婷,报户口时却被写成了*婷。又想起我的同学,本来是叫*媛,可能那个时候叫”媛”的太多,报户口的就给改成了*丹。
  • @橄榄绿365:我本来叫*倩,客气的是给我弄成了了*欠欠,他们的过失还让家里交钱,弄完之后还改成了*倩倩。实在不想折腾了,我的名字就这么改了。
  • @cyzcy115:当时爷爷去报户口,派出所的人粗心直接把爸爸和姑姑名字对调了,最后也没给改回来,爸爸姑姑就此就换名字了!
  • @输给天长地久囧:我原来叫吕园,报户口的不知怎么写成了吕园园,妈的,我是男的呀!
  • @独孤妙脆角爱曼联身骑白马毁三关:我有个朋友叫李小小小小小华,我说你口吃吗,她说我不口吃,我爸爸口吃,给我登记户口的人是个白痴…
  • @匿名:我的户口本上生日是8月26日,可我妈说我是6月3日的。我妈说,当时户籍科的工作人员把我报户口那天的日子写成我的生日了…再加上我总觉得我跟我父母长的不像,我想我应该不是亲生的吧。
  • @季鹰-MURD:我出生那两年正好是我们那计划生育控制最严的时候,给我报户口的时候派出所说那一年的名额已经用完了(我是年底生的),结果就给我改成第二年一月了…

说起户口本上的名字和出生日期,好多网友都是一把辛酸泪,最牛逼的是据网友爆料,出错的是民警,如果去改错,一个字就要交50块钱。@净化斯坦索姆的点评很犀利:“这是社区和户籍警的问题,他们做事时完全不认真。这也是无法避免的,他们出错,不需要付出任何成本,更别说处罚了,更不可能惩戒、劳教、拘役、坐牢。但是他们给屁民带来的各种问题却是无法估量了。警察把我身份证名字打错,我就付出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去处理这个事情。”

一个本来不应该存在的制度在最初就给人们带来了巨大的不便,5月25日陕西电视台《今日点击》还报道,在西安市的一些驾校,外地户籍的学员要比本地户口的多交1000多块钱学费,而且这多出来的1000块钱被谁收了,收到哪里去了,居然谁都“说不清楚”…更不用说那些曾经出现在e报上的因为户口不能上学的孩子了(255期之2257期之本周人物684期之人物766期之31600期之5)…只是从官方的态度看,这个制度大概会和帝国共存亡吧。

[本周视频]大唐新闻联播

这是由《唐朝穿越指南》作者森林鹿撰写脚本,一群手闲蛋疼非专业人士制作的视频,旨在普及顺便吐槽唐代社会文化生活。两位播音员的跪姿是初唐正统坐姿,服装也是由正统的汉服制作者提供,妆容参考了古代复原小组中的唐代妆容。很正宗哦~这版西安话版的配有来自陕西秦腔广播《西安乱弹》的主持人王军和石美。

[西安e报:1616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55期]兴庆公园要建“不夜城”
[西安e报:520期]浐灞和鲁能的这五年
[西安e报:885期]菠菜面能吃吗
[西安e报:1251期]有种来拆沙泘沱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