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西安,容不下张灵甫一座陵园?

@ 五月 31, 2013

原文首发于2013年5月31日《华商报》评论版,原标题《长安东大,应能容下张灵甫的印迹》,作者田德政,曾撰文《搞笑的铁道部打折计划》。推荐阅读:《张灵甫和王玉龄:两载夫妻,一世传奇》】

“一个战士,不是战死沙场,就是回到故乡。”作为一个战士,张灵甫确实战死在了沙场,也确实回到了故乡,但他回来后却有些不安宁。日前,位于西安市长安区东大街道办事处东大村的国民党将领张灵甫之墓引发热议。2010年10月10日就已在家乡落成,当时便引发广泛的争议,近日再次成为网络热点(1612期之4)。昨日,有网友发现,东大村路口那块刻有“抗日名将张灵甫将军故里”的大石头被吊走,“张灵甫将军陵园”的牌匾也进行了更换(1620期之1)。

我见过的国军抗战将士陵园规模最大的要数“衡山忠烈祠”了,其气势恢弘、规格之高,都是国内罕见的。那些戎马一生的战士,死了后灵魂能得到歇息,这也是对他们在天之灵的最大安慰。

前不久,我有幸去拜谒过张灵甫的陵园,说是个陵园,还不如说是村民们茶余饭后的一个休闲场所。除了张灵甫的衣冠冢之外,还有其他众多村民的坟茔及骨灰堂,并不完全是专为张灵甫修建的。如今连小说里虚构的西门庆、潘金莲都有人争着给建故里、修纪念性建筑,那么,给张灵甫这样一个曾经令日军闻风丧胆的将军,修建一个安歇之所也不是什么分外的事情,更何况张灵甫是一个实实在在存在过的人,是不少本地人的骄傲。

但是,事情却有些出乎人们的预料,有一些人就认为,张灵甫虽然有过抗日功绩,但身为国民党高级将领的他,曾经卷入那场“兄弟阋墙”的战争,并因此丢掉了身家性命,给他修建这样所谓的“豪华”陵墓是不恰当的。

由于所处的立场不同,产生各种不同的看法与认识其来有自。随着社会的发展,在历史的迷雾散去的今天,人们对于历史的认识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趋于理性。不少曾经在战场上生死相拼的对手,冰释前嫌共聚一堂。“战死沙场的将军,应该得到一个军人的荣誉”,已经成为那些曾经的冤家对头们的共识。张灵甫的历史功绩,此前也得到了官方的认可。200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在首都人民大会堂举行盛会庆祝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张灵甫的儿子代父领取了国家颁发的抗日奖章。如今,孟良崮上“击毙张灵甫之地”的刻字黑漆已被洗掉,替代的石碑中有一块是将军的遗孀王玉龄女士题写的“和平统一”。

孟良崮上“击毙张灵甫之地”的刻字
据说孟良崮上“击毙张灵甫之地”的刻字黑漆已被洗掉

对待历史,单极的认识是狭隘的,客观包容的心态才能让我们显得从容而理性。美国历史上,也曾经发生过两种对立的价值认同导致的战争——南北战争。最终,林肯领导的北方,击败了罗伯特·李统帅的南方。按说,北方以解放黑奴为目的,属于正义之战;南方维护奴隶制,属于反动派。正义战胜了反动,战胜方应该彻底否定战败方,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可美国人并没有这样做。在美国南北战争纪念展览中,美国人如实客观地介绍南北双方的参战情况、死亡人数等,并没有进步反动、革命反革命之类的价值评价。南方统帅罗伯特·李的雕像和北方领袖林肯、尤里西斯·格兰特的雕像并存,双方没有以“成者王败者寇”的眼光审视对方。

美国之所以能有今天的繁荣与自信,自有其道理,这种对历史的豁达大度,也许是成就他们今天辉煌的一个心理基础。不必设定一种全民都必须趋同的历史评价标准,而是让后人们认识到,那些不管持什么样价值观的人,他们都曾经为国家的生存与发展奋斗过。

张灵甫将军早已盖棺,却至今难以论定,是非功过由人评说。而长安之所以为长安,正是以其博大的胸怀、极大的包容性成就了其在历史上的崇高地位。我们也有理由相信,人们会摒弃一些成见,容纳下张灵甫的历史印迹。

偌大西安,容不下张灵甫一个陵园? 二维码相关阅读
偌大中国,容不下萧瀚一张讲桌?
茅于轼到底说了些什么
只缘身在超现实
让李庄案飞一会儿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