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202):我在台湾当交换生

@ 六月 2, 2013

时间:2013年5月31日

地点:师大路上某咖啡馆、QQ

人物:媒体从业者小鹿

对话人:阿九

:你是三年前去的台湾吗?

:是的。当时是大三,作为交换生,在台湾世新大学待了一学期,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我看见对话里好多期是关于台湾的,而且都是新鲜的,对比一下我脑子里的台湾都变陈旧了~在台湾的时候就是三年前的这个时候,有时候想起来说在台湾什么什么的,就觉得好遥远好遥远,然后就觉得,呀,我到底去过那边木有…

:学费贵吗?

:当时学费是一万一人民币,到下一批就成一万六了,再后来就不知道了。台湾学生那时候一学期五万台币多点。这个学校亲大陆,好像很早就开始接收陆生了,而且没有多要学费,和台湾学生是一个价钱。当时的校董是学校创始人的女儿,是成思危的妹妹。

:在当时来说,学费也挺贵的了。

:私立大学嘛,而且好歹算是个差不多的学校,这个学校出去的学生是台湾传媒的大半边天呢,刘德凯什么的都是校友~世新就是世界新闻,最开始学校就叫世界新闻什么学院之类的,学校有一门课叫媒体识读,是所有学生的必修课,在教育界很有名。

世新大学
世新大学的正门,一般都叫山洞口,走进去是一个长长的山洞

:老师对大陆过去的学生怎么样?

:老师里面持各种政见的都有,有特别喜欢陆生的,也有特别不喜欢陆生的。有一位女老师,总觉得有点怪怪的,很爱说我们台湾啥啥啥,你们中国啥啥啥。有时候就会有台湾学生站起来指着我们说:可是老师,他们和我们一样啊。

:有没有特别有意思的老师?

:有一个老师,对陆生特别感兴趣,我们也很爱找他。但是在聊天的时候,聊起六四啊、金三角啊,他就会说这个事你们要知道一下。还有一个老师,主要带我们,人特别好。我记得他教我们台湾的政治进程那门课,结果他把《天安门》那个电影讲了很久,放一段讲一段。

:都讲了些什么?

:老师的意思可能是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两岸为什么呈现现在这个状态。在八九年之后,台湾发生了一起类似的事件叫三月学运,也叫野百合学运,但是这次和咱这边的结果是相反的。老师将这两起事件进行了对比,分析事件发生的起因,以及为什么结果会有那么大的区别。

:听起来课程很有意思。

:我在那边不是上的中文系么,就是中国文学语言系,不像咱们的汉语言文学专业学各种乱七八糟外国的东西,连中国的语言文字都要套外国理论,那边全是传统的东西,接触的老师啊学生啊都有一点古色古香,说话文绉绉的,不时冒文言词。

:教诗词歌赋吗?

:教。学得特别深,不下功夫根本听不懂。他们那边还民国纪年呢。我记得有次上训诂课,本来就听不懂还困,结果突然老师冒了一句古人什么什么但是我们民国的人什么什么,我瞬间就灵醒了觉得挺惊悚,对咱们来说民国的人不都作古了么!我跟一群民国的人在一个屋里上课,好惊悚的样子。在那边把中国文化的东西差不多补齐了,虽然学得不好,但是好歹算接触了。

:居然还上了训诂课!那么深奥的东西。

:那边是所有课程都可以选修的,除了台湾的政治进程那门课是必修,其他随便选。训诂是我自己选的,我还选了声韵。就是训诂课特别难,那是人家大四开的课程,我当时上大三,而且人家已经学了半年了,我去了根本跟不上。

不过很好玩的是他们的训诂学,用的是北京大学的课本,结果我问了几个学生,都说不认识简体字,就靠老师念,乐死我了。世新大学是私立大学,学生素质可能不是特别好,用功的也少,成绩好家庭条件不好的都认识简体字,因为他们要看简体字的书,说很多学科咱们这边学术是比较领先的,咱们的书也便宜些。师大夜市里七拐八拐能找到一个书店,好多书能打七折,那是全台北最便宜的书店了。

:那考试吗?

:考。很严肃的考。老师差不多都认识简体字,听说是学校要求的。

:那么台湾同学呢,都很友善吗?

:我是没遇到过,但有同学说遇到过充满恶意的台湾学生,抓住问一些大陆是不是没有红绿灯所以人们都乱过马路,是不是不生产手纸之类的问题。我学妹还因为这个差点跟人打起来,后来她就不去上那门课了。

:呃…不去上那门课没事吗?

:后来她那门课挂了…不过好像也没啥影响。

:不需要交钱补考吗?

:没有,我们只去一个学期,考完没几天就回大陆了,也没法补考,就是学分拿不上。而且陆生挂科这是第一次,对他们来说也很新鲜,他们老说咱们这边僵化,觉得陆生就是刻苦听话死板成绩好,他们才比谁都会贴标签呢。

:为什么会有这种印象呢?

:据说第一批有些特别勤奋,但是我们这批不仅有同宿舍打架的,还有跟着混夜店的,而且有我在,怎么可能叫勤奋呢。

书店
诚品里扎堆摆放的书

:哈哈哈~如果你现在有机会去台湾,最想去哪里?

:去基隆吃天妇罗、还有台北故宫…在台湾正经去过的景点里就数日月潭最差,觉得没啥意思。日月潭那里有原住民歌手唱歌,不过所有大陆游客去的景点都有原住民歌手唱歌…大陆游客去的景点还有个特色就是都有lunzi的退啥啥啥的摊位。

:有兴趣的人多吗?

:没见过有人看,自己去的时候也不靠近,有老师带的时候更不让靠近,说对回来以后不好。我还是喜欢台北故宫,去了两三回,还是觉得没呆够,里面宝贝太多了。去年在西安去了陕西历史博物馆,真心觉得里面都是土疙瘩…

:我还没去过陕西历史博物馆呢。

:人家台北故宫门票很便宜的,学生票只要八十块台币,二十块人民币不到。

:陕历博现在免费了。

:07年还在收费的时候,我去过一回。

:然后觉得很不值吗?

:那时候刚刚高考完,正是历史课本背的烂熟的时候,看见每一个文物都会说:哇,这是我们书上哪一页哪一页的东西。逛了大半圈,屁股后面居然跟了几个人,把我当导游。那时候很激动,可是去年再去,就觉得不好玩,想着是不是不收钱了,就把好东西转移了。

:可能是2010年去看了台北故宫,眼光一下子就提高了。

:我想也是,见过真宝贝了,之前的课本图片就成了土疙瘩了,人家那是猪肉白菜,仿制品根本做不出来那个神韵。我去的时候还见到清明上河图了呢,趴在玻璃上流了老半天口水,结果第二次去就没了…说是展品太多展馆太小必须换着摆。

听老师说,故宫后面的山上,好多山洞里还藏着从大陆运过去的原封不动的大箱子,现在故宫里的只是一部分宝贝。有个老师说她恨死蒋介石了,但是蒋介石在台湾最困难的时期都咬着牙没出手一件宝贝,就这气节就很了不起。

:那他们为啥不扩建呢?

:不知道为啥不扩建,就现在的规模都逛不过来呢。

:可能还是想着反攻大陆,一旦反攻成功,就不需要建了。

:反正是父子俩和咱这边那位一样都没下土,老蒋当时不下土,好像是说自己挂了埋了,就没法跟带过来的吴中子弟交代了,然后小蒋说他爹没入土他也不入了,就那么在慈湖搁着了。我记得是因为见过有一个版本的台湾旅游图,一个叫慈湖的地方被标出来,上面画口棺材。对了,台湾夜市有一个叫棺材板的东西,巨好吃…但是记不清是哪里的夜市了,夜市太多了。

:这名字…

:因为和名字一对比比较有冲击力,然后吃的时候很饿,已经排了很久的队。其实我觉得最好吃的还是深坑的豆腐冰激凌,还有学校门口的九层塔抓饼。能记得具体味道的就这些了。

:深坑是个地名吗?

:是台北县的一个乡,当时我们住在那里,深坑乡有一个深坑老街。你听没听说过九层塔?

:没有。你刚才说抓饼,我就以为是九层的饼。

:九层塔长了菜样子,主要用来调味,跟香菜差不多。我可喜欢九层塔的味道了,不过也有人不喜欢。九层塔抓饼就是加了九层塔这个味道的抓饼,咱这边叫手抓饼那边貌似直接叫抓饼。台湾人发音不好那个抓饼念得真别扭。

游行
当年绿营发起的声势浩大的反ECFA大游行

:如果你没有去台湾那几个月,你现在的人生会不一样吗?

:会。去台湾见了世面,开阔了视野,人也变得容易接受多元的东西了。我比以前宽容了好多,对和我不一样的人没有那么苛刻了。如果你一直在大陆,说自己没有二元思维,那根本是不可能的,多元的世界包容的社会氛围,只有身在其中才能体会到。从小没有受马克思教育的中国人其实挺有意思的。

:怎么个有意思法?

:呃,有点笨?我记得训诂学考试有一道题是评论许慎和他的《说文解字》,这个咱们就很好回答啊,有好有坏,好在哪坏在哪,好的意义在哪里,坏的原因是什么,就算回答完整了。台湾学生不会这么思维,只是一团糟混着说,具体我不知道,但是老师当时念了我的答案以后,连老师带学生的反应是:“哇,怎么能说得这么清楚,好厉害!”还有一个老师夸我们说,你们的卷子写得很好呢,我还以为要说观点犀利什么的,结果紧接着来了一句字好多…

他们那边学生的思维都很发散,做事情的时候点子很多,虽然有些点子看起来傻乎乎的,我当时觉得他们特别迷恋创意这个词,因为他们一直说陆生刻苦但死板,标榜台湾学生灵活有创意…

:哦?比如说?

:一堆花里胡哨莫名其妙的东西堆起来,我看不懂就去问这是什么,他们说是创意产品,我就更糊涂了,说这个有什么意义或者有什么价值?对方很无害地回答我说:你难道不觉得这个很有创意么…他们就是觉得自己的创意很好,但是这个创意是什么,是为了什么,能做什么都不是特别关注,刻意追求新鲜感,不讲究实用性。

:不讲究目的性。

:嗯,我当时和同学特别阴暗地讨论过,大家都是中国人嘛,谁不爱说自己的优点啊,好容易抓住没陆生死板一条,还不赶紧使劲往上靠啊。不过台湾人,呃还是台北人吧,台湾人范围太广了,台北人刚开始接触的时候,觉得特别文明特别有涵养特别好,相处久了会发现,切还不是一样的中国人么,咱这边该有的毛病,那边一样也少不了。

:但面子上会比较好看吧。

:对呀,我当时去台湾,那就是柴火妞进了大城市,在那之前我连地铁都没见过,觉得啥都洋气,所以我一去就被人家的洋气发达高档给深深折服了。当时就有北京的同学跟我说,别丢人别丢人,咱北京上海的比他们这好多了。2010年7月份回大陆后,10月份我去上海呆了一周,在世博园逛了三天,跟当时那个话也有关系,我就想去看看比台北还好的地方,那得好到什么程度,去见见世面。

:比较结果怎么样?

:结果很好啊,觉得挺好地完成了我文化比较的课程,发现到处都有好人,也到处都有坏人,一下子不偏激了,最具体的就是在这之前觉得西安人都不好,后来就想说不定人家也有好的呢,然后也觉得就算不好也没啥不能接受。

对话(202):我在台湾当交换生 二维码相关阅读
對話(197):台灣台北台妹
对话(170):我眼中的中华民国
对话(146):从台湾到西安
我在台湾读大学

××××特别提示××××

融合沟通、关爱民生,INXIAN“对话”栏目,让这个城市的每种声音,都有表达的机会~欢迎投稿


1个 群众围观在“对话(202):我在台湾当交换生”旁边

  1. 三万起步 说:

    很客观的文章!~赞一个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