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火的季节

@ 六月 3, 2013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这是谁的青春?》】

我记得大话西游里面,牛魔王和至尊宝决战的时候,牛魔王拿着芭蕉扇,把一座城市扇向太阳。那座城的茅屋着火,大地崩裂。如果让我从现实中选择一个地方来比对,我相信那座城市,就是六七月份的西安。

六七月份的西安,空气隐隐有火苗在窜动。有些时候你甚至能闻到一股子不知道哪儿被点着的焦味儿。

西安的解放路之前曾经葱葱郁郁,现在马路拓宽了之后,整个街道像是被扒了衣服一样,大大咧咧的接受着日头的炙烤。人们小心翼翼的靠边儿行走,身子的左侧是呼啸而过的汽车,身子的右侧是不断拆除的废墟。他们以手遮阳,眉头紧皱,忍受着高温。

流火的西安,自早上起床后,就已经寻觅不到清晨独有的清爽凉快。跨出家门的第一步,就迅速被粘稠炎热的空气包裹住全身。日头最盛时是下午两点左右,那时候西安各大院校的篮球场上如果还能见到有人在执着的站在三分线上投射篮球,那他想必是立志要成为流川枫一样的奇男子吧~等傍晚将至,日头偏斜,学生们和上班族们开始逐渐往篮球场和足球场上汇聚。那个时候人们可以赤裸着上身,大汗淋漓的在场上来回跑动。当你已经不在乎那团无处不在的火的时候,汗水已经遍及全身,就像是自己凭空洗了个澡一样,背心已经贴在了身上。打完篮球后,最应该去的是地方一个是小卖部,在那里你坐在小马扎上,喝着运动型饮料,然后猫进黑漆漆的厕所,打开简陋的水龙头来洗把脸。等出来的时候听着心脏砰砰直跳,看着女孩子们背着书包从寝室走出去上自习,然后会发现自己还是非常、非常年轻…

阳光

by @梦爱飞飞

当太阳逐渐离城市远去,华灯初上时,人们才像是躲了一天的动物,纷纷的走上街头呼吸刚刚褪去炙热的空气。我记得过去人们还喜欢搬着马扎,坐在家属院里与街坊邻里拉扯着聊天寒暄。那幅大大的蒲扇和男人们穿着的破着洞的白色背心儿总是会浮现在眼前。现在似乎这样的场景越发少见,街面上更加容易见到的。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摊贩迅速铺开的夜市。那种迅速的程度就像是一个巡游各地,经验老道的马戏团。人们找着马扎坐下,点上冰峰九度,然后开始呲牙咧嘴的咬起串子上来历不明的肉。这又让我想起了电子正街上经常去的三宝烤肉,在那个能够容纳上百人的蓝色大棚下,我曾经在那里留下了许多许多故事。我和朋友都觉得那里的味道正宗,然后忽然有一天我发现摊位上摆满的生蚝和肉串上面,被密密麻麻的苍蝇所覆盖。我在倒了胃口的同时,不禁也在问自己:难道三宝烤肉之所以能够区别于其他烤肉摊的美味秘诀就是现在匍匐在肉品上的那些可爱的会飞的小精灵吗?

所以说,西安的可爱和魅力,是从下午5点以后才逐渐流动起来了。人们在这个流火的季节,女人们尽情展示着曼妙的身材,北方女生也更加愿意坐在小马扎上,豪爽地与男人们一同喝着啤酒。男人们大着嗓子,吼着地道的陕西话说道:“老办,以罢腰子!以罢肉!!”等午夜将至,或失意、或得意的男人们相互搀扶,在醉意浓浓的空气中逐渐散去。你会发现,性感、活力、还有热情,全部被活在西安的人们展现的淋漓尽致。

流火的季节里,希望你我都能够充分的去享受凉席、冰镇西瓜、空调这些美好的事物,当然啦,还有走动在街上的,像双汇火腿肠一样笔直修长的白色大腿。

《流火的季节》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谁的城市
40度的夏天
满眼沧桑的盛夏光年
夏天的十个瞬间(第一季)(第二季)(第三季)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