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期间的西安大遗址(中)

@ 六月 8, 2013

原文首发于2013年3月1日《中国文物报》,作者“钱玉成”与西安大遗址一起经历了文革,本文系他的追忆。前篇回顾《文革期间的西安大遗址(上)》】

文化大革命之前,西安大遗址的保存状况总体上是比较好的,作为中国历史上辉煌的都城遗址,受到历代地方官吏和文人的敬仰和重视,因此也受到历代官府的关注和保护。而且,生活和耕作工具简陋,方式落后,西安大遗址的破坏是局部和微量的,一旦出现问题还随时受到地方政府纠正。

但从另一方面说,当时的遗址保护还是相当薄弱的,一是没有出台比较完备的法规,仅有的是于1961年3月国务院公布的《文物保护管理暂行条例》,《条例》共18条,只有原则精神,并无具体的操作做法,在保护大遗址中很难具体执行。二是西安市的文物保护力量单薄,原先只在西安市文化局中设一文管会办公室,有少量人员负责文物保护事宜,后来才成立了西安市文物管理处,真是地广面宽,人少事多,力不从心的。

何况当时去城外遗址工作,只靠极少的公交车和有限的几辆破旧自行车,人员也无专职,多是因任务需要而临时组织起来的。一旦发现较大型的出土文物连运输力量也跟不上,记得在西安西郊的冶金机械厂出土过一幅唐代较早的佛经印本,由于没有运输力量,未能及时将一起发现的唐代墓志运回,致使这较早的佛经印本至今不能准确判断其印制年代。

1966年“文革”开始后,西安大遗址具体情况分别简介如下:

1、周丰镐遗址

丰镐遗址为西周王朝的都城遗迹,位于当时长安县西北沣河两岸,丰京在河西岸,镐京在沣河东岸,总面积约25平方公里。1961年3月,由国务院公布丰镐遗址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丰镐遗址在文革期间,除对遗址所在的农田进行平土改地的干扰外,最主要的是在马王村一带征用农田建立一批工厂企业,而且这些工厂企业逐年扩大征地范围,逐步蚕食丰镐遗址,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西安铜网厂,铜网当时是紧缺的专用产品,故能批地建厂,大约于1970年前后,在建厂基建中发现在厂址区内有西周车马坑数个,当时西安文管处随即征地派专人管理并对外公开展出,在文革后期的批林批孔运动中,这西周马车坑竟成为西周奴隶社会阶级对立和残酷斗争的罪证,一时成为西安及附近地区单位和群众政治活动的参观热点,造成人车不绝于道,成千上万参观人群攒动、拥挤不堪的热闹场景,从而影响了正常的文物保护工作。

2、秦阿房宫遗址

秦阿房宫遗址为秦始皇在秦都咸阳宫上林苑内建造的朝宫遗址,在西安市西郊原西兰公路15公里处,即三桥镇以南以西的农田村舍之中,面积约4.5平方公里。1961年3月国务院公布秦阿房宫遗址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秦阿房宫遗址除为部队占用相当数量土地外,最主要的是“农业学大寨”活动中组织大量农民集中改土平地而发现了秦阿房宫建筑群中的“北司”遗址。

在“农业学大寨”运动中,平整土地、改造地面高低不平的地形地貌的做法,对于夯土台基、建筑基址突出于地面的秦阿房宫遗址来说是明显不合适的,但在当时的政治背景和行为准则下,人们只能响应上面的号召推而行之,加之当时秦阿房宫遗址所在地的公社执行人员并未及时将平整土地的方案计划上报给省、市文物管理部门,终于在1974年初的平整土地的行动中,发现并破坏了一处重要的秦代建筑遗址,因遗址中一枚筒瓦内中有“北司”两字,以后将这座建筑遗址命名为“北司”遗址了。据笔者及相关人员实地观察,当时成千上万农民集中在极有限的遗址上改图平地,以至将夯土台基大量暴露,出土大量文物,原先排列有序的石柱础被挪动位置甚至拉远至别处,造成地面一片狼藉。

后来此事经举报,省、市文管部门迅速赶赴现场制止并惊动中央文化部,国家文物局随即下令停止在此遗址内的平地活动,并速派考古专家黄景略来观察了解情况。1975年春,国家文物局就派出以北京大学师生组成的工作队来“北司”工地进行考古清理,考古工作队的教师有宿白、俞伟超、高明等著名学者,同学中有郭旃、荣大为、缪亚娟、郑渤秋、于文荣等。

秦阿房宫遗址

经过北京大学历史系、西北大学历史系师生和西安市文管处人员的共同配合,努力工作,在不长的时间内终于清理了残存的“北司”遗址,“北司”遗址应是处秦代的宫殿遗址,压于其上的晚期建筑当是汉代建筑,规模很大,但已破坏殆尽,难以考出其原貌了。

“北司”遗址的发现,证明《史记·秦始皇本纪第六》所言:“于是始皇以为咸阳人多,先王之宫廷小…乃营作朝宫渭河上林苑中,先作前殿阿房…作宫阿房,故天下谓之阿房宫。”可知秦始皇后期确在渭河以南营作朝宫为其统治中国的政治中心。

后来北大师生又与西安市文管处人员配合,调查了以“中心的四周一带,包括秦阿房宫和汉建章宫遗址在内的秦汉遗址区,发现有夯土台基的大型建筑遗址7处,即蔺高大队第四生产队砖窑场西侧高地,阿房宫村西侧高地,三桥大队第七生产队暖房西侧高地,8342部队西侧高地,纪阳寨南侧高地,以及阿房宫前殿和上天台等。”对这些遗址部分进行了初步钻探和测量,以文字和图纸进行了记录。

3、汉长安城遗址

汉长安城遗址为西汉都城遗址,在西安市西北郊区,汉高祖五年(前202)置长安,在秦兴乐宫基础上建长乐宫。高祖七年(前200)建未央宫,迁都长安,汉惠帝元年至五年(前194至190)修筑城墙。汉武帝时筑桂宫、北宫、明光宫并筑建章宫、扩土林苑、凿昆明池。西汉二百余年此地为全国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丝绸之路的起点。汉平帝元始二年人达24万,为当时世界级的大城市之一,新莽末年毁于兵火,东汉定都洛阳时,定位西京,此后西晋、前赵、前秦、西魏、北周和隋都短暂定都于此,隋建大兴城后逐渐荒废。汉长安城遗址面积约36平方公里。1961年国务院公布汉长安城遗址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与秦阿房宫遗址相当,汉长安城遗址地域更大,且分属三个公社,当时无主要交通干道通达,但在当地领导及主管文物的干部更尽职守情况下,故遗址范围内没有发生类似“北司”遗址的大规模破坏遗址的事情,但也不等于平静无事。

1975年召开了一个七省文物工作同志座谈会,会后发了一个文件《学习大寨经验,为普及大寨县贡献力量》,其中指出:“各地根据党中央、国务院有关工作的指示,密切配合各项工农业生产建设,发现了金缕玉衣,临沂汉简、马王堆帛书、秦陶俑大量珍贵文物。运用这些文物举办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期间出土文物展览》和各地《出土文物展览》,说明奴隶们创造历史、批判林彪、孔老二的“天命论”、“英雄史观”,密切配合了现实的政治斗争和思想斗争……因此,目前有些同志认为这些大规模兴工动土,文物可能大量损坏,今后将无事可做的消极情绪是不对的”。

这个文件直接为“大规模兴工动土,文物可能大量损坏”开了绿灯,虽然文件后面还有如何保护文物的话,但又要求“把文物保护,发掘规划纳入到各地普及大寨县,大搞农田基本建设的全面规划当中去。”

“复巢之下,安有完卵”,汉长安城遗址的破坏也就在所难免了。

文革及以后,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的刘庆柱、李毓芳等同志坚持在汉长安城遗址内外进行考古发掘研究工作,并于2003年出版了《汉长安城》一书,是历年来对汉长安城考古、研究的总结性的成果。

4、唐大明宫遗址

唐代长安城自唐末以后,除部分地域围入西安城外,余皆散为民居农田,已无复昔日长安城的原貌,唯大明宫遗址尚比较完整的保存唐时的地形地貌和一些建筑遗迹,故自宋以后历代都将大明宫遗址作为唐代长安城宫殿建筑遗址的代表,虽然其只是唐代长安城内三处宫殿建筑遗址之一。

大明宫位于西安市城北的龙首原上,因位于原宫城太极宫的东北,又称“东内”。大明宫始建于唐太宗贞观八年(634),名永安宫,次年改名大明宫。唐高宗龙朔二年(662)重加修建,改名蓬莱宫,咸亨元年(670)又改名含元宫。武则天长安元年(701)复名大明宫。自高宗李治以后成唐代帝王居住和朝会的主要场所。唐末僖宗中和三年(883)起连遭兵火,遂成废墟。

1961年3月,国务院公布唐大明宫遗址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作为西安四大遗址的唐大明宫遗址,其明显的不同之处在于遗址并不完全位于农村,而是处于城乡结合的部位,南部丹凤门至含元殿一带属西安市新城区管辖,大明宫正门丹凤门遗址处于城区自强路和二马路之间的城市建筑包围之中,。而遗址北部仍是一片农田和村舍的农村。

鉴于上诉特殊情况,大明宫遗址北部农村区仍难逃“农业学大寨”改土平地之厄运,而南部在居民和企业单位的不断紧逼下,使含元殿、翔鸾阁、栖凤阁等夯土基址与当地居民短兵相接,发生取土,堆垃圾和埋死人等破坏遗址的行为。

上世纪三十年代及其前后,黄河中下游的广大民众,处于国内战争和异族入侵的灾难下,加之黄河水患频仍,有掘花园口事致百姓蒙难,纷纷内迁其中西安是首选之地。而且“西安事变”之前陇海铁路也已修筑到西安,大量难民聚居于西安火车站一带,而距离西安车站不远处的大明宫遗址荒芜已久,正是难民们聚居的理想之地,这样大量难民及其后裔入住大明宫遗址南部,这里自强路,二马路一带民居密集,构筑简陋,人口众多,新中国成立以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仍然如此,直至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重点复原单位的行动开始后,这里才有根本的改变。

记得1972年末我到西安市文物管理处报到后,作为当时业务领导的韩保全先生首先是带我到含元殿遗址一带了解和视察情况并布置我的工作,当时看到到处是垃圾,取土和夯土下的坟茔。自此直至1979年我调动工作离开为止,我的工作职责基本多与西安大遗址有关。而大明宫遗址的不断遭遇破坏、蚕食,也是我经常遇到的内容,日常工作也多是处理于此遗址有关的事情,至今有些事还历历在目。

文革期间的西安大遗址(中) 二维码相关阅读
西安该拿文化遗址怎么办
去大明宫看建筑模型
重返阿房宫
访汉长安遗址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