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629期]不公平的起跑线

@ 六月 8,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6月8日。2011年的今天,互联网协会发起世界IPv6日活动,从这一天起,全球IPv6网络正式启动。据说,西安用IPv6技术的高校校园网,上INXIAN可以不用翻墙呢。

[本周公共事件]高考

自从恢复高考以来,这项升学考试的地位便一路直上。这些年,高考的影响力堪比公共事件,在吸引社会关注度上基本能够压倒绝大多数公共事件,比如今年的延安城管踩踏(1625期之1、21626期之31628期之1),或者2010年的药家鑫执行死刑(897期之史上今日),都被高考吸走了绝大多数的关注。

把高考定性为“公共事件”不是没有缘由的,这个时间段,从政府到民间都会让位高考,甚至调配公共资源来支援,最喜闻乐见的就是每年一度的高考禁噪(1250期之61612期之3),上月底,环保公安城管等六大部门联合处罚了10家被群众曝光的噪音工地,理由是“给中考、高考营造安静的考试环境”,还记得西安一位女士曾投诉楼下噪音5年之久,环境监测站给出的非官方回应是“你闹得不够大”(892期之2)。除高考前后,政府部门对待城市噪音污染从来都没有如此高效的执行力。天朝的职能部门用堪比对待领导的态度来对待高考,足见其“意义”。同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出租车免费接送考生、意见领袖呼吁高考期间禁开私家车以免堵路…总之,这是一场看不到硝烟的战争。

高考

by @鄢皓然Ran

值得注意的,是数字背后变化——

中国高考生已连续5年下降,弃考人数约10%(1627期之10),原因之一也许是计划生育的联动效应(1281期之3),但依然有诸多学生因种种因素主动放弃高考。汉中今年190余名学生主动放弃高考,他们中有人选择参军,有人选择外出打工。6月8日上午,汉中略阳一位考生放弃了剩余两门考试,前往勉县参加一家钢铁厂的招聘,他此前曾在那里做了一个月的钳工,转正后工资3000多元,可以帮助家里减轻负担。

2009年-2012年间,已有超过300万考生弃考,但并不是所有的弃考生都是由于家境贫寒,贫富的两极分化无处不在,300万弃考生中的21.1%,选择了出国留学(1281期之3),里面包括太子党、富二代,以及部分举全家之力出国的普通家庭。

更多的学生会参加高考,这是无法对抗体制的普通人,在当下对抗命运的一次重要机会。【西安e报】作者“海盗电台”说得没错:“高考摧残着教育,伤害着少年儿童的身心健康,同时高考又是在这个低素质国家里唯一可行的公平教育办法,这真是个滑稽的矛盾(1262期之7)。”如果说“改变人生”的说法有些夸张,你不得不承认,即便能力不等于学历属于常识范畴,在各项条件同等的前提下,没有那张你可能嗤之以鼻的本科学历的人,很可能要多付出比常人高出几倍甚至十倍的努力,大家都是平凡人,没有人会主动寻求坎坷和苦难。

普通人当然可以这么想、这么做,但学者、媒体、政府若以“高考是战胜富二代的机会”为说辞激励学生并满足现状,则是十足的装鸵鸟。教育部长袁贵仁曾表示:“目前高考还不能取消,因为完全取消后当官的有钱的人占便宜,穷人占不到便宜,所以不能取消,但要改革。”但袁部长是否意识到,这个占便宜的行为并非始于高考。

如果说高考是公平的,但在“公平”考试之下却是不公平的教育资源分配。是的,即便终点线是公平的,但可惜起跑线并不是。具体数据各位可以阅读一下搜狐财经的这期《谁输在了起跑线之前》——

 截图

当你看到“西安五大名校垄断了几乎全部的报送和自主招生名额”的实例后,再回想一下【西安e报】记录的西安五大名校的奥数招生史背后,人为制造的教育资源不均衡(1095期之2),是不是不用再赘述什么了?

对于城市的普通孩子而言,高考是一个足以改变人生的机会,而对于很多农村孩子而言,当他们在踏上这条起跑线的时候,就已经输了…

大家为何关注高考、为何重视高考、为何咒骂高考…本条e报也许能够阐述其中的部分原因。

[本周人物]西华门女交警

西华门的交警“女子示范岗”始于2009年,这里共有37名女交警,平均年龄23岁(256期之3)。让西安人记住西华门女交警的并不是她们的制服(864期之9),而是37名女交警中的一人——张昂。2010年,张昂在执勤例行检查时,一辆闯红灯的奔驰越野拒不配合强行右拐,将她拖出约20米后甩在马路上并从她的胳膊上辗了过去(489期之1490期之1)。此后,张昂就化身成了官方的一个宣传典型(598期之3)。

今年6月7日,西华门又出现了同类事件,“@Li-叔叔”说:“13:00点左右,西华门十字发生了一场奥迪A6肇事逃逸,把女交警直接拖到了地上,还好交警姐姐没事只是擦伤了而已。”后经交警调查,该车牌号为川C68889,司机为偏胖的中年男子,该车辆经常在西安境内活动。

西安晚报》随后采访得知,受伤女警名叫孙婷。孙婷说:“我被挂倒后,被同事扶起来,其实受伤倒不算啥,主要是心里非常委屈。”事发后,有辆军车的司机目睹此事之后迅速去追肇事车辆,但没有追上,追到北门时军车司机返回,把肇事车辆的车号告诉了警方。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肇事车和司机很快就会归案,而张婷则有机会成为张昂之后的西华门交警的宣传典型。姑娘,祝你好运。

[本周话题]放了它还是吃了它

6月8日上午,“@SimpleLeeRain”在小寨大兴善寺的放生池里,看到一只大龟被小龟咬的满脖子是血。但是,寺里的僧人说这是“命运”。

僧人们的佛教信仰这里就不妄谈了,抛开所谓的“命运”说,很多网友发现咬人的龟头正是侵略型物种——巴西龟。很多善良的西安市民都会带着这种龟去有水的地方放生,比如曲江(1190期之2)

因此,这又回归成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很多网友在这条微博下补充说:“本地龟就是这样被巴西龟灭绝的。巴西龟,在全球很多地方都制造了生态灾难。巴西龟头顶部两侧有2条红色粗条纹,又称红耳龟,因大量掠夺同类生存资源被列为世界最危险入侵物种。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常弘教授曾经多次提醒:巴西龟绝对不可以放生到野外!”

这种龟,即便吃了它都比放生有意义,但那些信男善女显然是不会动口的,这可怎么办好呢?

[本周社会]坑爹的限高

限高

by @拓童鞋

6月8日,一辆从上海开开来的大卡车,在浐河一座标注限高5米的桥下卡住了!车上12辆崭新路虎损坏了两辆,车顶都变形了。司机说,他从上海开来一路限高5米都能通过,为啥到了西安就被卡住了?现场拿尺子一量,原来这桥只有4.4米高!

经“@都市快报午间版”核实,该限高标志是中交二公局地铁三号线施工设置的内部标志,意在提醒施工机器大小臂,司机误以为是桥的限高标志。司机告诉记者,目前路虎总公司已派人从上海赶来西安处理此事。受损的是两辆路虎车,最终通过轮胎放气才会桥下移出。而据《华商报》核实,此处是因地铁施工将路基面抬高了。

而灞桥交警大队已请市政部门及相关桥梁专家对桥梁受损情况进行检测,后根据桥梁受损情况才能对此起车祸进行处理。看来这路虎车不光没人赔,还要赔人家的桥?这司机太冤了。

[本周财经]什么是非法集资

神木县“集资大王”刘旭明涉嫌集资诈骗被逮捕,据入股条等证据显示,该案涉案金额超过3亿,其中神木县人大主任之子高炎碔入股6000万未收回,高衙内说,这些钱是朋友借款及银行贷款,而今年年初被发现死亡的该县国保张英的妻子称其生前入股1000万(1496期之本周逝者1499期之5)。啧啧,这事水很深啊。

《阳光报》曾经调查过榆林的民间借贷状况,神木当地人表示,榆林民间放款的总量应该不少于2000亿(1267期之7)。当时榆林市银监局杜主任表示,国家对金融业政策上的松动,也都有助于榆林民间融资借贷走向正规。但是,别忘了《时代周报》在吴英案调查时曾写道:“在浙江,非法集资和民间借贷,泾渭从来不分明。”因此便有了吴英案。

这会不会是又一起吴英案呢?

[本周图片]出柜

出柜

7日晚,“@hihi想要多读书”在陕师大雁塔校区学子食府前的小亭子发现,一对男同表白牵手成功,拥抱激吻一个不马虎!两个都是帅哥,一个汉族一个少数民族…这是真爱。

性取向是每个人的私权,希望学校不要不解风情,干出“开除威胁”这样的烂事。

[本周视频]不动手的交警

最后,还是一位交警的故事:6月5日晚高峰,高新交警在执勤中遇到不配合,当事摩托车上的三人不听劝,还当众向一名辅警动起了拳脚,行为嚣张引发众怒,在群众帮助下,交警现场控制了其中一名打人者。据了解,被打的辅警杜超当过四年坦克兵,可是受工作限制才没还手。幸好没动手,否则一定会被演绎成“交警打人”的。

[西安e报:1264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68期]全市都喝法国水?
[西安e报:533期]命题作文
[西安e报:898期]闪婚游戏
[西安e报:1264期]财神庙不是庙?


1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629期]不公平的起跑线”旁边

  1. 胖子 说:

    警察打人多,挨打也不新鲜。
    啥问题?人的问题。
    该咋办咋办!袭警应该重判吧。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