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高粱酒

@ 六月 10, 2013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商子雍”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台湾最好吃的茶叶蛋》。】

金门是一个地名,高粱是一种粮食作物,但二者结合在一起,金门高粱这四个字,就和贵州茅台、山西汾酒一样,成为一种名闻遐迩的白酒品牌了。

作为白酒的金门高粱固然赫赫有名,但这种白酒诞生、以及存在的基础,却是作为植物的金门高粱。从有关出土文物和农业史籍的记载中,我们可以知道,高粱(古时称作蜀黍)是中国人最早栽培的禾谷类作物之一,已经有超过五千年的历史。在明代成书的《本草纲目》中,就有着如下文字:“蜀黍北地种之,以备粮缺,余及牛马,盖栽培已有四千九百年。”

中国最早的高粱,无疑是以粮食作物的面目出现的,“余及牛马”,则是说它同时也可以当成饲料。但慢慢地,随着酿造技术的出现,人们发现,产量高、且富含蛋白质的高粱,还是酿酒、酿醋的上好原料,于是,粮食作物的高粱,也就顺理成章地同时成为了经济作物。金门所产的旱地高粱营养价值极高,含有丰富的蛋白质、糖类、维生素B群,多种矿物质以及叶酸,用来酿酒再好不过。再加上当地独特的花岗岩带地质结构,使得在岩层中流动的泉水含有许多稀有矿物质及有机物质,是酿造的最佳水质。更何况没有工业污染的金门,空气质量一流,气候条件亦相当优越,这么一来,金门高粱酒的诞生以及后来的名声大噪,也就同样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了。

金门高粱

在金门,用高粱酿造白酒的历史,应当是相当久远,但一直都是小作坊作业,产量连本岛居民的消费都无法满足,而建立现代企业批量生产,把高粱白酒逐步打造成一个知名品牌,却是开始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并且与一位名叫胡琏的陕西华县人有关。

胡琏是蒋介石在中国大陆失败撤退到台湾以后,出任第一任金门最高军事和行政长官的国民党将军。2003年2月,我作为新闻工作者来台湾访问,陪同我们走遍宝岛的导游,就是胡琏家族的一位年青人。这位小胡曾对我说,当年胡琏驻守金门,手下兵多,岛上酒少,为解决这个军需难题,一日胡琏在给部队训话时大声喊道:“在老家酿过酒的,出列!”几十名士兵应声而出,胡琏对他们说:“从今天开始,你们就不扛枪了,酿酒去!”金门高粱酒便由此起根发苗。

故事挺有意思,但我上网一查,却与历史事实相去甚远。金门高粱酒的开发研制者,是一位名叫叶华成的南洋华侨,1950年,他曾在金门开办金城酒厂。后来,胡琏喝到了金城酒厂的高粱酒,连声夸好。为了满足金门军民的需要,更为了增加当局的财政收入,胡琏拍板成立了官办的九龙江酒厂(后改名为金门酒厂),以每月3000元新台币的高薪聘请叶华成担任技术课长(厂长的月薪才900元新台币)。经过这么一番“巧妙”的运作以后,叶华成的酒厂不复存在,他也就只能在胡琏麾下,为金门高粱酒的声名鹊起贡献聪明才智了。

半个多世纪前,在台湾海峡,曾爆发过两场堪称惨烈的局部战争,一次是1949年秋的古宁头之战,另一次是1958年夏的八二三炮战。如今,炮火的硝烟早已散去,但战争的痕迹,在金门还多有留存。只不过当年在花岗岩山体上千辛万苦开凿出来的隐蔽坑道,已经成为金门高粱酒的绝佳储藏地。酿酒专家说,坑道的特殊环境,造就了特殊的菌种,坑道还有恒温、恒湿、稳定酒质的特性,高粱酒经过在这里的窖存,所形成的那种被称作“金门香型”的独特香味,是根本无法易地炮制的。在金门,我还曾和一个奇特的广告不期而遇。广告的底座,是一个废弃的碉堡,而广告的主体,则是一个巨大的金门高粱酒瓶。记得曾有过化剑为犁的说法,而今天的金门,化碉堡为广告,饮美酒增友谊,在我看来,这应该是海峡两岸骨肉同胞的共同心声。

金门高粱 二维码相关阅读
从麦饭到苜蓿
话说榆钱饭
枣肉沫糊的传说
葫芦头冒馍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