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儿子中考记(一)

@ 六月 14, 2013

原文首发于《郭华丽的blog》,感谢作者的真情分享,曾撰文《父亲的坟》。】

时近黄昏,窗外还有淅淅沥沥的雨滴飘落,有水滴砸在墙外空调的主机上“叭…叭…”的声音。儿子去学校上晚自习了,家里就我一个人。我喜欢这样的安静,在这样的静里,我是这个世界的王,我是我的王。

安康的这个家,不能算着真正意义上的家,因为儿子在这里上学,由两年前的租房,到现在买了这样一套两室两厅的房子,不大,于我很满足了,关起门来,是自己的天地。不再顾虑房租的涨幅,不再忧虑房主要把房子收回去,房内的陈设、装点,也可以照顾到自己的喜好,不会有人给诸多的限制。心安了,便是归处。人一生所求,不过安心。于人,于事,于工作,于生活。

休了年假上安康来照顾儿子到中考结束,于一个母亲,是责任更是安心。

我的母亲总说我太宠爱我的孩子。我没有把自己对儿子的爱和其他爱儿子的母亲做比较,我不知道我对儿子的爱是否属于太过宠爱的范畴。我想给予儿子一个母亲的细致;乘自己所能,给儿子提供一个相对较好的学习环境;不给他这样的那样的禁锢,也不会放纵他如脱缰的野马…我的爱不泛滥,我也曾花样年华,也有过年少轻狂,因为爱,所以懂得,因为懂得所以在儿子未成年时,想给予他一个母亲的所能。

母爱
(图片来自网络)

我很安慰儿子总和我有话题可聊。他对自己遇到的一些人、事的看法和理解;他一副愤青状痛斥社会恶俗的快言快语:“我有时在想,难道我好好学习就是为了将来有一份好工作?”他某一阶段对人生的迷惘:“你可以对这个社会悲观,但你绝不能对自己的生活悲观”,“我向那些为生活奋争的人致敬”等等,这些对他有所触动的言语的理解;“心若在,梦就在”,他人生豪迈的理想壮志;他的那些不能算着秘密的秘密…

我小时候似乎没有和父母有过无罅隙的说话。小的时候母亲带着我们姊妹三个在农村,好强的母亲不甘于把日子过成人后,疲于劳作又脾气急躁,哪有心思照顾我们的情绪。让我们吃饱了不会饿着,穿暖了不会冻着,能偶尔满足我们温饱之外的要求,没有情趣停下来了解我们的小心思。父亲忙于工作,我们盼着在礼拜天能见着父亲,父亲在家的时间也基本上和妈妈一起在地里劳作,也是因为小时害怕父亲的缘故吧,虽然父亲常常会教我们唱歌,会给我们说:爸爱我娃。但我也似乎未曾和父亲言语无忌地说说自己的迷茫,哀乐。这是我年少时的遗憾,因为身受,我希望我和儿子之间的障碍能消除为零。虽然也偶尔被儿子说“你烦不烦”弄得意冷心灰,但瞬时又是一副殷殷,无法遮掩的母爱嘴脸。

我在给予儿子的爱时,其实我自己也正在享受着这份爱。面对儿子,我能看见自己的纯净,感知一个当母亲的美好,我能看见自己的温情、包容、无私。给予亦是获得,在父母与孩子之间是享受爱与被爱的最好诠释。我家有儿初长成,他会有自己的人生,他的一生必将经历爱,为爱付出,因爱受伤,享受爱与被爱,对亲情、对家庭、对社会他会有自己的责任和担当,那时母亲的爱将不是牵系在自己未成年孩子身上的一条暗绳,而是遥看近却无的最妥帖的安心。

离儿子中考还有12天,也是我放下工作及一切纷杂全心全意陪儿子迎接中考的第一天,早上六点起床给儿子做了韭黄鸡蛋汤,这小子一边吃着一边嘟囔:一早上爬起来就吃咸的,你是怕我软骨头啊?等他出了门上学我才反应过来,又如何呢?收拾儿子乱作一团的床铺,撩开被子,能闻得见丝丝缕缕的男孩子的味道,阳光的味道也不过如此吧。

在给他收拾房子的时候我就想好了,等他放学回来我得告诉他,我相信他生就一副硬骨头,但绝不容忍他放任自己后天养就一副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懒骨头。

陪儿子中考记(上) 二维码相关阅读
和儿子一起高考
给儿子的一封信
你那里现在几点钟?
写给儿子的一封信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